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855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
    “砰!”

    卷起的掌风,如狂涛骇浪一般,轰向阳傀,那一掌威压惊人,空气在掌风的挤压之下,节节破碎。悍猛无筹的掌风,尽数将阳傀笼罩起来,阳傀可以算的上是毫无反抗之力,就再一次被击飞,重重砸落在了地上。

    若非是阳傀历劫雷而生,皮肉筋骨,都是坚硬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地步,在玉自在这一掌之下,势必会化作一团血肉。

    可是即便如此,玉自在这一掌,依旧是让阳傀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损毁,照这种情况来看,阳傀被毁,只不过是迟早之事。

    “江枫,你这傀儡虽说不错,不过对我而言,却是和一具玩偶没有半点区别,难不成你天真的认为,这阳傀能救你一命不成?”玉自在戏虐的说道。

    “不行,太强了,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对手。”江枫没有回答玉自在的话,在心中飞快的思付着。

    以那阳傀的损毁程度来看,显然玉自在并未全力出手,不然的话,阳傀很可能连玉自在三招都接不住。

    阳傀如此,以他的实力去对战玉自在的话,下场更是堪忧。

    这让江枫明白,就算是再怎么拼命,亦不过是死路一条,说不定反而是会遂了玉自在的心意,认定他是在极度恐惧之中死去。

    “怎么办?”江枫心思电转,一时间,却是难以找到更好的应付的办法。

    “砰!”

    翻掌之间,阳傀又一次飞了出去,玉自在信步飘过,欺向阳傀,反手往下一压,打算将阳傀彻底的毁去。

    “江枫,你识破了我的用意又能如何?我依旧能够主宰着一切,只不过是这般过程,稍稍麻烦了一点罢了,但是最终的结局,依旧是在我的计算和预料之中,不会有任何的变化。”出手之时,玉自在忽的回过头来,一眼扫向江枫,阴森森的说道。

    “你错了,在我识破了你的用意之后,所有的一切,都是不同了。”江枫冷笑,身形一转之下,化作一道淡影,激射而去。

    见状之下,玉自在也不放在心上,因为他根本就不担心江枫逃走,相反,江枫越是奔逃,在他看来,就越是表示江枫心中的恐惧在不断的积压,那是他再乐见不过之事。

    而且,这一片山林,他可是了解的很,这也是他为什么能够如此轻易追踪江枫,而不被江枫发现之故。那除了绝对的实力之外,自然还有他对地势的利用。

    江枫所奔逃的那个方向,数里之外,便是一片悬崖,悬崖之深,难以丈量,那是一处绝地,即便是他,都是不敢轻易涉险。

    江枫朝着那个方向逃,正是符合了玉自在的心意,在他看来,那根本是江枫将自己逼上了一条死路,即便,在他的眼中,江枫早已和死人没有半点区别,早已没有活路可走。

    江枫迟早是要死的,不外乎是早死与晚死二者之间的区别,如若他想让江枫早死,早就第一时间出手,如何会说那么多的话?江枫这时苦心挣扎求生,死的越晚,就越是痛苦,越合乎他的心意。

    至于阳傀的存在,玉自在反而是觉得比江枫更为麻烦。

    在黑风城内之时,玉自在就有见过江枫以阳傀御敌,阳傀本也没什么,但绝强的抗打击能力,即便是他,都是略感麻烦。

    江枫弃阳傀逃走也好,刚好他可以专心的解决掉阳傀。

    “轰!”

    玉自在一掌拍下,阳傀被打的飞撞而出,损坏的更为严重了些,但还是在第一时间就爬起来,朝他冲了过来。

    玉自在眼中微微一亮,心知这傀儡必然不凡,如果能够稍加利用的话,必将是一大助力。

    不过现在,玉自在一门心思全部都是为玉无雪报仇,虽说看出这阳傀极其不凡,出手之时,依旧是不遗余力的很。

    “咔嚓!”

    在玉自在的强势的轮番出手之下,阳傀的脑袋,暴然之间炸开。

    玉自在神色一动不动,双袖甩动之下,这才是朝着江枫逃走的方向追去。

    数里的距离,对玉自在而言,不过是片刻之事,很快,玉自在就是看到了一道人影,站在那悬崖边上,正是江枫。

    见着这样的一幕,玉自在桀桀一笑,正想要出言讽刺几句,他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却是见着悬崖边上的江枫,猛然扭过了脖子来,冲着他诡异的笑了笑。

    那样的笑,突兀且莫名其妙,以至于使得玉自在一怔,无法明白,都到了此种地步,为何江枫还能笑的出来。

    但是很快,玉自在就是霍然醒悟,因为那样的笑,分明是以死明志的笑,有一种相当悲壮的意味。

    而后,就是见着江枫,纵身一跳,朝着悬崖跳了下去。

    玉自在根本没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对江枫的了解虽说不多,但三言两语下来,也是知道,江枫是一个骄傲的人。

