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才纨绔》 正文 第2009章 故人的消息
    “怎么回事?”江枫为之困惑。

    江枫无比清楚,但凡伏天式出手,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逃命,有多远逃多远,然而却见对方眼底深处的那一抹悸色,这是出乎意料的情形。

    良久,伏天式艰难的移开视线,转而望向伏垣。

    二者传音交谈,不知伏天式说了什么,就是见到,伏垣在看向江枫之时,眼神之中,也是有着浓浓的异色。

    转即,令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发生了。

    伏垣长身而起,朝着伏天式招了招手,二者当即头也不回,快速走出了大殿。

    “怎么了?”

    “发生了什么事?”

    ……

    目睹二人走出大殿,古氏一脉和夏氏一脉诸人,都是惊讶不已。

    原本以为,江枫必死无疑,谁都没有想到,会这般草草收场。

    伴随着惊呼之声,一道道的目光,近乎于整齐划一的,降临于江枫的身上。便是虚凤华,也不例外。

    江枫是直接当事人,首当其冲,虚凤华则算是半个当事人。

    伏昂在四神大阵内陨灭,给虚凤华留下的印象无法磨灭,因此虚凤华更是清楚,但凡江枫无法洗清嫌疑,等待江枫的结局只有死。

    “你做了什么?”死死的盯着江枫,夏侯钰质问道。

    他两次交锋,都是铩羽而归,对江枫的恨意无以复加,最是难以接受这样的一个结果。

    江枫面无表情的扫视夏侯钰一眼,怎会不知夏侯钰这般气急败坏是因为什么,但他自身亦是困惑不已,注定要再一次让夏侯钰失望了。

    “是因为天印吗?”江枫想着。

    但很快,江枫就是否认了此点,毕竟,若是伏天式得知他身怀天印的话,那么,不是避让,而是强取。更不可能,是这样的反应。

    “那会是什么?”

    江枫若有所思,情知必然是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令伏天式深感忌惮,因此故,伏天式才是会放弃出手。

    只是即便江枫自身,一时间都是想不明白,那会是什么。

    想不明白江枫索性就不多想,不管怎样,这一次的危机,算得上是暂时落下了帷幕,至于往后会发生什么,更是没有多想的必要。

    “江枫,回答我的问题!”夏侯钰再度质问,面色狰狞。

    “滚!”

    江枫低喝,此人太过不识好歹,当真以为,他江枫在虚家之内,不敢再杀人吗?

    他身上的那件东西,既然伏天式和伏垣都忌惮不已,那么,这夏侯钰又凭什么,在他面前狐假虎威?

    目前的这种情况,尽管谜团如雾,可是江枫在无形之中,占据了上风,又是如何会对夏侯钰客气?

    夏侯钰脸色铁青,气的发抖,只是联想起先前伏天式的反应,无论如何都不敢轻举妄动。

    “我想,我可以离开这里了。”扫视诸人一眼,江枫缓缓说道。

    “你跟我来!”虚凤华当即说道,领着江枫离去。

    夏氏一脉和古氏一脉诸人,目送江枫离开,鸦雀无声。

    “夏长老可是看懂了?”

    半响过后,那位古氏一脉的老者开口说道。

    “古长老有什么话,大可直说。”夏震庭阴阳怪气的说道。

    老者苦笑一声,说道:“就算是在我虚家内部,能够让伏天式忌惮的人物,也不多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夏震庭有些不耐烦,也有些焦虑。

    老者却是摇了摇头,不再多言,领着古峻峰和古志杰离去……

    ……

    “那伏天式是什么人?”江枫询问道。

    “他是伏家的实权长老之一,伏家内部,能够压制他一头的,不超过两手之数。”想了想,虚凤华极为认真的说道。

    今日里的情况,虚凤华亲眼目睹,情知伏天式会放过江枫,断然不是因为心慈手软,最大的可能,是有着某方面的顾虑。

    尽管不知伏天式在顾虑什么,但这时候面对江枫,虚凤华的心境,则是多了几分复杂。

    毕竟,诸人之中,她与江枫打交道的次数最多,要说了解的话,也该是诸人之中,最为了解江枫的才对。

    “你不用想太多。”

    将虚凤华的反应纳入眼中,江枫焉能不知对方的想法,但就算是他自身,都分外古怪,毫无头绪。

    “不管怎样,都算是好事,只是你暂时还不能离开。”虚凤华说道。

    江枫点头,自是清楚,这件事情还未曾结束,何况就算可以离去,江枫也不打算就此离开,有些问题,只有留下来才能解决。

    虚凤华在将江枫送回住处之后,便是离去,江枫独身往里边走去,却见迎面一道身影走了过来。

    那是一个娇俏艳丽的女子,一双大眼极为大胆的上下打量着江枫,像是江枫身上,有着什么东西,吸引了她的兴趣一样。

    “尊者?”

