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825章 斗智斗力
    “小男人,我口渴了,弄点水过来给我喝,不要小溪里的水,你去给我收集露水,动作快点,我简直要给渴死了。”

    ……

    “小男人,我那脏衣服,你全部去给我洗了,记住,要洗的干干净净,然后挂在树枝上晾干,我明天要穿。”

    ……

    “小男人,我腿酸,过来给我捶一捶,帮我放松放松。”

    ……

    燕姝妃自以为自己的心境,是在江枫身上出的问题,那么,只有江枫,才能让她修复心境的破绽。

    并且,先前江枫看她的眼神,竟是有着可怜之色,那是燕姝妃心中的一根刺,一根无法拔掉的刺,燕姝妃倒是要看一看,最终谁才是那个可怜虫。

    于是乎,依仗着武力方面的绝对优势,燕姝妃不断的对江枫进行使唤,说话之时,一副无比轻蔑的模样,完全是将江枫当成跑腿的佣人来对待。

    自然,燕姝妃所有的吩咐,江枫一件都没有去做。

    江枫躺在柔软的草垛上,嘴里叼着青草,慢慢的咀嚼着,略有些苦涩味道的汁液,刺激着江枫的味蕾,让江枫的心神保持着足够充分的清醒。

    “这样的天气,没有露水,只有溪水,喝不喝?不喝对吗?你不是说你快要渴死了吗?没有露水喝点溪水也好啊。还是不喝?好吧,不喝就算了。”

    ……

    “亵衣呢?亵衣在哪里,都给拿出来吧,我一并给你洗了……你在生气,我都没有生气你有什么好生气的?难道一个大男人给女人洗衣服,不是更应该生气?”

    ……

    “腿酸?别的地方酸不酸,要不要我给你做一个全身心的按摩,不过我的按摩手段有点特殊,要将身上的衣服全部给脱下来才行……什么,不要我按了,那好吧,不按就不按。”

    ……

    江枫游刃有余的应付着,以江大少在对付女人方面的手段,不说足以将燕姝妃耍的团团转,不过,却也足以打发掉燕姝妃了。

    江枫的应付手段颇为熟稔,说话之时,语气轻佻,完全是登徒浪子一般的口吻,燕姝妃何曾听过哪个男人以这样的语气对她说过话,顿时大感吃不消。

    要是在以往,在觉得听的刺耳,不合乎心意的时候,燕姝妃早就一巴掌拍过去,将对方给拍死了。

    可是现在,燕姝妃发觉自己根本没办法对江枫动手,不然的话,要杀江枫,早就杀了,完全没必要以这般无聊的口吻逗趣江枫。

    燕姝妃没办法逗趣江枫,反而是被江枫不停的逗趣,这让燕姝妃的脸色,渐渐的变得无比的难看。

    “小男人,你是故意的对不对,什么事情都要和我对着做?你莫不是想死不成?”燕姝妃发作,要以武力威逼。

    “有吗?”江枫很无辜,说道:“我完全是顺着你的心意在做,什么时候和你对抗着做了?你会不会搞错了。”

    “那你马上给我去收集露水。”燕姝妃趁机说道。

    “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江枫淡淡说道。

    “那就滚去给我洗衣服,亵衣不用你洗,我自己会洗。”燕姝妃又是命令。

    “索性一并洗了不是更好,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洗的干干净净,而且绝对不会有不该有的念头,我可以发誓。”江枫悠悠的说道。

    燕姝妃粉脸微红,亵衣这两个字,对她而言,说来有点难以启齿,可是江枫却是说的那么随意,好似那不过仅是一件寻常的衣物,并没有什么不同似的。

    对燕姝妃而言,自然是有所不同,大大的不同,不说她的衣物,从来没有男人染指过,亵衣,更是绝对的禁忌,不说被人拿去清洗,就算是一不小心之下看到了,那也是绝对该死的。

    燕姝妃压制住心头微微有些躁动的情绪,情知这个话题不能再说,不然的话,难免与江枫纠缠不清,而以江枫那般厚脸皮的程度来看,最后丢脸的那个人,绝对是她。

    “那就过来给我捶腿,只需要捶腿就够了,别的事情不需要你做。”燕姝妃不放弃,咬牙切齿的继续命令着,她就不信邪了,莫不是对江枫一点办法都没有不成。

    “我笨手笨脚的,还是算了吧。”江枫拒绝。

    “给我过来。”燕姝妃怒,身上气息溢出,周边的空气,都是变得肃杀起来。

    江枫莞尔一笑,这个女人的耐心还真是够差劲的,这么一点小事就动了肝火,看样子,他不过去捶腿是不行了,否则的话,以燕姝妃那般糟糕的脾气而言,就算是不会杀他,那么也绝对不会让他好过的,少不得要吃点苦头。

    “你确定要我给你捶腿?”江枫压低了声音询问。

    燕姝妃听江枫说话的语气,觉得有点古怪,但这分明是江枫在做出妥协,燕姝妃又是小小的有点开心,很快就是忽略了其他,板着娇俏的面庞道:“过来。”

    江枫吐掉嘴里的青草,起身走了过去,在燕姝妃身前半蹲,开始给燕姝妃捶腿。

    燕姝妃眯了眯眼,笑吟吟的看着江枫,她从来不是一个喜怒都挂在脸上的人,但是不知为何,江枫的妥协,此刻于她而言,好似是某种了不起的成就感一样,让她心花怒放!

