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61章 蹊跷缘由
    “怎么?这不是你的东西吗?”

    半脸长刘海的男人一脸无所谓说着,他手握那条翡翠手链更加用力起来,好似很容易拧碎掉它。

    这家伙分明就是在威胁伽里他们,他偷走林非同的手链,就是意图不轨。现在看来,这手链就是一个威胁把柄。

    如果他们不选择与半脸长刘海的男人比试,那手链他们一定拿不到且有可能被毁掉。“我们选择九号与十一号组队人。”伽里只能松口道。

    九号正是半脸长刘海男人的号数,而十一号正是他的组队同伴。

    那翡翠手链是林非同母亲留给他的遗物,也是他现在唯一留恋的物件。伽里怎么可能为了自己自私而刻意不选他们呢?

    “伽里?”林非同有些不知所措看向伽里,他能明白伽里是为了自己,可内心却有些叛逆与他自己。

    “哈哈...”

    “第一场合作赛组队完毕,各位请上台。”

    暴躁的圣域使者便开口起来,宣告着这场比试的人确立。而这时,场上却开始了唏嘘声,他们都张望着半脸长刘海的男人与同伴走向擂台上。

    有些人低头只言片语,从神情可以透露,半脸长刘海的男人他们实力也是很强的。“呼..”伽里看他们上台,深做了一个呼吸。

    他,当然了解这两个男人的实力。抽中九号人比试那场,半脸长刘海的男人,用你诡异的魂力三招打倒对手。至于他的同伴,也是仅仅几招式便轻易扳倒对手。

    “我,梁子辉。”半脸长刘海的男人道,他很自觉的向伽里与林非同说到自己姓名。之后,他便转头示意着身旁同伴说。

    他的同伴身着暗紫色的衣裳,与半脸刘海男人梁子辉比起,梁子辉是阴暗鬼心机的男人,那他便是一副刚正不阿的男人。“于非。”他便也回到。

    这时,全场的焦点便注意到了伽里与林非同那儿,他们便不得不回答到:“伽里、林非同。”

    “林非同...”

    梁子辉便有些鄂愣住,并把他视野都注视到林非同身上。这让林非同全身上下都很不舒服,可碍于被人当成焦点的情况,他不得不忍下来。

    “第一场,比试准备开始。”

    暴躁的圣域使者突然大喊道,下一刻,全场都开始沸腾起来。这场比试,完全没有任何拘束,可以自由发挥自己的力量。

    只要能抢到通行证,便是成功晋级十一人中的一员。

    这比试也是第一关的升级版,因为没有虚拟的比试保护,这伤害可算是真实伤害。伤及生命都是有可能的。

    “开始!”

    突然,梁子辉用他半场刘海遮住的嘴脸笑道:“我最喜欢这种游戏了。”他脚边很自然风起一阵力量的光圈。

    他的同伴却闭上了眼睛,双手交叉于胸。完全是没有把伽里与林非同放在心上。“小心点,他们不好对付。”伽里对着林非同小声道。

    “我可能不会喜欢这游戏。”

    伽里调侃回到梁子辉。他们上方就悬浮着两本被光球包裹的通行证,双方都静待对方谁先动手。

    抢不抢得到还是一回事,不打倒对面两人就别想着拿到两本通行证。这既考验了双方实际魂力与段位力量,也考验着双方合作配合度。

    “怎么?不敢动手了吗?”

    梁子辉轻笑着问道,他把伽里的谨慎看在眼里,便不由去挑衅起来。他继续说到:“竟然你们不要,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呢。”

    “噌”的一声弹跳动作,梁子辉便接近了上方漂浮的通行证处,他表情一副势在必得。“烫烫乐。”伽里慌忙一个烫球扔向梁子辉正要拿证的手。

    这“烫烫乐”的效果,果然很出奇。梁子辉也被烫到,并条件反射缩手。“嘁,怎么?你们也想得到是吗?”梁子辉狰狞道。

    他落空的手,只能跳回原地。

    “我以为你们只是为了这手链呢?”

    梁子辉不爽摸摸了烫伤处,便从手环中取出翡翠手链。他之所以拿着林非同的手链,甚至他还知道这东西对林非同到底有多重要。

    这全是托某个人,才有幸知道。他要的就是,让林非同身败名裂,林非同越想得到东西,他越想摧毁。

    “你...”

    “手链与通行证,我们都要拿到。”

    伽里可不理会这家伙的威胁,他怎么可能让梁子辉继续得意。“呵呵...那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都能得到了。”梁子辉张狂道。

    他一把手收回手上的手链,身旁的于非也睁开了眼睛。自从听到伽里说到“通行证”三个字,这涉及到自己是否晋级,他便提起了兴致。

    “那我要试试了。”

    于非也上前一步说道。这时,双方达到了气氛最高点。“这招我换你的。”突然,梁子辉一个与伽里“烫烫乐”有些相似的液体球朝他们扔去。

    “小心。”

    伽里看清它的轨迹后,便一手推开了身旁的林非同,他也侧身躲过这东西的打中。“呲...”这液体球落空与地面上,却发出呲呲声。

    咋看,竟带有腐蚀的效果。伽里一脸阴晴不定的表情,他完全没想到这家伙竟会与自己差不多属性的魂力。

    可仔细又想了想,水属性的英雄也就那么甄姬一个吧?何况这力量惊人相似,这不得不让伽里有些复杂起来。

    “怎么,好玩么?我会的也不多吧。”

    梁子辉玩味道,他摆弄了下半脸长刘海,却只是梳了梳。“嘁,伽里。我们...”这会,林非同有些焦虑起来,他有些冲动道。

    可看到伽里的沉默许久,也不见他反驳梁子辉,林非同便有些紧张。

    “非同,拿出我们的魂力,与他们一较高下吧。”

    这时,伽里目不转睛道。竟然他的魂力出自诡异,他不建议试试水,看谁才是真正这水系魂力的主人。

    这场比试,一定不会草率结束。这架一定是要打下去的。

    “呵呵...有趣。”

    梁子辉与于非的手上突然出现他们各自常用的武器,显然也不会给他们任何逃避的理由。他们脚下也显现出力量的光圈。

    “来吧,让你了解下什么是有趣。”

    (本章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