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139章 变态的剑道天赋
    “咦,你就是那个江枫?”

    一行人往合欢峰下行去,徐怜心饶有趣致的打量着江枫,其脸色看上去,略显怪异,仿佛是好奇,又好像是不如何相信。

    而从徐怜心的反应以及不经意间的小动作而言,很是明显,她更为偏向于后者,那就是不相信江枫的身份。

    江枫焉能听不出来徐怜心这话的潜在含义,淡淡说道:“名字只是一个代号罢了。其实,不管我叫什么名字,都是没有区别!”

    “这是心虚了吗?你在冒用江枫的名义?”徐怜心若有所思的说道。

    江枫哭笑不得,他认为自己已然是说的很清楚了,却是不曾料到,徐怜心竟然是会产生这样的联想。

    江枫却是并不知道,徐怜心之所以会有这样的联想,乃是因为,宗门追杀令的杀伤力太大了。

    江枫如此直截了当的表明身份,在徐怜心看来,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冒用了江枫的身份,否则的话,诸多麻烦,将会如那跗骨之蛆,纷至沓来。

    徐怜心却是并未想过,江枫之所以如此,为的就是给蒲欢一个罢战的理由,至于蒲欢是否和徐怜心一样,对于此点,将信将疑,那就不是江枫所需要理会的了。

    下山的速度极快,没过多长时间,江枫就是与徐怜心一道,领着楼听雪等人,远离了合欢宗。

    既然得知了楼听雪等人的症状是因何而起,接下来的处理过程,对江枫而言,则是变成一件极其简单之事。

    江枫施展九阳针法,轻易就是让楼听雪等人,恢复正常,他如今修为突飞猛进,医道方面的造诣,亦是有长足的进步。

    只不过,楼听雪的情况,却是略微复杂一点,她与其他女修不同,本身就是具有脸盲症,倒是让江枫颇为耗费了一些功夫。

    但最终结果并没有让江枫有太多的意外,因为,楼听雪又是忘记了他是谁。

    楼听雪等女修并未多呆,她们至始至终,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江枫与徐怜心亦是并未告知,只是表示偶遇。

    “那个人,有点奇怪的感觉。”徐怜心说道,指的是楼听雪。

    她发觉,楼听雪看向江枫的眼神,有点异样,却又说不清道不明。

    “是吗?”江枫淡然轻笑,没有多说。

    “你以前认识她,对吗?”楼听雪好奇的说道。

    “谈不上认识。”江枫摇了摇头,只是打过交道罢了,离认识还差很远。

    “哦。”徐怜心就是点头,不再多说。

    见徐怜心似乎并没有离开的打算,江枫却也是并未多加理会,他走向一旁,盘膝静坐,开始参悟。

    今日里与蒲欢一战,江枫收获不菲,有过顿悟,并且那样的顿悟,进一步加深。

    “方向?”江枫在心中默语。

    要想走出另外一条路,对于江枫而言,最为要紧的是那一条路,该如何去走,一旦领悟了这一点的话,就将一通百通。

    当然,这是至为关键的因素,知易行难。

    “一百二十八倍空气震荡幅度的奥义剑法,似乎已经是极限所在,再往前延伸,就是另外一个截然不同的领域……”江枫暗自说道,沉吟思附。

    一边思索,江枫一边以指代剑,进行演练。

    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需要耗费大量时间,当然,江枫并不着急,以他目前的修为而言,能够在剑道之路走到这一步,并且是另辟蹊径,堪比剑道宗师,深知这一次至关重要,很有可能会深刻影响到他往后的剑道成就。

    立时就见,虚空之中,万千剑气纵横,无形无相的空气,被切割出一道道纹理,波纹如同涟漪一般激生。

    这是在演练,同时也是在不断的进行自我修复,江枫沉浸其中,浑然不觉时间的流逝。

    稍远之处,徐怜心亦是在静修,秀美的双眸微阖,却是时不时睁开,眼角余光,望向江枫所在的方向。

    “他真的是江枫吗?”徐怜心嘀咕轻语。

    因为长乐宗的宗门追杀令之故,江枫声名昭著,传闻之中,江枫凶神恶煞,是那大奸大恶之徒,却是似乎,与传闻有很大的不同,这也正是,为何听江枫自我承认后,徐怜心仍旧是有所怀疑的缘故。

