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236章 真相浮出水面
    “你想太多了。”江枫颇为有着几分哭笑不得,却是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导致柳若彤产生这样的误会。

    他之行事,随心所欲,若他不愿意去做的事情,又岂是柳若彤所能影响?

    若是柳若彤自以为能够影响到他,却是太过自以为是,以及,一厢情愿了!

    这并非江枫寡情薄义,而是江枫非常清楚,柳若彤这样的女人,算计大过一切,稍有不慎,便是落入其算计之中,成为炮灰。

    而那自然绝非江枫所愿,是以对之,敬谢不敏!

    另外就是,江枫改头换面,此时的他憔悴而略显苍老,仅仅以这样的面目进入柳若彤的视线的话,柳若彤必然是连正眼都不会看上一眼。

    如此一来,哪怕是目前被柳若彤所青睐,表现的颇为亲昵,似乎非他不可,江枫却也绝不会因此而自我感觉良好便是了。

    “我真的明白的。”柳若彤急了,一张脸涨的通红。

    仿佛是担心江枫不相信自己的话,柳若彤很是迫切,看她这般模样,很难想象,丰城之内,全城修士,都是在她的算计之中。

    江枫只是摇头,不再多说。

    自认已经说的很清楚,毫无暧昧因素,李若彤即便误会,也只是暂时的,少顷便是会醒过神来。

    柳若彤的确很快就是反应过来,她的脸变得更红了,仿佛是被火烧过了一样,难为情到了极点,死死的低着头,再也不敢看江枫。

    柳若彤意识到自己是误会了,江枫并非是因为她的缘故才重返丰城,是她先入为主,自以为如此,才是闹到这般尴尬的境地。

    简直是恨不能就此挖一个地洞钻进去,柳若彤又是羞愧又是懊恼,前所未有的难堪情绪充斥心头,让她鼻子发酸,双眸悄然之间,水雾氤氲。

    “对不起,是我误会了。”柳若彤嗫嚅说道。

    她原本有很多的话要说,但在这一句话说出口之后,其余之话,却是怎么都无法说出口来。

    最终,柳若彤心思重重的离去。

    ……

    江枫重返丰城,引起诸多修士的关注。

    这般关注的缘故,很大程度是因为江枫与柳若彤之间不清不楚的关系所导致,自然,无论是江枫还是柳若彤,却是不可能,专门因为此事而去做解释就是了。

    江枫就在酒楼之内住了下来,心知既然那浩然宗盯上了柳家,接下来,必然会有更大的动静。

    江枫却也是颇为好奇,究竟是出于何等缘故,浩然宗才是会如此之做。

    并没有出乎江枫所料,就在两天之后,又是有浩然宗的长老出现,领人进入了柳家,将柳若彤给带走。

    此事隐蔽进行,丰城之内诸多修士,对此一无所知。

    “难道,浩然宗的目标是柳若彤?”江枫轻语,他所居住的酒楼离柳家并不远,柳家之内的一切,尽皆在江枫的神识覆盖范围之内。

    当浩然宗来人,带走柳若彤,一切尽是逃不过江枫的耳目。

    对方仅仅带走了柳若彤,干脆利落,不留痕迹,让江枫有所困惑,因为,从此前的诸多迹象来看,浩然宗的目标乃是柳家,而并非柳若彤。

    不然的话,在柳若彤走出洛河宗的那一刻,她就是落在了浩然宗的手上,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有机会返回柳家。

    “不对,浩然宗的目标的确是柳家,只不过,因为柳若彤的出现,导致他们将目标转移到了柳若彤的身上。”江枫暗自说道。

    越来越多的线索浮现而出,柳若彤对浩然宗并非一无所知,而是有所了解,同理,柳家内部的一切,都是在浩然宗的掌控之中。

    浩然宗之所以没有在柳若彤返回丰城的路上动手,而是拖延数日,毋庸置疑,是因为在柳氏夫妇身上,一无所得的缘故。

    柳氏夫妇死去,柳若彤水到渠成的接收了柳家的一切。

    柳若彤返回柳家,已经有两三天的时间了,足以让柳若彤理顺和接收柳家内部的具体事务,这时候,正是浩然宗出手的最好时机。

    “难怪,那岳群英会截杀我,敢情是担心我与柳若彤窜通一气的缘故。”江枫默默说道。

    一念之间,诸多此前看似不起眼或者被忽略的小细节,便是悉数被江枫串联起来。

    “柳若彤的所有算计,注定失策了。”江枫轻语。

    柳若彤算计了丰城之内的全城修士,但浩然宗根本无需理会那么多,他们只需要算计柳若彤即可。

    而面对浩然宗这等庞然大物,柳若彤耗费心机不择手段,亦是回天乏术,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柳家究竟有着什么秘密,竟是让浩然宗此般大费周折?”江枫若有所思的说道。

