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482章 聪明反被聪明误
    吕庆凡衣袍飘飘,看上去颇为之潇洒出尘,他现身而来,然而好似根本没有发现江枫的存在一样,递上邀请函,而后大摇大摆登山而行。

    走几步,吕庆凡忽然回过头来,好像是在这个时候,才注意到江枫一样,唇角咧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浮现而出。

    就听吕庆凡随之说道,“这位道兄,你是在等人吗?”

    他的确是在假装不认识江枫,装腔作势,惟妙惟肖,足以以假乱真,若非是江枫此前与之打过交道的话,都是要怀疑,自身是否以前见过吕庆凡。

    “演技不错。”江枫淡淡说道。

    吕庆凡微微一笑,顺势邀请道:“这位道兄,不如上山去等如何,说不定你要等的人,已经上去了呢?”

    说着话,吕庆凡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山顶方向!

    但凡进入凤栖山,一律需要邀请函,简而言之,邀请函就是一份通行证,如果没有邀请函的话,根本不可能进入凤栖山,除非不计代价强闯。

    之前在杨家的时候,吕庆凡吃瘪,趁势邀请江枫前来凤栖山一聚,只字未提有关邀请函之事,不是他忘记了,而是故意不说,纯粹是想要以此,恶心恶心江枫。

    除非江枫不来凤栖山,不然的话,江枫到来,却是连踏上凤栖山的资格都没有,岂不是注定要沦为笑话?

    这是针对于江枫的算计,同时,也是吕庆凡对江枫的报复。

    见着江枫那略有些不爽的模样,吕庆凡略有些郁卒的心情,顷刻之间,便是平复了许多。

    接下来,吕庆凡要看看,江枫会如何处理他目前的遭遇。

    是转身离去,假装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还是,另想其他的办法?

    当然,站在吕庆凡的角度,打从心底,他是希望江枫硬气一点,强闯上山,那样的话,等到江枫成为众矢之的,才是更加有趣不是吗?

    当然,心中是这样想的也就罢了,吕庆凡可没愚蠢到,堂而皇之的说出来以此激怒江枫,他与江枫交过手,印证过江枫的强大,这等存在,如果不到万不得已的话,双方之间保留一丝的脸面,却是远比将之彻底得罪,要更为明智。

    吕庆凡不是傻子,他无比清楚怎样去做能够让自身的利益更大化,所以他现在所做的事情,仅仅是在诱导江枫罢了,算不上不过火,也算不上,多么的过火,很好的把握住了一个微妙的平衡。

    自然,这也正是吕庆凡最为高明的地方。

    “再等等也无妨。”江枫面无表情的说道,同时思索着,在没有邀请函的情况下,顺利踏入凤栖山。

    江枫也有想过强闯,但那绝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稍有不慎,引发众怒成为公敌,但即便如此,江枫却也并没有想过要就此转身离去,不然的话,岂不是正中了吕庆凡的下怀?

    “道兄你愿意等那就等吧。”吕庆凡点点头,好言说道,话语间无一丝的异样之处。

    “不过我现在就要上山,不知道兄你要等的是谁,如果在山上遇上的话,倒是可以帮忙转告一下,免得道兄你白等一番。”继而吕庆凡又是好言说道,一副为江枫考虑的模样。

    “不必!”一摆手,江枫沉声说道。

    吕庆凡莞尔一笑,说道:“道兄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举手之劳罢了,不足挂齿。难不成,道兄你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确实是有点难言之隐,要你不过来,我仔细和你说说?”想了想,江枫随口说道。

    吕庆凡立即露出警惕之色来,怀疑江枫的用心,因为,从他出现到现在,至始至终,江枫都是未曾动怒,这样的情况,明显不寻常。

    “好人做到底,送佛送上天,你都说过举手之劳,莫非出尔反尔?”神色转冷,江枫分外不悦的说道。

    吕庆凡呵呵一笑,说道:“道兄说笑了,我吕庆凡一向说一不二,如何可能会反悔呢?”

    说着话,数步吕庆凡就是出现于江枫的面前,他正要询问,江枫有什么话要说,然而还没来得及开口,猛然江枫就是动了。

    璀璨的剑光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爆发,紧接着无形的束缚加身而来,让他如同身陷泥泞之地,竟是有过短暂的时间,周身上下,动弹不得。

    死亡的阴影临头笼罩而来,让吕庆凡几乎窒息。这等情况的发生让吕庆凡又惊又怒,他脸色大变,一片煞白,好在,突如其来的窒息之感,来的快去的也快,刹那吕庆凡又是重获自由,他踉跄后退,呼吸都是变得粗重不少。

    “江……你?”

