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才纨绔 》正文 第1767章 你来晚了
    这一天的到来,远比江枫想象的要快,江枫还想着以十日约战,打乱雷啸的布局,但雷啸根本不按常理出牌,行事诡谲,无迹可寻。

    江枫清楚,这与雷啸此生的经历有关,原本被困合体期,绝望负恨,却是机缘巧合,绝地突破,那般大起大落,可想而知,因此一来,也是让雷啸的行事风格,甚为激进,堪称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我们,赶紧逃命吧!”盯着江枫的眼睛,天真一字一句的说道。

    天真本就是离经叛道之人,丝毫不会认为逃命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如果明知必死而又眼睁睁的等死,在天真看来,才是最为愚蠢的行为。

    天真说的很认真,也很严肃,很少见她这样严肃认真过,显然,是当真打算逃命,不是随便说说而已 。

    “你说过,边墟之外,天地广阔,那里,比边墟更精彩。”天真又是说道,进一步尝试说服江枫。

    因为天真清楚,想要让江枫不战而逃,几乎没有可能性。

    “哦?”嘴角微微扯动,江枫笑了笑。

    “既然决定了,宜早不宜迟,走吧。”天真嚷嚷道。

    缓缓摇头,江枫不言。

    逃离边墟,固然是最为明智的做法,然而,江枫却不可能那样做,他走的是一条无敌之路,拥有无敌道心,这样的一条路,也是注定,让江枫只能孤勇往前,没有退路可走。

    “你这混蛋,就这么想连累我陪你一起死吗?”天真大叫。

    江枫莞尔,看向天真,仍旧是不知该如何言语。

    “我很怕死的好不好?”天真嘟囔。

    “放心,你不会死。”江枫终于开口说道。

    “这是保证?”眨了眨眼,天真问道。

    “嗯。”江枫点头。

    “好吧,你说服我了。”尽管颇为不情不愿,天真也是勉为其难的,接受了江枫的保证。

    听天真这样一说,江枫就更是不在多言,至于说服天真独身离去,江枫并非没有那样的念头,只是心知肚明,天真不会接受那样的建议。

    表面听来,天真是出于怕死,才是打算逃命,但江枫如何不知,那分明是担心他的缘故。

    只是有些话,天真没办法说出口来,便是只能,用这样的一种笨拙的方式,表达她的那份关心。

    遮天杀机即将到来,这时候,江枫反而是异常平静以及坦然,能够感受到心境在发生变化。

    道心无敌,方才是能够真正无敌。

    江枫无比清楚自己走的是一条怎样的路,也无比清楚,这样的一条路自身该如何去做。

    在江枫的理解而言,无敌实际上是一股信念,若是连这样一股信念都失去,所谓的无敌之路,则必将成为一桩笑话。

    边墟并不凶险,真正凶险的是人心。

    行走之中,一座人类城池遥遥在望,并未想过要隐藏行迹,江枫与天真进入了城池之内。

    六位真人集会,江枫锋芒毕露,放眼边墟之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甫一进城,就是有着一道道的目光,扫视而来。

    那些扫视而来的目光,要么揶揄戏谑,要么闪烁不定,要么忐忑不安……无形之中,竟是让江枫和天真二人,有如瘟疫。

    诸多修士只是远远看着,并不上前,更谈不上交谈,且伴随着江枫二者前行,那些修士有意识的退出一定的距离,仿佛是担心,稍有不慎,便被连累一样。

    这样的行为他们毫不掩饰,而由此一来,那更多看向江枫二者的眼神,便是充满了怜悯的意味。

    这本是天之骄子,万千追捧,奈何生不逢时,命如草芥!

    “边墟局势变化,基本上每个人都心中有数。”将这样的一幕纳入眼中,江枫暗自想着。

    雷啸的崛起,几乎已成定局,一位又一位真人的陨落,将雷啸推向了一个更加之高的位置,二者被雷啸视之为眼中钉肉中刺,自然就是成了不合群的存在,被无视或者冷落,情理之中。

    “本姑娘的魅力似乎略减啊。”天真嘀咕道,她的眼神猛然变得凶狠起来,盯着一个修士说道:“看什么看,想死就直说。”

    那修士闻言之下非但无惧,反而是颇为挑衅的哂笑起来。

    “真像个白痴啊。”天真说道。

    伴随着话音落下,也没见她有什么动静,就是听到一记响亮的耳光,传遍四面八方。

    “一个个的这么没有自知之明吗?我们需要你们来怜悯?一个个的算个什么东西。”天真冷笑,她的个性本就是喜怒无常的很,如何能够忍受那样的打量目光?

    江枫不在意,但她在意的很!

    一群蚂蚁,试图以俯视的眼神去看待比他们更为高层次的存在,这本身就非常的可笑不是吗?