    秘密本身不在于柳氏夫妇,也不在于柳若彤,而是柳家内部,有所秘密,这才是被浩然宗所盯上,导致柳氏夫妇殒命。

    心动一动,江枫化作一道剑光,沿着浩然宗等人离去的方向,追击而去。

    距离丰城不远,有着一座城镇,柳若彤被带入了一栋建筑之内,出现在了一个年轻男子面前。

    “古泉……”一眼看去,柳若彤咬牙切齿,眼中有着极深的恨意。

    “柳若彤,我早就说过,本少宗主要的女人,从来没有谁能够逃出本少宗主的手掌心,你以前不信,现在呢,信否?”年轻男子古泉说道。

    这个古泉,正是浩然宗的少宗主。

    此前,此人偶然一次前往洛河宗,无意之间注意到柳若彤的存在,从那之后,就是将柳若彤视之为自身的禁脔,死缠烂打,动用诸多手段。

    奈何,至始至终,都是无法打动柳若彤。此事,让古泉耿耿于怀的很。

    这时候见面,古泉有着一以贯之的盛气凌人,他身材不高,比之柳若彤还要矮上一个头不止,但那样看向柳若彤的眼神,分明就是俯视的眼神,显现出此人是何等之自负,不容忤逆。

    “你将一无所有,什么都得不到。”柳若彤恨恨的说道。

    “什么都得不到,是吗?”古泉淡笑,颇为悠然,说道,“话说回来,如非是你一再拒绝本少宗主的话,本少宗主又是如何会知晓,你柳家内部,竟是隐藏着那样一个大的秘密呢?”

    “但你现在人都落在我的手上,岂非是任由本少宗主鱼肉?你人都是我的,柳家的一切,自然也全部都是我的。”

    紧接着,古泉又是说道,他很自负,有着掌控一切的强大气场。

    “柳家果然有所秘密!”江枫沉吟说道。

    他出现在了小镇之上,那建筑之内,古泉所言,尽皆是被江枫纳入耳中,由此,前因后果,全部都是明晰了。

    这才是最后的真相。

    古泉追求柳若彤,因为柳若彤三番五次拒绝之故,是以恼羞成怒翻脸,却是不经意间得知了柳家的秘密,从而,浩然宗强势压迫过来,杀了柳氏夫妇。

    这样的情况,柳若彤从来都是知道的,但柳若彤只字不曾透露,一心欲要寻找强大的助力,借此与浩然宗相抗衡。

    若非是他出现的话,那个庞章,身为尸阴宗的首席大弟子,那般身份,和古泉比较起来,却也是并不逊色。

    尸阴宗与浩然宗同为三星宗门,但尸阴宗比浩然宗更为强大,绝不是浩然宗轻易就敢招惹的。

    一旦庞章愿意为柳若彤出面,古泉必当忌惮几分。

    此事说到底,却是他无意之间,坏了柳若彤的好事,不然的话,只怕柳若彤当真就是足以与古泉分庭抗礼,只不过那样一来的话,柳若彤所要付出的代价,也是显而易见的。

    江枫杀了庞章,显露出惊人的实力,落在柳若彤的眼中,只怕是会认为,他比庞章有着更为非凡的身份以及来历,这才是出现了之后的那般情况……

    “古泉,你休要异想天开,我柳若彤就是死,也不可能让你得逞!”牙关紧咬,柳若彤恨声说道,清丽的一张面庞,浮现出几许狰狞的厉色。

    不难看出,她对古泉的恨意是有多深,奈何,双方之间实力悬殊,拿古泉一点办法都没有。

    “本少宗主最为擅长的,就是让对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尤其是让女人……若你想要切身领教的话,自当成全,如你所愿。”眯眼,古泉轻笑,说道,“柳若彤,你是为我古泉的阶下之囚,又是有什么资格大放厥词,莫非是认为,本少宗主会和往昔一样,无条件的容忍你吗??”

    “太天真了,三番五次挑衅本少宗主的底线,那是莫大的羞辱,本少宗主可是全部记在心上,恰好今日,一并清算……放心,本少宗主会很温柔的,绝对不会让你感到痛苦。”

    古泉笑呵呵的说道,他盯着柳若彤,那般眼神,赫然就是大灰狼看着小白兔的眼神,无比之赤裸,流露出残忍残忍之意。

    柳若彤心下剧震,有非常不好的预感,古泉觊觎她多时,而今落在古泉之手,古泉必当会不遗余力的折磨她,那样一来,所承受的痛苦,远比死还要难受。

    “不!”

    一个声音,在柳若彤心底深处咆哮,她有心复仇,奈何算计成功,现在变成古泉的阶下囚,复仇无望,自身也将面临覆灭之灾。

    绝望的情愫,自眼底深处浮现,柳若彤无比之不甘,但再如何不甘,也是自知,该做出选择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