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848章 你上当了
    “轰!”

    随着玉无雪周身气息的涌动,石桌之上,精致的食物和美酒,尽皆化作齑粉。一根黑色的棍子,出现在了玉无雪的掌心之中。

    翻掌之间,玉无雪一棍子,朝着江枫当头砸落。空气直接被玉无雪一棍给砸的粉碎。

    玉无雪暴起出手,事先毫无征兆,致使江枫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感受着那黑棍砸落的威力,江枫比谁都要清楚,若是被那一棍子给砸中的话,他的天灵盖势必会被砸的粉碎,就算是大罗金仙下凡,都是无药可救。

    可是,因为毫无准备之故,在玉无雪这一棍子砸落的瞬间,江枫除了硬抗之外,根本连闪避的时间都没有。

    “轰!”

    玉无雪一棍子,终于砸落。

    不过,并不是砸在江枫的脑袋上,而是砸在了阳隗的脑袋上,在自知无法闪避的刹那之间,江枫心念一动之下,一尊阳傀,拦在了江枫的身前,将江枫严严实实的拦在了身后。

    而玉无雪那一黑棍,就是砸在了阳隗的脑袋上。

    饶是阳傀的躯体硬如铁,寻常的刀枪难入,在被砸中之后,其整个脑袋,都是轰然爆裂,继而庞大的身躯,栽倒在了地上,可见玉无雪这一棍子的力道,恐怕到了何等程度。

    眼睁睁的看着阳傀被毁,江枫瞳孔深处,闪过一线杀机。

    若非是他反应卓绝的话,刚才那一棍子,就不是砸中阳傀,而是砸中了他,换而言之,阳傀被毁,是代替他而死的。

    虽说损毁一尊阳傀,对江枫来说,并不是不能承受的损失,但是就这么无缘无故的,损毁了一绝强的助力,还是让江枫接受不能。

    更为主要的是,玉无雪的本质目的,并不是针对阳傀,而是要杀他。

    这等行径,瞬间将江枫彻底的激怒。

    “玉无雪,你就这么想杀我?”江枫怒声说道。

    玉无雪没有说话,而是以自身的行动,表明了他的立场,手臂震动之下,手中黑棍隔空一点,刺向江枫。

    空气被黑棍引动,如浪潮一样的层层翻涌而起,发出尖锐的呼啸声响,澎湃的煞气摄人心魂。

    江枫右臂一动,嗜血剑出现在了掌心之中,青莲一剑,悍然斩出。

    与玉无雪的这一战,不是切磋,而是完完全全的生死之战,这样的战斗,绝无试探的余地,战斗一开始,就必须要全力出手。

    江枫并不知道,为何前一刻还言笑晏晏,推杯换盏的玉无雪,会突如其来的爆发出如此浓烈的杀意,但他知道,不能迟疑,更不能侥幸。

    阔大无朋的剑气,与那黑色的棍影,恶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

    江枫身影晃动之下,往后退出去数步,而后就见,玉无雪又是一棍子,横扫而来。

    江枫在荒草原上,有与玉无雪过招,那时就有推算玉无雪的实力,深知玉无雪是不容小觑的存在。

    但这个时候的战斗,在玉无雪手持黑棍的强势逼迫之下,江枫竟是感到无比的吃力。

    这等吃力,并不是玉无雪足以在实力上给他绝对的碾压,而是,玉无雪的状态很不对劲,他完全不后退,一味的猛攻,似乎要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杀掉江枫。

    这绝对不是正常的状态,致使玉无雪看上去就像是一个疯子。

    一个正常的人,是不可能无缘无故就发疯的,除非,这个人,本身就不太正常。可是,在此之前,与玉无雪的两次交道,江枫一点都没有看出来,玉无雪有什么地方是不正常的。

    心思电闪之间,江枫快速出剑,一剑横斩而下,直接斩在了玉无雪手中的黑棍上。

    那一根黑棍,不知是什么材质打造而成,只听砰的一声脆响之声传出,江枫一剑,不曾在黑棍之上留下一丝的印记。

    “呼!”

    玉无雪手中黑棍,舞动起来,空气阵阵坍塌破碎,密布的棍影无处不在,席卷向江枫,一边出手,玉无雪一边喘着粗气,而且,江枫发觉,玉无雪的双眸,不知何时一片血红,那般看向他的眼神,充满了怨毒的色彩。

    双方对视之下,江枫微微一怔。

    如非是对一个人恨到了极致的话,是不可能拥有那样的眼神的。

    玉无雪用那样的眼神看他,那就表明,玉无雪是对他恨到了骨子里,可是玉无雪究竟出于何等原因会这样的恨他,那种恨意还是突如其来,让江枫百思不得其解。

    江枫一次一次动用青莲一剑,愈发的吃力。

    玉无雪的攻击,无比之霸道,每一次的攻击,都是致命的杀招,绝不留半分的余地,可是,尽管玉无雪看上去疯狂,攻击手段,却又是异常的缜密,绝无破绽。

    “轰!”

