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542章 上梁不正下梁歪
    对血手的实力,庞长老是再了解不过的。要知道,尽管血手不过是地级中期的修为,一身修为,放眼阴槐宗内,并不算多么的拔尖。

    但是,血手的修为虽然不算最强,其危险程度,在庞长老看来,却是比之那万里独行蓝正坤,犹有过之而无不及。

    因为血手的可怕,并不在于他的修为,而是在他一身下毒的手法上,血手的下毒手法,已经是到了那登峰造极的地步。

    尤其是血手的身上,还有着那魔鬼花之毒,魔鬼花无色无味,哪怕是修为再高,一旦中了魔鬼花的毒,都无药可救。换而言之,血手魔鬼花在手,就算是天级修为的强者,亦可杀之。

    并且,血手生性多疑,为人素来谨慎,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情,他既然提出要独身前去杀江枫,那就表明,他对此事是有着绝对的把握的。可是最终,血手却是死了,眼下看来,必然是死在了封江的手上。这让庞长老意识到,这件事情,已经不是他所能处理的了,必须要第一时间上报宗门才行。

    丢下那句话之后,不等薛老爷子回话,庞长老起了身来,大步朝门口处走去。

    “这么急急忙忙的,是要去哪里?”却是在这时,门口处,忽然有声音传来。

    闻声,庞长老抬头看去,就是见那门口处,不知何时,多了一道身影,光线微微刺眼,庞长老只觉视线有些模糊,一时间无法看清楚来人的模样。

    “封江!”

    庞长老还没看清楚那人的模样,却是听薛老爷子的呼吸猛的变得急促起来,“唰”的站起身来,失声说道,说着话,许是因为太过惊讶的缘故,失手之下,扫落了手边的茶杯,茶杯落地,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封江?”庞长老听薛老爷子说起这两个字,心下悄然一震,脚步一错之下,悄然往后退了两步,而后,他才看清楚门口那人的模样来,不是封江还能是谁!

    有关封江杀死薛玉堂一事,早已闹的沸沸扬扬,不管是阴槐宗还是薛家,都是对封江在地下黑市之中的所作所为了如指掌,这也是他们会一眼就认出来的缘故。

    只是,尽管认出来来人就是封江,庞长老的脸色还是有点不太对劲,他和薛老爷子刚刚所谈,无一不是有关封江,他接到的那个电话,说是血手死在了封江的手上,本身就是意识到事情不太妙了,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封江竟是如此的神出鬼没,出现在了薛家!

    来人的确就是江枫,江枫在从棋盘石离开之后,直接就是赶来了青州。

    薛家在青州极富盛名,随便找个人打听一番江枫便是知道了薛家的所在,无需费任何的力气。

    不过,薛家这个表面上的商业世家,其底蕴,倒也是颇为出乎江枫的意料,江枫来到薛家之后,见到了十数个古武修炼之人,其中还有几人,是那地级修为的高手。

    虽说以他如今的实力,天级修为以下之人,尽皆蝼蚁,但是小小一个青州,盘踞着这么一头庞然大物,其底蕴只怕是比之燕京的三大隐世家族,都是不遑多让,还是让江枫略有些感叹的。

    江枫知道在薛玉堂的死讯传开之后,薛家上下必然是对他恨到了极点,虽说薛玉堂该死,但有的时候,有些道理,是注定讲不通的。

    是以,此来,江枫也绝对没有讲道理的意思,他是直接打进来的。在他面前,薛家的底蕴就算是再怎么不一般,却也是不堪一击。

    江枫看了庞长老一眼,又是看了薛老爷子一眼,缓缓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两个先前应该是在商量怎么对付我吧?”

    “是又怎样,你杀我孙儿薛玉堂,手段狠辣,令人发指,如此丧尽天良,本就该死,我恨不能将你碎尸万段。”薛老爷子恨声道。

    尽管通过庞长老的那些话,薛老爷子知道江枫并不好惹,但是薛老爷子七十高龄,一生之中不知道经历过多少风风雨雨,什么事情没有见过,却也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被吓住的。

    更不用说,灭亲之仇,可谓不共戴天,这口恶气,是怎么都无法吞咽下去的。

    还有一点就是,江枫如入无人之境一般直接到了这里,显然是薛家上下,无一人能够拦住江枫,说不定又是有薛家的子弟惨遭了江枫的毒手,仇上加仇,恨上加恨,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薛老爷子那是对江枫愤恨到了极点。

    江枫淡淡一笑,说道:“薛老爷子,你只知我杀了薛玉堂,却又可知,我为何要杀薛玉堂?”