    江枫不断的捶捏着燕姝妃的小腿,力道适中,燕姝妃极其的享受,但不知为何,似乎是太过舒服了,燕姝妃发觉自己的两条腿在发热,随着腿部发热,她的身体内部,好似是有无数的小虫子在爬一样。

    那绝不是难受的症状,而是舒适惬意到了极点的症状,慢慢的,燕姝妃的心神越来越放松,甚至都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喉咙深处,有着浅浅的嘤咛之声传出。

    燕姝妃一开始都没察觉到自己在嘤咛,她太过舒服了,很想要江枫就这么不间断的,一直给她捶捏下去。

    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燕姝妃的身子,都是变得酥酥~麻麻起来,到这时,燕姝妃才是发觉到有了一点异样,因为她竟然是在嘤咛,该死的,她怎么会发出那样怪异的声音?

    再者就是,燕姝妃发觉,自己的骨头都好似酥~软了,整个人都提不起劲来,酥~麻的身体,有一股火热的气息往外喷出,让她骨子里都似乎有一团火要燃烧一样。

    从未有过的异样体验,让燕姝妃简直是有点心慌意乱,她诧异震惊不解,然后又是迷惑。

    到最后,发觉根本没办法控制喉咙要发出声音之时,燕姝妃知道不能任由着江枫捶捏了,否则的话,她都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和行为。

    “够了。”燕姝妃急急忙忙说道。

    双腿一缩,避开了江枫的手。

    江枫收手,站起身来,说道:“怎么,是我捶捏的不够舒服。”

    “不……是!”燕姝妃要否认,又是觉得不对,自己为什么要否认,就算是真的被捶捏的很舒服,也绝对不能告诉江枫很舒服,一个字开口,马上就是告诉江枫,自己不舒服。

    江枫也不多说,笑了笑,说道:“既然你觉得够了,我就去躺一会,也是捶捏的有点累了。”

    江枫回到原来的位置,躺下,眼睛半眯,似笑非笑。

    见江枫没有过多注意自己,没由来,竟是让燕姝妃有点小小的松了口气,刚才的身体变化,让她小小的吓了一跳,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不是不够舒服,而是太舒服了,舒服的让燕姝妃无所适从。

    江枫没再捶捏,那一双小腿,似乎依旧是有着江枫掌心的温度,久久的挥之不散,这让燕姝妃怔忪,隐隐觉得,自己似乎是在无意之间犯下了一个错误。

    一时之间,燕姝妃脑海之中,杂念丛生,一些此前从未有过的念头,纷至沓来,简直是让燕姝妃难以忍受,几乎是要拂袖离去,在离开江枫的同时,将那一些不该有的杂念,完完全全的摒弃掉。

    燕姝妃终究没有离去,她觉得自己不能就这么走了,都还没拿江枫怎么样,自己就要走,那岂不是表示,她对这个一巴掌就可以拍死的小男人无可奈何?

    江枫躺在柔软的草垛上,无比享受的姿态。

    给燕姝妃捶捏双腿,或许对世上大部分的男人而言,都是一件求之不得的事情,但对江枫而言,却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羞辱。

    那是受燕姝妃强迫而不得不做的事情,与燕姝妃的美色和魅力无关,这一点,就已是让江枫极其的不喜。

    燕姝妃的身体,会出现那种症状,自然是江枫有意为之,江枫给燕姝妃捶捏双腿,暗中动用了一点小手段,而这手段,就是在捶捏双腿的同时,不断的刺激燕姝妃的感官神经,让燕姝妃轻易陷入兴奋的状态之中。

    一个人在兴奋之时,很容易会忽略掉一些事情,即便是燕姝妃,都是不曾发觉江枫暗中动了手脚,险些让她大大失态。

    而这般一来,也算是小小报复了燕姝妃,这一局,双方扯平,谁也没有占到谁的便宜。

    当然,仔细说来,其实还是江枫占了便宜,毕竟,不是谁都有幸能够见识到燕姝妃那截然不同的另外一面。

    撇开燕姝妃那妖孽的个性不谈,这个女人,绝对是一个尤物,那般感官神经被刺激之时,无意间流露出来的媚态,那般浅浅的嘤咛,绝对足以使这世上任何一个男人,都为之血脉偾张!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