    “好像,他又要突破了。”徐怜心说道。

    江枫在演练剑法,不断推演然后不断的修复,这分明是即将突破的症状,让徐怜心看在眼里,颇为有些咋舌。

    “难怪,以他元婴中期的修为,就是可与蒲欢一战。”徐怜心如此说道,到这时,又哪里还会不知,的确就是江枫,这是变态一样的剑道天赋。

    “我也该修炼了。”徐怜心对自己说道。

    她试图沉下心去,却是发现根本就做不到,总是若有似无的被江枫将注意力给吸引过去。

    江枫心境一片空明,进入一种无物无我之态,却是并未发现徐怜心的小动作。

    “奥义剑法,勾连天地之奥义,乃是我所修炼的诸多剑法的大成……看似是莫大的突破,实际上,并未彻底超脱以往剑法的桎梏。”江枫轻声自语。

    大圆满的奥义剑法,勾连天地之奥义,但是,却根本无法如那化神修士一样,利用天地之间的奥义。

    这实际上表示,大圆满的奥义剑法,却仍旧只是雏形,有更进一步的空间,而进步的方向,则是利用天地之间的奥义规则。

    “那该如何?”江枫说道。

    一条路就在眼前,但看不见亦是不可触摸,似乎是隔着一张纸的距离,伸出手指轻轻一戳,就是即可戳破。

    时间流逝,夜色降临。

    徐怜心感觉自己打了一个瞌睡,她忽然之间睁眼,却是发觉,江枫消失不见了。

    ……

    今日里,合欢宗死伤惨重,便是那四处搜寻而来的女修,亦是被江枫所带走,致使合欢宗上上下下,都是心气难平。

    奈何,是蒲欢放走的江枫,却是在这个问题之上,谁也不敢多说。

    “禀宗主,那小子,的的确确,就是江枫!”略显昏暗的房间之内,一道身影,一闪而入,朝着那蒲欢汇报道。

    有关江枫的身份,怀疑的不仅仅是徐怜心,蒲欢也是有所疑惑,在江枫离开之后,第一时间派出弟子调查。

    “当真是他。”那黑暗之中,蒲欢的声音传出。

    “宗主,是否,散布消息,就说发现了江枫的踪迹,我想,一定会有诸多强者,愿意前来,击杀江枫。”那传话之人小声问道。

    “莫非,你是认为,本宗主不是那江枫的对手吗?”一声冷哼,蒲欢沉声说道。

    “并非如此。”那人额头之上,冷汗连连。

    “要杀,也是本宗主亲自出手,话说,那长乐宗之内,好东西可也不少。”蒲欢说道,声音渐渐低沉下去。

    借助元阴珠疗伤,治标不治本,在这个问题上,蒲欢被困扰许久,却是并没有好的办法。

    一来是他必须要全力隐瞒此事,不可让消息外露,否则将会造成严重后果,这些年来,得罪的仇家不计其数,可是有不少人,一心想要取他的性命。

    这也正是,在还不确定是否正是江枫的时候,蒲欢就是会下封口令的缘故,他要将一切可能的隐患,隔绝于外。

    二来则是,若是散布消息出去的话,那么,岂不是表示,他对江枫无可奈何,那很可能会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一个不好,他受伤之事,也将一并暴露。

    所以最终,蒲欢决定,自己亲自去杀江枫。

    他已经放走过江枫一次,却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放走江枫两次,他要捍卫自身的尊严,最为主要的是,要提着江枫的人头,前往长乐宗索要一份大礼。

    那人会意,说道:“宗主亲自出手,自是再好不过,一个元婴中期的家伙,也敢在我合欢宗放肆,不知天高地厚的很。”

    “不知天高地厚?是吗?”随着那人话音落下,一道声音,忽然传来。

    伴随着说话的声音,一道人影,如长虹一般疾驰而来。

    “江枫,你还敢来,好大的胆子!”蒲欢望过去,一声呵斥,眉目阴郁到了极点。

    按照蒲欢的打算,是将趁夜走出合欢宗,寻找江枫,但还未等他有所动作,江枫却是,主动现身而来。

    这等情况的发生,不得不说,大为出乎蒲欢所料,与此同时,令他震怒,江枫这是视合欢宗为无人之境,想走就走,想来就来吗?

    “我的胆子,一向不小。”江枫随口说道,面向蒲欢,提出挑战,“可敢一战!”

    “不管你胆子是大还是小,今晚,你都必将死无葬身之地!”蒲欢暴怒,两次强闯合欢宗不说,江枫的态度,竟然还如此之嚣张,分明是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这让蒲欢有点后悔放任江枫离去,或许,他早该杀掉江枫的,即便付出的代价再如何之大,也要将江枫给留下,否则的话,江枫又如何还有在他面前叫嚣的机会?

    这是失策了,让蒲欢恨意怒涨,他却是不知,是落入了江枫的算计之中,一步错步步错,注定不会有翻盘的余地。

    “给我去死!”盛怒之下,蒲欢出手,他要将江枫碾碎,否则不足以解心头之恨。

    “来的正好。”江枫大笑,谈笑间,祭剑出手,与蒲欢一战……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