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六渡之逆斩苍穹》正文 第八十二章 证据
    紫琳仙子在见到杨宇之初便早就是按奈不住了心中的怒火。那毒手观音花婆子对外人虽然心狠手辣,但对她这个侄女却是关爱有加,呵护备至。

    故此,紫琳仙子与花婆子二人也是感情极深。不想泽荒洲一行,后者竟然殒命在丁大、丁二两兄弟之手,这怎能不令他心存怨恨。

    如今丁大、丁二已然不在人世,这紫琳仙子便是恨上了丁川。盛怒之下,也是顾不得太多,竟是当着在场众多的前辈的面拔剑便刺,欲要诛杀了杨宇为花婆子报仇。

    杨宇斜睨着那光华夺目的宝剑如一道闪电般直取自己咽喉要害,却是并未有任何的动作。只是冷冷的看着紫琳仙子,好像那剑刺向的不是他的喉咙一般。

    杨宇并非不怕死,而是他坚信自己死不了。原因无他,只因为这里是九离殿,紫阳宗的九离殿。并且是有紫阳宗宗主以及多位长老坐阵的九离殿!

    在这九离殿内,任何不经任流云任大宗主同意的行为都将被视为挑衅宗主的权威!

    更何况是在九离殿众目睽睽之下举剑击杀紫阳宗弟子了,这简直无异于当众抽任流云任大宗主以及紫阳宗的脸!

    事实也的确是未出杨宇所料,当紫琳仙子的剑尖几乎已经碰到了他肉皮的时候,却是再也难以前进分毫。无论紫琳仙子如何催动体内法力也都是无济于事。

    “放肆!”

    随着一声苍老且无比威严的呵斥之声,只见右手边紧临宗主任流云的第一把椅子之上,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只是袍袖轻扬,便是有着一股绝强的劲气凭空生出,扫向了紫琳仙子的方向。

    紫琳仙子正然催动法力欲杀杨宇,可突然之间却是觉得一股莫名的巨力瞬间临身,再想躲闪已然是来之不及。

    这突然的剧变,直惊的她花容失色,只是来得及发出一声娇弱的惊呼,便是连人带剑倒飞而出。

    与此同时,左手边第二把椅子之上,一名鹤发鸡皮的老妪也是轻哼一声,轻扬右手隔空一抓。

    顿时一股柔和的劲气喷吐而出,后发先至的将倒飞而出的紫琳仙子包裹在内的同时,亦是抵住了那股刚猛的劲力。而后轻轻的包裹着紫琳仙子降落在地面之上。

    “琳儿不得无礼。”

    老妪救下紫琳仙子后,继而转向对面的白发老者冷冷的道:“张道友,你身为紫阳宗大长老,对一个晚辈出手,似乎有损身份吧!”

    出手击飞紫琳仙子的老者不是别人,正是紫阳宗大长老张道全。

    他斜睨了对面的老妪一眼,冷声道:“孔道友言之差矣,此女竟敢在我九离殿内动手杀我紫阳宗弟子,实属胆大妄为!若非是看在你我两宗多年的交情之上,早就就地格杀了!哪里谈的上什么身份不身份。”

    孔姓老妪乃是落霞谷的二谷主孔孟姑,与紫琳的姑祖,落霞谷大谷主紫月心乃是一师之徒。修为已然臻至真火镜多年,功力深不可测。

    孔孟姑听张道全如此一说,嘿嘿冷笑一声,寒声道:“好,此事暂且不说。如今这丁姓小辈已然来了,那我落霞谷花婆子被杀一事也该有个说法了吧!”

    “哼!你口口声声说花婆子是被我宗弟子所杀,但不知你有何凭证啊?这事情的起因又是为何?来龙去脉又是怎样?这一切都还没有调查清楚,单凭你们一面之词,就要来处决我宗弟子,恐怕是强人所难吧!”大长老张道全重重的冷哼一声,高声道。

    “强人所难!张道友莫要大言欺人。”

    这时坐在孔孟姑上首,一直未曾出言的灰袍老者却是适时开口道:“我青云宗与落霞谷先是下书在前,此次又遣老朽与孔道友连袂而来,也算给足了你紫阳宗面子。所为的不过是‘公道’二字。又如何强你紫阳宗之难了?”

