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百零六章 傲雪城
    魔修副将雷统领命去杀杨宇,在他以为,以自身固丹境初期巅峰的修为要杀杨宇并没有太大的难度。

    然而,当他一路大摇大摆的来到后者近前,打算一击解决掉对方之际,迎接他的却是后者的一记重拳!

    杨宇肉身无双,堪比真火境修士。如此全力爆发之下,又岂是雷副官这等货色可以承受的了的。

    因此在杨宇这一拳之下,雷副官整个人立刻如一颗人形炮弹般径直的再次飞回到了主将身前。

    不过好在这雷副官身体足够结实,这势大力猛的一拳并未真正要了他的性命,但也是令得他五内俱震,狂喷了数口鲜血!

    “雷统,叫你去杀人,你他妈怎么又回来了?莫不是想要抗命不成!”

    雷统本就看主将不顺眼,如今稀里糊涂的受了如此重创,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故此经主将如此一问,立刻环眼圆翻道:“老子他妈杀不了,要杀你自己去杀吧!”

    此处战圈的主将姓刘名义首,人送外号留一手。他能够凭借着不算太高的修为而占据主将一职,显然是个心思活络之人。

    如今结合雷统的话语与当下以情况,他自是自其中品出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味道。

    “真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

    刘义首也未与正在火头上的雷统过多纠结,只是轻蔑的低骂了一句,便是展开身形小心的向着杨宇的方向摸了过去。

    他实力比雷统强不太多,既然后者败的如此干脆,他过去自然也是难以讨到什么好处。因此,这刘义首眼珠一转便是打定了趁机偷袭的主义!

    俗话说的好: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在他想来既便是对手再强,在他有心算无心之下,也是难以讨到好处。

    杨宇的强势,不仅引起了刘、雷二人的注意,同样也是引起了其他一些魔修的注意。

    因此,他的周围聚集的魔修也是越来越多。并以他为中心形成了一个不算太大的战圈。

    由于聚集的魔修越来越多,杨宇所承受的压力也是越来越大。尽管他真实战力强悍,慢慢的也是不赴先前的轻松,而是显的有些捉襟见肘、手忙脚乱!

    刘义首留心杨宇多时,见此情景不由心中暗笑:“纵是你如何了得,今日怕是也只能遗憾收场了!”

    见机会成熟,这刘义首身形悄然隐没,再次出现之时已然来到了杨宇身后十丈开外,手中更是已然多了一柄冰寒森森的短剑。

    杨宇在众多魔修的环伺之下,早已有些手忙脚乱,丝毫没有发现身后悄然而至的刘义首。

    刘义首只势面现狰狞之色,身形一晃再次隐没而去,看那方向显然正是毫无防范的杨宇后背之处!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这刘义首这次消失之后却是再也没有出现。他预谋已久的一击必杀也没有能够真正实现。

    而与此同时,黄光陡然的一闪,玄灵竹伞却是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杨宇的身后!

    杨宇心念一动,回手收了玄灵竹伞,俊逸的面上不由露出一丝轻蔑的笑意。再次出手之时,先前的种种不堪亦是统统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狠厉与果断!

    驻守落日崖的魔修足有一千,人数上虽然不及联军,但在后者强势冲关的损失之下倒也是相差不大。因此,在魔修的全力反击之下,联军想要取胜也是绝非易事。

    不过,这一切都是在正常对战的情况之下。但任谁也不会想到,变故却是发生的如此的突然!

    “啊!”

    一名凝露境魔兵正在与一名联军修士斗的火热,谁知突然之间体内的法力却是阵急剧的翻涌,而后更是在体内四处乱窜,将自身的经脉冲击的支离破碎、一片狼藉!

    这名魔兵顿时骇然失色,可还未等他采取任何的补救措施,与他对战的联军修士却是抓住机会一剑斩下了他的人头!

    这名魔兵的遭遇可谓是相当的怪异,可这种怪异的现象却并非偶然,而是出现在了绝不多数魔修当中!

    只不过与前者有所区别的是,根据个人修为的不同,体内的反应也是不尽相同。

    基本上是修为越低反应也就越为强烈,以至于知微境以下的魔修基本上都是如那死去的魔兵一般无二!

    而身处知微与海纳两境的虽然能够勉强压制,但却也是痛苦难当、战力锐减。

    唯有踏入了固丹境及其以上境界的强者们方才只是略感不适,而没有太大的反应。

    “啊!”

    “啊——”

    惨叫声顿时在战场的各处响起,但凡没有达到知微境的魔修在变故发生的第一时间便是被联军精锐斩杀殆尽。

    至于知微、海纳境的魔卫与魔校也是损失惨重,剩余半数未死之人也是举步维艰,随时都有被斩杀的危险!

    “不好,中了敌人的奸计啦!”

    “是毒!有人放毒!赶快闭住气息!”

    “混蛋!枉尔等自诩正派修士,竟然使用下毒这种下三滥的手段,真是太他妈的不要脸啦!”

    ……

    一时间魔修大乱,各种叫骂声也是夹杂在一声声惨叫中传了出来。

    “哈哈哈……正邪不两立,对待尔等这些祸世的魔修还有什么信义可讲!”

    “兄弟说的不错!魔修为祸南炎,人人得而诛之。莫说是用毒,就算是更为恶毒的手段也都是正义的!”

    “多说无益!还是趁此良机多多斩杀几个魔崽子才是正道!”

    ……

    与魔修的愤怒与不甘相比,联军精锐则是热情高涨,纷纷加紧攻势打算趁此良机一举全歼对方!

