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581章 道不同,不相为谋(第二更)
    “我说错话了吗?难道不是我说的这样?还是说,你自认很特殊,我不会杀你?”黑衣身影随口反问,他有非凡气势,举手投足,流露出诡异的气韵。

    “邪恶生灵,莫非来自那大道缺失之地?”江枫若有所思的想着,却也并没有与对方浪费唇舌的打算。

    不然的话,则也是无论如何都难以理解,为何对方数次发动对数个大世界的入侵,毕竟,那般入侵的目的,无一例外,是为了掠取大道本源!

    大道缺失之地,也就是意味着,那一方世界,不可证道!

    然而,道不同不相为谋!

    这样的一句话,却也不仅仅是地球上的一句谚语那般简单,实际上,在天元大陆,亦是广为人知、众口相传。

    不同的道,不可相融!

    因此一来,即便强行掠取大道本源,但那样的一份道果,却也注定与对方所在的世界法则,格格不入。

    自然,这样的一丝疑虑,仅仅是在脑海中一闪而过,江枫便是甩了甩头,将这一丝念头摒弃。

    “出手吧!”眼神微冷,江枫说道。

    或许是对方,无尽岁月被镇压于那幽禁之地之故,这般话语,却是有点多了。

    “很好,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与人类修士一战了,本邪尊,可也是渴望已久,那么,便以你的鲜血,来祭奠我族的亡灵!”黑衣身影,喋喋笑道。

    “轰!”

    他忽然一动,如柱的水浪冲霄而上,踏浪而行,这一刹那,周围数百米范围之内,都是成为绝对意义的禁忌领域。

    黑色的风刃自黑衣身影掌心衍生,一记大手印,就那般直接从上往下,压了过去。

    “这样的手段?”

    见对方出手,江枫心中微动,然而也是来不及多想,十几道剑气以江枫的身体为圆心,激射横斩。

    推演道图,江枫修为接连突破,对于剑之矩阵的操控,亦是不可同日而语,更为精妙入微,如臂所指,有无穷玄妙。

    十几道剑气朝着那前方横斩,蕴有摧枯拉朽的神异威能,便也是见到,掌风瞬间被撕裂,璀璨的剑气呼啸横扫,势不可挡。

    “哼!”

    黑衣身影冷冷一笑,他大手再度伸出,往那前方一压,即刻之间,剑气归于破碎,便是那剑意,都荡然不存。

    “这就是邪尊的手段吗?”江枫默然低语。

    黑衣人影出手,与大道不容,那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手段,至简而至强。

    这一战注定激烈,打到最后,江枫几乎倾尽底牌,却也是对之无可奈何,好在,对方要想杀他,亦是欠缺几分火候。

    但这样的战果,却是让江枫暗自心惊。

    仅仅一尊邪尊罢了,便强大如斯,若这小世界之内,有着数尊邪尊存在,绝对足以,碎灭一个小世界。

    且,不知为何,对方的实力在此地分明受到一点程度的压制,不复巅峰,但已然如此强大,若不受压制的话,又该恐怖到怎样的地步?

    “哦?区区炼虚修士,就这么强了吗?”盯着江枫看了又看,黑衣人影惊奇不已,他若有所思,好似有着什么问题,难以想明白。

    旋即,对方身影幻化,就那般直接自江枫的视线之中,飘然遁去。

    “呼!”

    望向那一道飞速消失的身影,江枫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随着苍茫世界的世界意志式微,邪尊所遭受的压制,也将会逐渐变弱,如此一来,此消彼长,下一次再遇,他恐怕不会是此人的对手。

    且很是显然,挣断枷锁的邪尊不止一尊,若是有着那更为强大的存在的话,那时候,便是他,都是只有逃命的份。

    “江兄……”

    “江兄……”

    ……

    两道身影,自江枫身后电射而来,正是孔云奇与邵天。

    二者在远处观战,这时候,感受着残余的战意,都是无可抑制头皮发麻。

    “在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发现?”江枫沉声问道。

    二者并未参与战斗,不过那是江枫的安排,水域大乱,妖兽惨遭屠戮,江枫倒也不会天真到认为,对方是为了杀戮而杀戮,说不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我与邵兄找到了一头妖兽,对方告知,在水域底下,有着一座洞府……”孔云奇连忙说道。

    “洞府?”江枫神色一动。

    听那妖兽的意思,邪尊也是在寻找洞府,因为遍寻不见之故,这才不惜展开了滔天杀戮,而那些水域之中的妖兽,不过是成了对方用来泄愤的对象罢了。

    江枫想起了那之前所见过的老鳖来,却也不知,老鳖是否与洞府有着关联。

    “一座洞府?”江枫低语。

    虽不知那洞府是何人留下,但让邪尊如此大动干戈,想来绝不简单,倒也是让江枫,有些意动。

    “走,追上去看看。”随之,江枫断然说道。

    依循着邪尊离去的诡异,三道身影,即刻便也是朝着那一方向,疾行而去。

    水域茫茫,几无坐标,何况,那洞府乃是在水底之下,要想将之找出,则也注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此事牵扯甚大,引动邪尊出手,江枫却也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无动于衷,必然是要一探究竟才行。