    随着玉无雪一棍子砸落,在院子里的地面之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棍印,青石地板破碎,尘土飞扬而起。

    “真的这么想杀我吗?”江枫在心中低低说道。

    他尽管被玉无雪彻底的激怒,动了杀机,但是这种没头没脑的战斗,让他有着太多的疑惑,他很想弄清楚玉无雪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变故。

    要想弄清楚玉无雪的秘密,自然不能杀了玉无雪,可是在看到那地上的一道棍印之后,江枫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别的选择。

    他必须要杀掉玉无雪,除非,他愿意死在玉无雪的手下,这是一个世上任何人,都可以在毫秒之间,就可以做出来的选择。

    念头在脑海之中一闪而过,江枫仗剑出手,同一时间,他丹田之内四枚天印,疯狂运转起来,体内真元,迅速聚拢,一剑出手。

    璀璨的剑光,遮蔽了天日,如柱一般的剑气,斩向玉无雪。

    玉无雪眼眸赤红,牙关轻咬之下,手中黑棍手起手落,化作一道无比硕大的黑色棍影,砸落下来。

    剑柱对棍影。

    整个院子里的空气都是被搅动,花草树木尽折。

    而后,轰的一声,爆破的声响震天响起,声响之中,江枫脚下一晃,嘴角溢出一丝血迹来。

    “死!”玉无雪狂吼,又是一棍子砸下。

    江枫左手五指,微微蜷缩,而后猛然握拢,抬手一拳,轰出。

    拳印凌空,玉无雪那一黑棍,恰好砸在了江枫的拳头上。

    见到这样的一幕,在战斗一起,就闪避开去,冷眼旁观且绝不打算插手其中的黑衣女子,眼中神色震动了一下。

    在黑衣女子看来,江枫手中的剑,都是无法奈何玉无雪,这时以血肉之躯去对抗,无异于是以卵击石。

    她几乎都可以想见,玉无雪一棍子将江枫的拳风砸的粉碎的场景,可是预想之中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

    玉无雪那一棍子,就像是砸在了一块坚不可摧的石头上一样,不曾对江枫的拳头,造成任何的影响。

    这让黑衣女子一怔,黑衣女子一怔的同时,玉无雪也是一怔。

    第一次动用左手,就是收效到这样的效果,江枫则是一喜,他虽说清楚融合之后,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但这是第一次验证这种变化。

    当然江枫也知道,他的左掌,并不会提升他的战斗力,充其量,只是起到辅助的作用,要说想要借助左掌,就能击败玉无雪,那是绝无可能之事。

    不过,有了这样的一层辅助,对江枫而言,却也是够了。

    “死吧!”江枫低喝,不等玉无雪出手,江枫抬手又是一拳,轰了出去。

    然后就是见到,江枫一拳接着一拳的轰出,那般打法,肆无忌惮,无所顾忌,一开始占据优势的玉无雪,在这个时候,虽说不至于方寸大乱,却也是被江枫的打法,弄的耐心消耗殆尽。

    他已经足够的疯狂了,可是眼下看来,江枫似乎比之他更要疯狂,这让玉无雪心中憋着的那一口恶气,无处释放不说,反而更是多了几分。

    玉无雪一次次出手,试图要轰爆江枫的拳头,他就不信,江枫的血肉之躯,能够比他手中的黑棍还要硬。

    但是很快,玉无雪就是发现自己错了,因为江枫那般疯狂的打法,不过是障眼法,那除了拖住他之外,根本没有其他任何的用处。

    只是,在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一柄犀利而森冷的长剑,不知何时,亦不知道是从哪一个角度,刺了出来。

    皮肉破开的声音,在玉无雪的耳中无限的放大,玉无雪低头,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胸前的那一柄剑,喉咙深处,发出咯咯的声响。

    “我要死了吗?”玉无雪愣愣的说道。

    说了这话之后,玉无雪又是哈哈大笑起来,他一边笑着,口腔之中一边呛出血来,可是他依旧是在笑着。

    大笑之中,玉无雪伸出一根手指指向江枫,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江枫,你上当了。”

    “上当?”江枫诧异,不解,不清楚为何玉无雪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是的,你上当了,你完了,就跟我一样。”玉无雪的声音,忽的低了下去,低低的说道。

    这样的话,没头没尾,还是让江枫极其不解,江枫欲要询问清楚,就听那玉无雪对着黑衣女子说道:“云瑶,你满意了吗?告诉我,你可满意了?”

    黑衣女子缓缓说道:“非常满意。”

    “好,你满意了就好,真心希望,你不会为你自己做出的选择后悔,不然的话,我的死,就将变得毫无价值了。”玉无雪叹息说道。

    江枫还是不懂玉无雪的话是什么意思,只是从玉无雪那话中,分明是听的出来,他对黑衣女子,有着一种非常异样的情愫。

    那种情愫是什么,江枫不得而知,也没时间去仔细的细想。

    叹息着,玉无雪又是说道:“只是,死,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呢,我终于可以好好的休息了。”

    话音到此落下,玉无雪脖子一垂,彻底失去了生气!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