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302章 死路一条
    狗对于阴邪之物的洞察力,远胜于人几百倍,当那些狗感受到葛羽身上的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之后,已经恐惧到了极点,活生生的全都被吓死了。

    下一刻,便是辰爷的那些手下也感觉到了葛羽身上的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他们不可能感觉不到,因为这股子气息太强烈了,就好像一座大山朝着自己砸了过来,就好像一把高高举起的大刀,马上就要落在自己脖子上的那种绝望的恐惧。

    辰爷的那些手下,一个个发出了惨烈的哀嚎,跟那些狗一般,全都吓的瘫坐在了地上,一股子尿骚味顿时充斥于空气之中。

    在不远处忙活着将葛羽聚灵塔中的鬼物全都抓住的侬蓝,很快也感受到了一股绝无仅有的恐怖,正是从着葛羽那边蔓延过来的。

    侬蓝的脸色一沉,眯起了眼睛朝着躺在地上的葛羽看去,但见葛羽的周身此刻已经弥漫起了一团浓郁的血气,整个人就是一团血一样的颜色。

    “这……这……”侬蓝已经吓的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了,他大张着嘴,傻愣愣的站在了那里,眼眸之中的恐惧不断将他的瞳孔放大。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这怎么可能啊?

    侬蓝的心中发出了绝望的呐喊。

    正在侬蓝目瞪口呆之时,但见葛羽突然猛的从地上坐了起来,身上环绕的那团血气微微一晃,而下一刻,葛羽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看上去身形比之以往高大威猛了很多很多。

    那一双血红的双眸,血气滔天,怨气滚滚,直视向了侬蓝。

    他突然迈开了脚步,朝着侬蓝的方向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

    侬蓝想要转身逃走,可是自己的腿这会儿竟然也不听使唤了,不停的打着摆子。

    “是你要杀我?”葛羽突然开口问道。

    这是一个陌生的声音,冰冷、深沉、浑厚、没有一丝人类的感情,就像是神灵在跟蝼蚁之间的对话。

    侬蓝张了张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心中除了恐惧,什么都没有剩下。

    “坏我鼎炉法身,你去死吧!”葛羽突然伸出了手,那手中有血气翻滚,朝着侬蓝的身上抓去。

    可能是求生的本能,激起了侬蓝最后一丝求生的意志,他突然转身,朝着远处跑了几步,紧接着催动了法决,自己的脑袋突然离开了脖子,带着一团内脏和肠子飞上了半空,先是那内脏挥洒出了一团血雾,朝着葛羽身上笼罩而去,紧接着那肠子挥舞了起来,发出了一声炸响,直接朝着葛羽身上抽打过去。

    飞头降上落下的红雾,落在了葛羽的身上,却如泥牛入海,没有翻腾起一丝波澜,而葛羽的脸上却现出了一丝狞笑。

    等那飞头降的肠子朝着他抽打而来的时候,葛羽突然一伸手,直接拽住了那一截肠子,猛的往下一拽。

    这场景看上去十分诡异,葛羽就像是在放风筝一般,只是那风筝却是一颗人头。

    那肠子被葛羽拉住之后,那飞头降的脸色憋的涨红,想要向像上次一样,将葛羽凌空带起,然而这一次却没有那般轻松,葛羽的身体突然变成了山峦一般的沉重,那飞头降扯了两下,葛羽纹丝未动。

    而下一刻,葛羽双手用力,分别抓住了那肠子,双手用力的挥舞起来,那颗脑袋不断的在半空之中旋转,不断撞击在树木和地面之上,发出咚咚的声响。

    最后,葛羽将那飞头降一下丢在了地上,抬起了大脚,猛的往下一踩,那飞头降的脑袋顿时被踩的稀碎,黄白之物流淌了出来。

    葛羽的喉咙之中发出“荷荷”的声响,抬起了脚不断用力的去踩,侬蓝的那颗脑袋已经被踩的稀巴烂,完全丧失了生机。

    再去看站在不远处的侬蓝的那具没有脑袋的身体,突然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身上冒起了一团白色浓雾,然后腐烂发臭,以极快的速度化作了一滩脓血。

    而四周那些辰爷的手下,一个个已经吓的屎尿气流,完全处于崩溃的边缘。

    将那侬蓝杀了之后,葛羽的身子微微转头,抬头看向了站在三楼看台的辰爷,当辰爷看到葛羽的那一双血眸的时候,一股恶寒瞬间传遍了全身。

    完了完了……侬蓝竟然被葛羽杀死了。

    而葛羽……现在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为什么自己看向他的时候,腿就不听使唤的发抖呢,为什么自己现在会这般恐惧?

    下一刻,葛羽身形一晃,便直奔向了那别墅之中,身形晃动之间,带着一身不断弥漫的血气,辰爷看到葛羽朝着他这边过来了,一咬牙,直接转身朝着四楼的方向奔去,仓皇如丧家之犬,楼梯上传来了葛羽沉重的脚步声,每一步都让辰爷的心脏猛烈的跳动,这是死亡的气息正在靠近自己。

    他不敢直面此时的葛羽,只能拼命的朝着别墅的上面爬去,由于太过恐惧,辰爷脚下绊了一个趔趄,从楼梯上滚落了下来,然后爬起来继续朝着上面爬。

    上面已经没有路了,辰爷径直爬上了楼顶。

    当辰爷刚刚爬上来没有多久,浑身散发着血气的葛羽已经追了上来,他还在一步一步的朝着辰爷靠近。

    此时的葛羽离着辰爷是如此之近,辰爷感受到了葛羽身上的大恐怖,跟他那些手下已经没有什么区别,同样是吓的屎尿齐流,哪里还有一丝一毫大佬的风范。

    看着葛羽不断朝着自己毕竟,辰爷退无可退,已经走到了楼顶的边缘,他突然跪在了地上,朝着葛羽不断的磕头求饶:“葛大师……饶命啊……是老夫有眼无珠,得罪了葛大师,求葛大师再给我一次活命的机会,我有钱……我有的是钱,只要你放了我,我把我所有的一切都给你……”

    “死!”葛羽的血眸之中闪过了一抹寒芒,伸出了一只手指向了辰爷,辰爷的身子一晃,顿时被一团血气包裹,身子直挺挺的朝着身后倒去,从五楼直接跌落了下去。

    下面是坚硬的石板路,辰爷的脑袋重重的砸落在了地上,爆开了一团血花……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