    毕竟,距离离开苍茫世界,还有着极长一段时间,却也是不可能坐以待毙,与邪尊之间的战斗,毋庸置疑将会再度上演。

    好在,邪尊并未蓄意隐瞒行迹,但那般行走的路线,颇为复杂,东西南北方向飘忽不定。

    且,伴随着邪尊一次次出手,不断的有妖兽被其镇杀,手段残暴,但凡出手,必见杀戮。

    “他的实力在变强,看来,世界意志的倾轧,确实是在不断的削弱。”江枫默默说道,一路跟随而来,脸色也是渐渐的变得凝重。

    “江兄,以你来看,那洞府最可能在什么地方?”孔云奇问道。

    江枫摇了摇头,对此并无头绪,不过,若是能够找到那一头老鳖的话,说不定,便是能够趁机,找到洞府。

    可惜老鳖神出鬼没,要想将之给找出,谈何容易。

    “不对!”

    忽然,一丝想法,自江枫心头掠过。

    固然要想找到老鳖,并不容易,但既然老鳖曾经现身过,那么则是表示,在那一方水域,留存有老鳖活动的痕迹。

    甚至极有可能,老鳖活动的地方,就是洞府所在之地。

    当然,这般推论的前提,就是老鳖的确与洞府有所关联。

    不过,就算推论不成立,至少也是比之在这里浪费时间,要强上不少,连日来,邪尊并未得到线索,许是不耐烦之故,杀心愈甚。

    此人变得越来越危险,江枫可也不想,成为其泄愤的对象,这时候有所联想,便也是毫不犹豫,带着孔云奇与邵天改变了前行的路线。

    因为曾经在那里与黑蛟有过一战之故,其坐标点并不难找,数天之后,三者就是出现在了那一方水域。

    “那是?”

    一截漂浮于水面之上的木头,吸引了三者的注意。

    木头不腐,释放莹莹白光,璀璨晶莹,给人一种不凡之感。

    “那好像是雷击木?”邵天低语,轻吸一口冷气,神色为之震动。

    他来自一个古老的修炼家族,传承万载,出身高贵,因此见识不凡,仔细打量之下,认出了木头的来历。

    那是雷击木,珍贵异常,放眼天元大陆,也不过只有寥寥数截,然而却是在水域之上有所发现。

    这一根雷击木无比完整,巴掌长短,手腕粗细,若是出现在天元大陆,必然引发疯狂,最强宗门都是要下场进行争夺。

    “邵兄,会不会看错了?”孔云奇问道,眼前为之一亮,他也听说过雷击木,知道此物的非凡来历。

    “不会有错,我家族典籍中有过记载,能够确认,那就是雷击木。”邵天缓缓说道,目中精光灼灼。

    不过有江枫在,他没有出手。

    “听闻,雷击木天生地养,至为神圣,能养道心,能塑道骨……”强行抑制住心头的那一份悸动,邵天轻声说道。

    江枫大手一招,将那雷击木取了过来,此物入手,轻如鸿毛,轻飘飘毫无重量。

    “这是神物……”邵天继续说道,他盯着江枫手中的雷击木,有所渴望,但不敢轻举妄动。

    孔云奇也是被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有所好奇,盯着看了又看,仔细打量,记在心上。

    因为,此物太过罕见,被掌控于最强宗门。寻常修士,终此一生,无缘得以一见。

    “雷击木?”江枫若有所思,心中也是微微火热,倒是没有料到,会有这样的收获。

    “神物?”江枫轻语。

    有关雷击木的一样传闻,江枫自然也是知道的,但神物这样的说法,倒是第一次听说。

    “我之前来到这一方水域,并未见到雷击木,此物的存在,也不可能逃过我的眼睛。”江枫沉吟道。

    如此说来,只能是这雷击木,是在近段时间才出现的,而老鳖,则是在这一带活动过。

    想到这里,江枫眼前一亮,情知却是来对了,不出意料的话,老鳖应该就在这一方水域。

    “神龟前辈,还请出来一见!”江枫当即,大声说道。

    声音远远传来,水波震荡,涟漪横生。

    等了片刻,却未见到别的动静,江枫微微一愣,正有所疑虑,却是见到,在那视线前方,水面破开,传来异动!

    Ps:居然又卡文了,大家洗洗睡吧!!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