    手指指向江枫,吕庆凡怒之欲狂,险些脱口而出,说出江枫的名字,好在关键时刻醒悟过来,及时闭嘴。

    但吕庆凡是真的怕了,如果说在杨家发生之事,充其量让他对江枫有着一定程度的忌惮的话,但这般强烈的窒息之感,则是让吕庆凡打从心底为之发怵。

    他心知肚明,就在刚才的那一瞬间,如果江枫想要杀他的话,他这时候根本不可能站在这里。

    哪怕早就知道,江枫在问道榜上的排名,不足以真实界定他的实力,然而偏差如此之大,还是让吕庆凡始料未及的。

    “话已经说完,你可以滚了。”江枫面无表情的驱逐道。

    吕庆凡心头讪讪,情知上一次在江枫面前是自取其辱,这一次仍旧如此,这让他咬牙切齿,偏生一点办法都没有。

    吕庆凡转过身来,越过那两个看守的修士,迅速往上,看江枫的笑话固然有趣,但若是自身的小命都没了,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无趣不是吗?孰轻孰重,吕庆凡还是分的清楚的。

    但很快吕庆凡就是发觉,江枫出现在了他身后不远处,赫然是紧随他之后,上山而来。

    “这?”

    这一发现让吕庆凡目瞪口呆,不清楚江枫在没有邀请函的情况下是如何上来的,莫非江枫强闯而来?

    可是不对,山下并未发生战斗,这表示江枫并非强闯,而是堂而皇之的走了上来。

    “等等……”

    蓦然,一种不好的预感席卷全身,吕庆凡下意识的伸手往身上一摸,顿时惊出冷汗来,他的邀请函不见了。

    随之吕庆凡惊觉过来,江枫刚才的举动,不是有意羞辱他,而是神不知鬼不觉的,从他身上拿走了邀请函。

    邀请函并不记名,这给江枫提供了极大的方面,也是因此,江枫拿着原本属于他的邀请函,大摇大摆的在看守之人的眼皮子底下,走了上来。

    “此子……”

    吕庆凡面色涨红,他的所有算计尽皆落空了,前所未有的屈辱之感,让吕庆凡全身僵硬,那般与生俱来的优越感,不经意间荡然一空。

    吕庆凡顿时如那丧家之犬一样,便是连面对江枫的勇气都失去了,他加快脚步,快速将江枫甩开,转瞬消失不见。

    “归根结底,实力才是最重要的。”望着吕庆凡消失的背影,江枫轻声一叹。

    他之所以能够从吕庆凡身上顺走邀请函,正是因为,他比吕庆凡强大的缘故,若他实力不如人,那么今日里,他只能不断的被吕庆凡羞辱而毫无办法。

    到这一步,他与吕庆凡之间,还不算彻底撕破了脸面,当然,接下来他会怎么做,就看吕庆凡是真聪明还是假聪明了。

    事不过三。

    他已然两度手下留情,不可能再给吕庆凡第三次机会,若吕庆凡不识好歹,继续招惹的话,那么他只能用自己的方式,让吕庆凡永远失去招惹他的资格。

    上山并没有路,不过对于江枫等人而言,脚下所走过之处,尽皆是路,这一路上山,如履平地,少顷江枫就是出现在了凤栖山的山顶之上。

    这里的地势蜿蜒起伏,呈现出波浪状往前延伸而去,一眼扫过去,竟是无法看到地平线的尽头在哪里。

    与此同时,一道道强大的气息,映入江枫的感知之中,那是在山顶西南角的方向,有着人类修士活动的痕迹。

    江枫随意打量了一圈周围的环境,随之就是朝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一会之后,在江枫的视线之中,就是出现了数道身影,一共有着四人,男女参半,那四人缓步行走,好像是在漫步一样。

    “那位神君,当年当真有在这里留下道场?”行走间,一个着一袭绿色长裙的女子,轻声询问道。

    “典籍之中有过记载,不过过去无尽岁月,或许道场被人所摧毁了,也不一样。”一个唇红齿白的年轻男子,漫不经心的回应道。

    “有这种可能,但我更倾向于,假若典籍记载为真的话,哪怕过去无尽岁月,道场仍旧存在。”想了想,绿裙女子认真的说道。

    “小萝,你太固执了。”年轻男子无奈苦笑,然后说道,“你要清楚,即便道场存在,但一直找不到,又有何用处?无需白费心思。”

    “别人找不到,却不表示我找不到啊。”绿裙女子嫣然轻笑,自信满满的说道。

    “幽萝姐姐,你真的要寻找那位神君的道场吗?可是我感觉会很无聊,怎么办呢?”另一个一袭红色长裙的女子,娇滴滴的说道。

    “我自己找就好了。”那名为幽萝的绿裙女子浅浅一笑,看向红裙女子,眼中有着宠溺的神色。

    “不好,一点都不好,要不我们找几个仆人去找吧,那样一来,幽萝姐姐你就不用辛苦了。”红裙女子想了想说道。

    话音刚落,她眼前猛然一亮,高兴的跳起脚来,咋咋呼呼的说道,“幽萝姐姐,你快看,我找到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