    “你!”大长老张道全性情火爆,闻言就欲动怒,却被宗主任流云微一摆手,止住了话头。怒气冲冲的坐回座位之上,不再言语。

    紫云宗宗主任流云止住了大长老张道全的话头,而后向着灰衣老者平静的开口道:“李老,我师兄为人性情直率,言语之间若有冒犯,还望见谅。”

    但话锋一转,又对青云、落霞众人道:“但张师兄之言也并非全无道理。事情的前因后果我等俱不知晓,倘若就如此草率的处理了此事,我虽为紫阳宗宗主,恐怕也是无法服众啊。”

    任流云不愧是紫阳宗宗主,城府深沉、老于事故,只几句话便将方才充满火药味的形势稳点下来。

    灰袍老者乃是青云宗的宿老之一,名叫李清风。此人身份极高,论起来青云宗宗主李通天也要叫他一声师叔。

    此番他带队到紫阳宗前来,也是受青云宗宗主李通天所托,来探探紫阳宗的口风。

    如今听任流云如此一说,也是微微点头,道:“好吧,既如此,便让李方给诸位讲一讲事情的经过。”

    而后回头向李方轻声道:“方儿,你就当众将事情的经过讲一讲。切记要实事求是,不可胡言乱语,歪曲事实!”

    “是,师祖。弟子定当如实述说,不敢欺瞒各位前辈!”李方应声站起,恭敬的应道。

    李方上前两步,清了清嗓音道:“要说此事,还要追溯到二十多天前。在下奉父命到泽荒洲历练,却是意外的得到了一宗大秘密,……”

    李方口若悬河,将当日在泽荒洲发生之事一一道出。但言语之间自然是巧妙的隐去了众人不愿前去,而是由段福以武力相逼,才得以成行的桥段。而是改说成是众人志同道合,情愿结伴寻宝。

    更是隐瞒了小木船及七彩魂莲的存在,只说丁大、丁二为了得到血蛟内丹不惜下毒毒害众人。更无耻的以此逼迫花婆子将紫琳仙子嫁与丁川。

    花婆子不允之下,丁氏兄弟竟然对其施以毒手,将之立毙于掌下。

    幸得自己老仆人段福拼着伤及本源的危险逼出了体内毒素,以真火境的修为震慑了丁氏兄弟,才得以保住众人性命。

    并言时至今日青云宗九长老赤火真人还因中毒过深,而功力无法复原。

    紫琳仙子虽然对此中一些细节心知肚明,但此时此地与青云宗站在了一条战线上,自是不便当众揭穿。只得任其信口开河,胡说一通。

    紫阳宗众人一语不发的听李方讲完了事情的经过,不禁面面相觑的对视一眼,并未言语。

    此时,李清风见众人都未言语,干咳一声,开口道:“事情的经过,已经都讲明白了。摆明了就是你宗的丁川主仆三人,觊觎我徒孙的法宝,垂涎紫琳小女娃儿的美色,不惜以下毒这等卑劣的手段,毒害他人。以达到他仿卑鄙无耻、不可告人的目的。现在你们还有什么话好说啊!”

    大长老张道全闻言,“啪”的一拍茶几,怒声道:“这些都是你们的一面之词,你们想怎样说,便怎样说,又有多少可信之言!”

    “一面之言,哈哈,真是笑话!”

    李清风见张道全如此一说,冷笑一声,道:“我青云宗与落霞谷也非无名小派,若无证据又岂会信口开河。”

    言间抬手一指李方等三人,继续道:“此三人俱是当事之人,事情的来龙去脉都是了然于胸。至于物证吗,你们上眼。”

    李清风说话间伸手在腕间一抹,顿时地面之上便是多出了一些破碎的衣物和一具冰冷的尸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