    拥有着那样骄傲个性之人,大多数桀骜不羁之辈,他们可以战败惨死,却也绝不可能被人羞辱,更不可能发生这种自杀之事。

    也正是这一份不多的了解,让玉自在并不是那么着急杀掉江枫,而是打算享受着这一过程,慢慢的将江枫给折磨致死。

    他要由内而外的,彻底的瓦解掉江枫的斗志与骄傲,只有那样,才能够弥补他那强烈的丧子之痛。

    任由他万般算计,都是不曾预料到,竟然是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不!”玉自在大叫,往前冲去,伸手一拉,要将坠落的江枫给拉上来。

    可惜他还是太慢了点,连江枫的一片衣角都是不曾触摸到,江枫就是从他的视线之中消失,笔直坠入了那万丈深渊之中。

    “不!”玉自在又是一声大叫,声音都是在颤抖,“该死的,你怎么能自杀,你必须要死在我的手上才是。”

    玉自在大叫,满脸的癫狂之色,乃至是他的右手,一直都是保持着往前抓出的姿势,迟迟忘记了收回来。

    山风呼啸,悬崖边上,碎小的石子,随着山风,被吹落悬崖,良久之后,才是听到一声细微的声响,自那不知有多深的悬崖底部传来。

    听到那一声声响,玉自在身体猛的一震,脸上流露出难以言喻的痛苦之色。

    那显然,是江枫直接摔落到了悬崖底部所发出来的声音,从江枫跳下悬崖到那落地的声音传来,时间方面的间隙,足以证明这悬崖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深。

    不说是血肉之躯,就算是一块石头,从这么高的距离笔直坠下,都必然是彻底的粉碎。

    “死了……死了吗?”玉自在喃喃自语,神情无比的恍惚。

    “江枫,你怎么能自杀,你是要死在我的手上的,你怎么能自杀!”玉自在尖声厉吼,声音响彻四方,周边的树木,树叶被震的哗啦啦落下大半。

    玉自在身上的气息,阴厉到了极致,他站在悬崖边上,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忽的又是哈哈大笑起来。

    “江枫,你不是说过,你从来不知到什么是恐惧吗?那你为何要跳崖自杀?哈哈……”玉自在大叫,发丝飞扬,尖声说道,“江枫,告诉我,在你坠落崖底的那一刻,你的内心深处,是否充斥满了恐惧?”

    四方俱寂,唯有玉自在一人的声音响起,他的表情异常古怪,时而痛苦,时而释然,整个人陷入了一种奇异的崩溃的边缘。

    “江枫,你别天真的以为,你死了,整件事情就结束了,不,远远没有结束,我要将你挫骨扬灰,让你尸骨无存!”最后一声大吼,玉自在身影一闪之下,自悬崖边上,消失不见。

    ……

    风一直在吹,盘旋着,发出尖锐刺耳的呼啸声响。

    天空黑沉,四面八方,除了黑还是黑。

    无边的黑暗之中,悬崖的陡壁之上,一道悬挂着的人影,忽的动了一动,一动之后,他的身体,忽的出现了一种奇怪的颤抖,继而轻轻吐出一口浊气。

    然后就是见到黑暗之中,一双眼睛缓缓睁开,便是连漫天黑色,都是无法遮掩住那一双眼睛之中的精光。

    如果玉自在在这里的话,只需要看到那一双眼睛,他就会在第一时间认出来,那是江枫。

    “走了吗?”江枫轻声说了一句。

    “成功了。”小有一会之后,又是吐出一口浊气,江枫说道。

    继而,江枫又是一声苦笑,“没想到,我江枫竟是被逼到此等地步,若非是我意志坚毅如铁,只怕就真的要死在玉自在的手上了。”

    自果断舍弃阳傀逃走之后,江枫并不知道自己能逃多远,直至来到一处悬崖边上,江枫马上明白过来,自己无意间走上了一条绝路,同时也是意识到,玉自在为何并不着急追上来,分明是玉自在早就知道这边的地形,知道他根本逃不掉。

    前方没有路可走,对江枫而言,可谓是一个天大的意外,当然,江枫自悬崖跳下,自然不是寻死,而是要寻活。

    如果玉自在出手的话,他必然绝无活路,只能冒险,死中求活,或许还可有一线生机。

    在玉自在追上来的时候,江枫已经出现在了悬崖边上,江枫之所以没有马上就跳下去,而是等到玉自在出现了才跳下去,绝非是挑衅玉自在,存心激怒玉自在,而是在那之前,他朝着悬崖底部丢了一颗石头。

    江枫在用那一块石头丈量悬崖的深度,因为他当时,并不知道悬崖的深浅。

    悬崖太浅的话,他能跳下去,玉自在也能跳下去,那依旧没有活路。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悬崖之深,超乎想象,在久久不曾听见石头落地的声音之后,江枫很快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