    “你?”

    感受着脸颊上火辣辣的痛感,那修士一怔之后就是暴怒,死死的盯着天真,恨不能与天真拼命。

    “原来你不是白痴,而是太蠢。”天真说道,顺手又是一个耳光,将对方给抽了个人仰马翻。

    “真人很了不起吗?就这么笃定我们会死?毫不担心被秋后算账?”双手负于背后,信步走出,天真声音冷厉!

    “好吧,就算你们毫不担心,那么,就丝毫不害怕,我们在临死之前,屠了这一城?”紧接着,天真又是说道,杀意沸腾,冲霄而上。

    “这!”

    诸多修士脸色剧变,大抵是没有料到,天真居然有着如此疯狂的一面。

    真人之下的修士要想屠戮一城,犹如蚍蜉撼树,但江枫终究是不同的,或许有人怀疑,江枫会否拥有横压全边墟同阶修士的实力,但绝对不会怀疑,江枫会否拥有横压一城的实力。

    这是真人之下的至强存在,一怒屠城,除非真人降临,否则,无人能挡!

    终于他们意识到,看江枫的笑话或者怜悯江枫,何其可笑,这是他们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的存在,以合体中期的修为,就是抗衡真人,谁人能及?

    “屠城?说的真是轻巧啊,临死前的疯狂,是这个意思吗?”也是有着,不合时宜的声音传出。

    一个高高瘦瘦的中年修士走了出来,他似笑非笑,说道:“我很好奇,若是雷真人到来,你可敢如此嚣张?”

    “可以试试。”眯眼,天真说道,脸色变得古怪,因为,竟然真的有不怕死的家伙啊。

    “可惜的是,雷真人暂时没来,这让我很遗憾。”中年修士惋惜说道。

    “太简单了。”天真说道。

    这样的话,中年修士还没体会过来是什么意思,就是看到,天真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血红色的剑光,催魂夺命,天真直接就是下杀手,一剑横斩对方。

    “我留你神魂不灭,成全你的遗愿!”天真说道,右手一伸,直接拘禁了那正欲逃离的神魂。

    这一举动更是让人胆寒,中年修士肉身破碎,但神魂不毁,被天真拘禁了,而理由,仅仅是对方出言不逊罢了。

    他们一个个看向天真的眼神变得异样,到目前为止,江枫不发一言,可是谁也不会忽略掉江枫的存在。

    天真两度出手,一次比一次狠辣,毁肉身,拘神魂,邪异无常,令人胆寒。

    有修士愈发退后,这时候所担心的不是被牵连,而是成为天真泄愤的对象。

    “还有谁?”天真笑呵呵的说道,一脸的温和无害,仿佛邻家少女一样的可亲,变脸之快,让人目瞪口呆。

    但即便天真是笑着说出这样,那样的一份狂傲之意,依旧流露无疑。

    “走吧。”江枫开口道。

    这种麻烦如鸡毛蒜皮,自身是不会计较的,因为,见过太多,天真不一样,雷厉风行,瑕疵必报,这是二者道心的差别所在。

    天真的心性就是如此,这种行为方式,是在修道心。

    江枫也是在修道心,心境一直在发生变化,这让江枫看上去更为平和,风轻云淡。

    “我还没玩够呢。”天真说道,好像童心未泯,但终归是无人胆敢招惹和冒犯,退出去更远的距离,遥遥观望。

    这座人类城池原本热闹,街道之上,常年人流如织,可在天真两度出手后,放眼那一条笔直的大街,看上去都是显得空荡。

    江枫和天真往前行走,一直走到这一条街道的尽头,脚步忽然停住。

    “我忽然明白了一些事情。”江枫低低说道。

    大大的眼睛看着江枫,天真满头雾水,不懂江枫明白了什么,会有这样的一番感慨。

    可很快天真就是变得恼怒,因为这句只说了一半的话,江枫似乎没有说完的打算,就那般站在那里,闭口不言。

    “明白了什么?”忍了好一会,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天真郁闷不已的问道。

    “我明白了……嗯,还有一点不太明白的地方。”江枫说道。

    天真有些抓狂,非常后悔自身问了一个无比白痴的问题,早知道江枫会这样回答,还不如不问。

    “先说说你明白的地方?”天真哭丧着脸说道,好奇的要命。

    但江枫突然迈出脚步,往前行去,如同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天真就是真的抓狂了,很想抓住江枫恶狠狠的捶上一顿。

    一直到,江枫再次停下脚步的时候,那视线远处,一道颇为熟悉的身影,缓缓出现,眼眸微抬,朝着那一道人影看去,嘴角一抹弧度,勾勒而起,江枫说道:“你来晚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