    内有剧毒威胁,外有联军修士步步紧逼。如此一来,魔修一方的形势是直转急下,立刻便是被逼的落入了下风,且大有全军覆没于此的危险!

    “退,撤退!立刻撤离落日崖!”

    驻守落日崖的魔修首领见此情景不由暗叹大势已去,当下毫不犹豫的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然而,想走又是谈何容易?联军方面早已是杀红了眼,又岂能任由他们安然离去?

    因此,一场残酷的追杀就此上演!

    战斗从半夜开始,一刻不停的打到了清晨。战场更是由落日崖头一直延伸到了千里之外!

    此战魔军大败,千人的队伍损失过半,只余下不足三百狼狈的逃离了落日崖。

    联军方面此战虽然损失也是不小,但相比于取得了落日崖大捷,这点损失还是相当值得的!

    落日崖地理位置特殊,易守而难攻,是兵家必争之地。

    因此,这一战胜利的意义相当之大,无论是对于之后各路救援队伍的南进凌霜谷,还是将来阻击魔修撤退都是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

    战斗结束之后,经过仔细的盘查杨宇终是在成片的尸体中间找到了早已死去多时的张欢,和一直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张笑。

    张欢在联军攻关的紧要关头拼死开启了防御阵法,为联军夺取落日崖的胜利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为了表彰其这种大无畏的正义精神,经大家商议决定由凌霜谷宿老季衮破例收其妹张笑为入室弟子,重点培养。如此,也算对得起他兄长的大义之举了!

    安置好了张笑,杨宇也算了了一桩心事。他与这对兄妹本无牵扯,只因路见不平方才结下了一个善缘。

    不想,他这一时兴起撒下的种子,才只短短半年多便是结出了如此丰硕的果实,这不由不令人感叹事世的难料!

    在收复落日崖之后,通往凌霜谷的路上便只剩下了唯一的一处障碍,那便是距离此地四万里的傲雪城。

    傲雪城乃是凌霜谷的门户,素有欲入凌霜先临傲雪之语,由此可兄傲雪城对于凌霜谷的重要性。

    而这也恰恰从一个侧面反应出了魔修此次行动的力度之大。

    虽然事发突然,可如傲雪城这种至关重要的门户要地都是能不动声色的落入了魔人之手,可见其手段的不凡与诡异!

    傲雪城事关重大,驻扎的魔修数量更非是幻月守三城可比,据可靠情报反应说足足聚集着上万之众。

    杨宇所率只有千余人,虽然战力不凡,但想要以此直接进攻傲雪城却简直是异想天开。

    因此,无奈之下杨宇只得暂时停止了部队前进的步伐,一边固守落日崖等待援兵,一边派出探子密切注意傲雪城方面的消息。

    傲雪城东西长千里,南北约八百,占地极广。城中虽然聚集魔修过万,但对于这座庞大的城池而言却是并不显眼。

    修士守城,依靠的乃是自身远超凡人的强大能力。更为重要的则是城池本身足够强悍的防护阵法。

    不过,护城大阵虽强,但长期开启所耗费的人力与物力实在是太过的巨大。所以不到关键时期,大阵一般都是不会随意开启的。

    而这也正是魔修能够轻易取得凌霜谷多座城池的关键所在。因为他们是突然袭击,凌霜谷方面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防范。这才被前者趁虚而入,夺了先机,从而造成了如今这大兵压境的局面!

    不过,防御光阵虽强,但终归是笼罩范围太广。对于大批修士的进攻起到的作用的确巨大,可于一些细微之处则是无法做到太细,这也就是在有了防御阵法的同时还要配合人力防守的必要性了。

    傲雪城的防御阵法虽强,可同样无法完全避免这样的漏洞。而这也便给了一些有心之人留下了空子可钻。

    傲雪城一处较为偏僻之地,一队魔修兵士排着整齐的队伍警惕的巡视着四周,在见到没有异常之后才渐渐远去。

    在魔修离开不久之后,一直没有丝毫异相的防御光幕的却是突然的一颤,旋即一道仅可供一人穿过的裂缝便是如纸张般被人划开!

    与此同时,三道身影快如闪电般的自裂缝中一一穿过,只是眨眼之间便是消失不见。

    裂缝再次愈合,好似压根就没有被划开过一样。但饶是如此,依旧是无法逃过那些巡查魔修的感应。

    “谁?”

    “什么人?”

    两支巡查小队不先后的从两个方向同时赶到了事发地点。但令得他们疑惑不解的是,在现场他们并未发现任何的异常!

    “查!扩大搜索范围,就算是挖地三尺也要把入侵者给我揪出来!”

    为首的魔校面色阴寒,厉声下达了彻查的命令。但令得他们失望的是,他们劳师动众的搜索了大半日,却是连个鬼影子也没有找到!

    无可奈何之下,此事只能暂时搁置了下来,只待日后有了其他蛛丝马迹再行计较。

    距离此地六百里之外的一处密林之中,三道身影小心的自一株参天古木的树冠上飘落而下,却正是杨宇与玉氏姐妹。

    “我说小川子,没想到你对空间之道也有着不错的造诣,本小姐之前还真是有些小瞧你了!”玉灵儿随意的拍了拍杨宇的肩头,一幅老气横秋的道。

    “能让你玉小姐看得上眼的还真不多见哪!”杨宇对于自己这个刁钻到极至的小姨子那是又气又恨,可偏偏又是没有一点办法。因此,对于后者的“夸赞”,他也只能是摇头苦笑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