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1352章 隐藏的祸根
    眼看着那台灯就要落在葛羽头上的时候,突然间,聚灵塔之中有一道红芒闪烁,瞬间出现在了葛羽的身边,正是鬼魔凤姨,凤姨那满头的黑发飘舞,一下就缠住了陈家老二的手腕子和他手中的台灯,然后将陈家老二和台灯一起甩飞了出去,滚落在了地上。

    而陈家老二被甩飞了出去之后,很快又慢吞吞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捡起来了被摔烂的台灯,继续朝着葛羽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在凤姨的面前,陈家老二根本折腾不动,从凤姨头上飘飞的长发顿时席卷而去,将陈家老二的手脚全都控制住,那陈家老二虽然不断努力移动身形,可是无论如何都挣脱不掉凤姨的束缚。

    凤姨也知道,陈家老二是被什么东西给控制住了,严格意义上来说,此人还是自己的曾孙,凤姨自然也不会伤害他的性命。

    就是凤姨在一阻隔,打断了对方的计划。

    在葛羽和钟锦亮的联手之下,对方的力量快速的溃散了,根本无法与两人的手段抗衡。

    很快,葛羽和钟锦亮都睁开了眼睛,彼此对视了一眼,纷纷从对方的眼眸之中看出了一丝惊慌之色。

    当初他们看到的那个降头师波文应该没有这么强的实力,能够抗衡他们二人,也就是说,那波文极有可能是有帮手的。

    正在二人惊疑不定的时候,屋门突然被“砰砰”的敲响,外面传来了陈泽珊略带惊慌的声音:“羽哥,亮哥……你们还好吧,我怎么听到屋子里有打斗的声音?”

    葛羽已经收敛了气息,吐出了一口浊气,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看了一眼地面上已经变的有些焦黑的稻草人,然后才走到了门口,打开了房门,将陈泽珊给放了进来。

    “羽哥,发生了什么情况?”陈泽珊问道。

    “没什么,一点儿小事情,你二叔身上的脏东西并没有处理干净,我们再帮他检查。”葛羽敷衍道。

    此时,陈泽珊的目光再次落在了陈家老二的身上,她看不到凤姨,只看到陈家老二手里举着一个台灯,不管呆滞,保持着一个十分古怪的动作。

    葛羽不再多言,转身朝着陈家老二身上走去,心中不禁疑惑。

    附身在他身上的鬼物已经被凤姨给吞噬掉了,为什么他又突然从睡梦之中醒了过来,还要袭击自己呢?

    怀着满心的疑惑,葛羽开始在陈家老二身上搜寻,那陈家老二一副呆滞无比的表情,仔细去看他的眼睛的时候,发现他的眼睛里面有一道红色的竖线,竟然是中了降头的迹象。

    我去,刚才怎么没有发现呢,不过是睡了一觉,怎么就中了降头?

    难不成陈家老二身上一早就被人给种下了降头不成?

    紧接着,葛羽朝着陈家老二的后脑勺拍了一巴掌,将其打晕了过去,然后钟锦亮拿过来了一张凳子,让陈家老二坐了上去。

    “羽哥,刚才差点儿坏了大事儿,是我疏忽了,早知道将他带出去就好了。”钟锦亮有些后怕的说道。

    “这事儿不怪你,我也没有想到,现在他才是真正中了降头,我们要先想办法将他身上的降头解开才行。”

    葛羽说着,一拍聚灵塔,将凤姨重新放进了聚灵塔里面,它这么一个鬼魔在这里,感觉屋子里都冷飕飕的,实在是有些不习惯。

    沉吟了片刻,葛羽从身上拿出了一张辟邪符出来,然后吩咐陈泽珊去端一碗清水过来。

    “亮子,你通知老黑过来一趟,他懂得青元诀,能够解开他身上的降头术,我现在只是试试,万一不成功,就让老黑过来解。”

    说话声中,陈泽珊已经将水给端了过来,葛羽一把接过,手中的辟邪符轻轻一晃,顿时化作了一团火焰,燃烧成了灰烬,全都落入了那一碗清水之中。

    降头术是邪术,葛羽用的辟邪符,解开一般的降头术应该没啥问题。

    就怕对方下降头的手段太过高明,一般的辟邪符解不开。

    在葛羽掰开陈家老二的嘴,将那一碗符水灌入他的口中的时候,钟锦亮已经拨通了黑小色的电话。

    电话那边传来了黑小色不耐烦的声音,另外从电话里面隐约还传来了女人的声音。

    “亮子,这么晚了打电话干啥?你黑哥我刚回来打算开开荤,你就打扰我好事儿,真是太不地道了。”黑小色郁闷的说道。

    “黑哥,来陈家一趟,出了点事情,我和羽哥需要你支援。”钟锦亮急道。

    “我靠,刚回来怎么就又遇到麻烦了,有没有搞错?”黑小色非常郁闷,钟锦亮听到那边还传来了一个女人妩媚的声音,好像是在说:“黑哥……走不走嘛……”

    那声音听起来便让人有些麻酥酥的感觉。

    “别墨迹,都等着你呢,赶快来。”钟锦亮催促道。

    “好吧好吧……等一会儿,我很快就到。”

    说着,黑小色那边就挂掉了电话,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

    葛羽这边,已经将一碗符水全都灌进了陈家老二的口中,然后静静等待着。

    过了不到一分钟,陈家老二突然身子一颤,直挺挺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突然踮起了脚尖,脑袋朝上仰着,喉咙里发出了一阵儿奇怪的声响,那感觉就好像有人从上面用绳子勒住了他的脖子,不断往上提一样。

    只是看着陈家老二的模样,葛羽就觉得肯定很痛苦,而那陈家老二竟然踮着脚尖在屋子里走了几步,然后猛然间加速,朝着墙壁上面狠狠的撞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葛羽一闪身挡在了陈家老二的前面,将他拉住,然后一巴掌再次将他给打晕了过去。

    “不行,我的辟邪符解不开他身上的降头,还是等黑哥过来帮忙吧。”葛羽叹息了一声道。

    “刚才附在他身上的鬼不是都已经清理掉了吗,怎么我二叔还是这个样子,而且看上去更糟糕了?”陈泽珊疑惑道。

    “对方不光是在你二叔身上放了一块佛牌,貌似还给他吓了一个降头,刚才我们都没有发现。”钟锦亮解释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