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84章 跪在地上当狗
    寒云道长也是有些恼了,自己在这里跟葛羽盘道,这小子竟然满口胡言,还吹牛说自己是茅山‘龙’字辈分的人,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葛羽既然知道茅山的排资论辈,那肯定是道门中人,这肯定是错不了了,一般人是不懂得这些事情的。

    “你爱信不信,我的道号就是龙炎。”葛羽十分无奈。

    葛羽并没有说假话,只是对方不肯信罢了,辈分高又怪不得他,谁让那老头子辈分那么高呢。

    这下寒云道长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呵斥道:“黄口小儿,满口胡言,也罢!贫道也懒得问你是谁,谭爷是我寒云的朋友,你得罪了他,贫道今天就帮谭爷教训教训你这黄毛小儿!”

    说着,那寒云道长一抖手,变戏法似的从身上抽出了一根桃木剑出来。

    这桃木剑上通体乌黑,一拿出来,便有微微的电芒闪烁,葛羽眯着眼睛一瞧,还有些小小的吃惊。

    ‘吆喝,还是雷击桃木剑,至刚至阳之物,专门克制鬼物的法器,看来这老道来头也不小啊。’

    葛羽心中想着,不免高看了一眼这寒云道长。

    在看那寒云道长手中的桃木剑,在灵力灌注之下,竟然有九个白色的光点密布于桃木剑之上,闪烁不定。

    自然,这些白色的光点普通人是看不到的,葛羽却可以。

    也就是说,眼前这个寒云道长是九钱的法师,还达不到道长的级别。

    法师的法器曾现在法器上的光点是白色的,而像是葛羽这般修为,道长的级别,在法器上显现出来的光点则是金色的。

    对方是九钱法师,而葛羽是接近六钱的道长,谁高谁低,自然便可见分晓。

    看那寒云道长要动手,葛羽大手一挥,便道:“等等……”

    “怎么,你怕了?怕了就跪在地上当狗!”谭爷冷笑道。

    “我葛羽何惧?”葛羽微微一笑,扫了一眼身后的李华康和范贺等人,说道:“既然寒云道长也跟我过过招,也无不可,只是这些人就先让他们走吧,免得伤及无辜。”

    谭爷面色一沉,朝着李华康等人看去,心中稍稍有些犹豫,刚才自己那般做,也只是吓唬吓唬这些小孩,要让谭爷真的对这些人断手断脚,或者沾点儿那些女孩的便宜,谭爷也不敢那么做。

    这些学生不管怎么说,家里的条件都不错,再不济,家里也有个数百万的资产,有些甚至还达到了上亿的家产,得罪一个人倒也不怕,如果全都被谭爷给收拾了,这些孩子的家长非要跟自己来个鱼死网破,谭爷还不一定能够承受的住。

    况且,这里还有一个是范局长的儿子,教训一下也就得了。

    他的主要目标,还是让自己丢了面子的葛羽。

    “让这些人都走吧。”不等谭爷开口,一旁的寒云真人便道。

    既然寒云真人都发话了,谭爷也找到了台阶,便挥了挥手,道:“你们都走吧,记住别有下次,要不然你们知道后果的!”

    李华康等人听到谭爷放他们走了,一个个不禁都长出了一口气,在这里吓也吓死了,纷纷起身,转头逃也似的离开了这里。

    不过这些人走到门口的时候,还不忘了回头看了葛羽一眼。

    葛羽这也算是舍生取义了,牺牲自己,成全大家,他自己留下来承受谭爷的怒火,救了众人,隐隐的有些人心中还是对葛羽有些感激的。

    可是这会儿他们差点儿都自身不保,哪里还能顾得上葛羽。

    当众人纷纷离去的时候,有一个人却留了下来,快步走到了葛羽身边,双手抓住了葛羽的胳膊,带着哭腔道:“羽哥,我不走,我要跟你一起走。”

    这个人正是苏曼青,她哪里忍心看着葛羽一个人留在这里。

    当苏曼青走到葛羽身边的时候,一旁的谭爷不由得眼前一亮。

    刚才只顾得关注葛羽了,却没有来得及细瞧他身边的这个女孩子,这一细看,谭爷不由得吸了一口冷气,这女孩子未免长的也太漂亮了一些。

    清纯端庄,五官柔美,身材出众,前凸后翘,真是要啥有啥。

    这绝对是一个极品美女啊。

    葛羽回头看了一眼苏曼青,面带笑容的说道:“曼青,你不用管我,我不会有事的,你在这里,反而会让我分心,乖一点,赶紧回去,我很快就回家找你。”

    “羽哥……”苏曼青不舍的晃了晃葛羽的胳膊。

    “听话,我不会有事的。”葛羽收敛了笑容,从身上摸出了一张黄纸符,递到了苏曼青的手中,说道:“走到外面,你找个地方将这黄纸符给烧了,一定要记得。”

    “曼青……赶紧走吧……”站在门口的几个女生,也就是苏曼青的同学,有些不忍的看着她,她们觉得苏曼青留在这里也无济于事,催促她赶紧跟她们走。

    苏曼青无奈,只好咬了咬嘴唇,接过了葛羽手中的黄纸符,虽然他并不知道葛羽给她这张黄纸符是做什么用的。

    ……

    在门口几位女同学的两声催促下,苏曼青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这里,跟着众人走出了玉皇宫。

    几个学生走出了玉皇宫,真感觉像是从鬼门关闯了出来一样,此时他们才发现自己的衣服都被冷汗湿透了。

    只有苏曼青一个人心事重重,担心葛羽会出不来。

    在玉皇宫门口不远处,众人停了下来,各自长出了一口气。

    “李华康,你大爷的,都是你干的好事,我们差一点儿全都被你害死了!”范贺埋怨道。

    “我……我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谭爷的小舅子啊,要是早知道,打死我也不敢打他……”李华康理亏,哭丧着脸道。

    “这次多亏了曼青的男朋友葛羽,要不然我们都出不来了,也不知道他在里面会怎样……”王磐彤一脸担忧的说道。

    一说起葛羽,几个人的心思不免都沉重起来,纷纷回头看向了玉皇宫。

    “那个小保安就是个傻b,非要强出头怪不得别人,说不定会被谭爷沉到海里喂鱼吧,大家赶紧走吧,别在这里傻站着了。”吕玉龙揽住了身边的小太妹,颇为不屑的骂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