    “就算是你有天大的理由又能如何?而且,我没有去找你,你竟然敢找上门来,分明是挑衅我薛家和阴槐宗,该死之极。”薛老爷子高声说道。

    薛老爷子虽说怒火中烧,但这么多年的阅历,却不至于让他头脑糊涂,江枫不好惹是必然的,他一个薛家,恐怕无法对付江枫,自然是要想办法将阴槐宗一同拉下水。

    听薛老爷子这么一说,庞长老脸皮子不自禁的抽动起来,暗骂一句该死,他同样是老狐狸精一个,哪会听不明白薛老爷子话里的含义?

    “薛老,不要冲动——”咳嗽了一声,庞长老无奈的说道。

    “庞长老,不是我冲动,是此子太过猖狂,真当我薛家和阴槐宗无人,可随意欺凌不成?”薛老爷子怒声说道。

    庞长老脸色又是一变,不满的盯了薛老爷子一眼,他本身并非胆小怕事之辈,但如今的情况不明,一下子把话说的这么死,等于不留任何的退路,这和庞长老为人的风格还是有点差别的。

    或者说,阴槐宗的人,全部都是小心谨慎之辈,轻易不会将自己置身于风口浪尖,可是,就算是他再怎么不情不愿,薛老爷子都摆明是要将他推向风口浪尖,让他没办法独身其身了。

    “阴槐宗的人?敢情,这就是薛老爷子你的底气所在吗?”江枫目光一沉,再度落在了庞长老的身上。

    江枫从来不是喜欢说废话之人,他刚才之所以说那些话,是因为他一开始并没有想过要赶尽杀绝。

    毕竟,薛家与他之间的冲突,是因为薛玉堂而起,薛玉堂本身死有余辜,不足可惜,如果此事能够解释,薛家方面又能接受的话,那自然是再好不好。

    不过眼下看来,薛老爷子却是被仇恨蒙蔽了理智,更是几度拉出阴槐宗撑腰,分明是要与他之间不死不休了。

    “都说上梁不正下梁歪,看来,倒是我多此一举了。”江枫缓缓说道。

    薛老爷子冷笑不止的说道:“你一个黄口小儿,在老夫面前说这样的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出手吧,我一掌击毙你。”

    江枫笑了,说道:“以你地级后期巅峰的修为,连我一剑都接不住,我看,你们两个还是一起出手的好,免得传出去说我恃强凌弱。”

    “好,庞长老,你我二人联手,一起诛杀此獠。”薛老爷子高声说道。

    薛老爷子眼神闪烁,暗道江枫不知死活,他本就有拉着庞长老一起出手的意思,庞长老也是地级后期巅峰的修为,二人联手,薛老爷子自认就算是江枫果真是天级修为的高手,一时间也难以讨到半点好处。

    不过他毕竟比江枫年长这么多,这些话一旦说出口,还没动手,就是有向江枫示弱的嫌疑,但江枫如此托大,提出要他和庞长老二人联手,薛老爷子自然是趁势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下来。

    庞长老迟疑不定,薛老爷子一心要为薛玉堂报仇,誓要杀江枫,他本身却算是一个外人,并不想参合其中,尤其是不想在这种时候参合其中。

    但薛老爷子已经将话说到了这种份上,他已经没有退路,骑虎难下了,心中不由将薛老爷子恨个半死,庞长老不得不说道:“好。”

    听到庞长老的回应,薛老爷子眼前一亮,继而低喝道:“无知小儿,有什么遗言就快点说,不然以后都再也没有机会了。”

    “不必废话,出手吧。”江枫冷冷说道。

    薛老爷子和庞长老相视一眼,旋即,两道人影爆射而起,一拳一掌,如疾风骤雨一般,攻向江枫。

    掌风阴柔,拳风刚烈,一上一下,尽数攻向江枫的要害住处。不得不说,薛老爷子和庞长老都是老辣之辈,战斗经验非常的丰富,出手之时,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配合之下,薛老爷子的掌劲,庞长老的拳风,无比的默契。

    江枫手臂轻震,嗜血剑出现在了掌心之中,继而一片剑光如电光一闪即出。

    “杀戮之剑。”喉咙深处,有一道声音低低响起。

    “死吧。”薛老爷子怒喝,一巴掌,迎头自上而下骤然拍下,他要将江枫的脑袋给拍碎。而庞长老一拳,则是直捣黄龙,轰向江枫的心口,他要轰爆江枫的心脏。

    江枫不为所动,剑光闪耀,无形的剑气迸发而出,剑气无影无形,但不管是薛老爷子还是庞长老,都是瞬时脸色大变,仓促之下收手,往后退去。

    “秋水一剑。”喉咙深处,又是有一道低低的声音响起,手臂轻震之下,江枫再度一剑出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