    江枫也是看向对方,心思微动,这艳丽女子,赫然是一位尊者。

    要知道,自来到虚家之后,到目前为止,江枫也就见过两位尊者罢了,其一是夏氏一脉的夏震庭,其二则是古氏一脉的那个名为古玉繁的老者。

    这是进入虚家以来,江枫所见的第三位尊者!

    从对方身上流露的气息,赫然是比之夏震庭或者古玉繁毫不逊色。

    “我家主人说,有一件东西在你的身上,我是来将那件东西拿回去的。”艳丽女子说道。

    “主人?”

    江枫略感愕然,尽管虚家内部的一些情况,江枫知之不详,但堂堂尊者,即便是在强者如云的虚家,也必然是有着非凡的身份。

    但对方竟然有一位主人,这如何会不令江枫感到惊讶!

    “你家主人是谁?”江枫皱眉问道。

    此人出现的甚为突兀,甫一见面,开门见山,没有丝毫的虚与委蛇,很难不让江枫对她的身份,以及对她主人的身份,产生好奇心。

    “你不必知道,只需将那东西交出来给我带走便是!”艳丽女子说道,颐指气使的口吻。

    “哦?”

    江枫眉头不由皱的更紧了几分,毋庸置疑,对方是有意隐瞒什么,便是问道:“是什么东西?”

    “莲心界!”艳丽女子无比随意的说道。

    “什么?”

    瞳孔蓦然一凝,江枫见鬼似的看着对方,心神震悸,好半响,都是无法回过神来。

    江枫有想过对方是冲着天印而来,或者是冲着其他的异宝而来,然而怎么都没有想到,莲心界这三个字,竟是会从对方的口中说出来。

    突如其来的震悸,让江枫一阵头皮发麻。

    “徐怜心?虚怜心?”江枫思绪飞转,在心中默默说道。

    原来,那少女不是叫徐怜心,而是叫虚怜心,可是如此?

    “难怪,我踏遍万水千山,始终毫无头绪!”江枫又是在心中说道。

    当初一别,已过经年,自那一别过后,江枫就是再也没有少女的消息,此事并非不古怪,但谁又能够想到,那柔弱的少女,竟是虚家的人。

    江枫想起对夏震庭的那一份无可名状的熟悉感,而今怎会不知,那份熟悉,源自于那个叫夏长安的少年。

    想来,夏震庭即便不是夏长安的至亲,二者也必然是同宗同族,不然的话,相貌不可能那般相似,更不可能,给江枫那般强烈的熟悉之感。

    诸多的细节,萦绕于江枫的脑海,而后在数息之间,被江枫抽丝剥茧,往昔的种种困惑,就在今日,尽数揭开。

    “你好像很吃惊?不过,这就对了!”

    将江枫的反应纳入眼中,艳丽女子笑吟吟的说道,仿佛,早就料到,会出现这样的一幕。

    “她可还好!”江枫问道,千头万绪,到头来,却也不过是道一声可否安好罢了。

    “我不知道你说的她是谁!”却见艳丽女子摇头,矢口否认。

    江枫低低苦笑,掌心翻动,莲心界呈现而出。

    莲心界破碎多时,只是一直以来多被江枫随身携带,聊做纪念,但那少女既然亲口索要回去,那么江枫,又该怎样拒绝。

    眼底深处,闪过一抹无奈之色,江枫将莲心界交了出去。

    艳丽女子一手接过,笑眯眯的说道:“想必现在你已经明白,你为什么还能活着!”

    话音落下,艳丽女子就是自江枫面前消失,好像从未出现过。

    江枫的确是已经明白,他身上那件令伏天式和伏垣都为之忌惮之物,不是别的,正是这莲心界。

    只是纵然江枫都是万万不会想到,这件即便是在他眼中,都毫不起眼的东西,关键时刻,竟是一度决定了他的命运。

    “或许,我早该想到了!”江枫默默说道。

    毕竟,强大如伏天式那般冠绝寰宇的存在,又岂会轻易避人锋芒?唯有对方比他更为强大,才是能够令之忌惮。

    “只是……不对!”江枫低低说道。

    联想起初见徐怜心之时,少女不过是那微末修为,哪怕事已境迁,对方的修为扶摇而上,在江枫看来,亦是无论如何,无法与伏天式媲美。

    “所以?虚怜心并非是艳丽女子的主人?可是艳丽女子奉命来收回莲心界,是不是表示,艳丽女子的主人,是那赠予虚怜心莲心界之人?”江枫想着,进行分析。

    这种可能性无疑是最大的,但另有一点,依旧令江枫深感费解,要知道莲心界之所以叫莲心界,正是由于是虚怜心的专属物之故。

    既然,虚怜心与艳丽女子的那位主人,关系不菲,那么,在这虚家,虚怜心又是怎样的身份?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