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九瞳至尊》正文 第十六章 比试
    三天的时间如指间沙子,悄然流逝。

    第四天一大早,城主府门前的广场上就黑压压地站满了看热闹的人,粗略估算,足有十万人,唯恐天下不乱的赌徒,挤挤叉叉,如沙丁鱼罐头一般,远远望去,除了人脑袋,还是人脑袋。与世俗中的春运现场有的一拼。

    城主大人雷震天也是爱子心切,有病乱投医,为方便给十三公子治病,特命大公子雷虎在城主府门前广场上搭了一座高台,长十丈,高三丈,十分的气派。

    毕竟十三公子虽然疯疯癫癫,但还远没到卧床的地步,所以雷震天也就破例同意配合这次荒唐的赌局。

    事实上,无论哪方胜出,都是十三公子受益,城主府也不损失什么。如果哪方都没治好,那城主府也可以借此事杀人立威,毕竟下等贵族也是贵族,其威严是五瞳以下平民所不容挑衅的。

    日上三竿,一队人向高台下走来。

    “是那个人族小子牟子枫。”

    “还真是他,他还真的敢来!”

    “没跑路,还真是有点种。”

    围观的众人纷纷开口,可语气中却隐隐带着一丝鄙夷。

    与两山四大派中的黐蠡派相比,牟子枫的名头实在是弱得不能再弱了。难怪没有人看好他。

    走在中间的是一脸平静的牟子枫,左手边是福威镖局总镖师紫天罡,紧跟紫天罡的是紧抿着小嘴的紫岚,右手边退后两步是高大的摩尔曼。后面是二十个镖师,都是当初曾被牟子枫从阴山双煞手里救下来的。

    人群自动让出了一条通道,牟子枫一行很快来到了高台下,他向高台上维持秩序的大公子雷虎抱拳施礼。

    雷虎憨憨一笑,冲他微微点了点头。

    又过去了足有半个时辰,樊峄城一行才姗姗而来。

    走在中间的是两个人,一个是穿着一身大氅的樊峄城,那大氅呈宝蓝色,立领,镶嵌着金边,胸前两排金色盘花纽扣,显得樊峄城整个人倒也富贵逼人。他边走边向人群不停地挥手,仿若一线明星一般,四色瞳孔更是散发出兴奋的光芒。

    今天,樊峄城手里还特意拿了一把纸扇,不时打开合上,合上又打开,偶尔还扇动几下,一副附庸风雅骚包的样子,倒也收获了不少少女的尖叫声。

    他的右手边,是一脸桀骜的黐蠡派长老宇文檗,后面是十二个地煞门的强者,个个横着膀子,一副天下唯我独尊的样子,人数虽比牟子枫一方少了几个,可气势,隐隐有盖过一头的趋势。

    牟子枫的目光盯在宇文檗身上,后者也心有灵犀一样,冷哼一声,用眼睛的余光扫了牟子枫一眼,四色瞳孔中写满了轻蔑。

    “人族小子,敢招惹本少爷,一会就让你好看!”樊峄城撇着嘴对牟子枫戏谑地开口。

    牟子枫耸了耸肩,没做声。对樊峄城这种小孩子把戏,他不屑一顾。

    随着两方人马到位,雷虎也是把十三公子雷豹请到了台上。

    “我要探险,有古墓!别拦我,我要探险,有古墓,好多好多的宝贝。”雷豹当着所有人的面手舞足蹈,嘴里不停地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

    牟子枫皱起了眉头,右手在袖子里暗暗捏起了手印。

    “人族小子,是你先来还是宇文长老先来?”樊峄城歪头对牟子枫挑衅道。

    “还是让宇文长老先来吧。”牟子枫微微一笑,波澜不惊地开口。

    “不知死活的东西,老夫先来你就彻底没机会了,呵呵。”宇文檗阴笑一声,也不客气,垫步飞身,轻飘飘地落到了三丈高的高台上。

    “好!”不知是谁,带头叫了声好,台下顿时叫好声不断,一时间,整个广场就像沸油锅倒进了一瓢冷水,滋滋啦啦,一下子都沸腾了起来。

    宇文檗仅一个出场式,就掀起了一场风暴,赢得了满堂喝彩。

    紫岚咬紧下嘴唇,紧张地瞧着牟子枫,牟子枫却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脸上古井无波。

    宇文檗围着雷豹转了三圈,对雷虎抱拳说:“大公子,能不能派人把十三公子控制住?”

    雷虎点头应允。旋即上来两个城主府亲兵,架住了雷豹的胳膊,把他固定在了一张宽大的红木椅子上。

    宇文檗上前几步,翻了翻雷豹的眼皮,随手掏出一粒金黄色的药丸说:“大公子,请给十三公子服下去,保证药到病除。”

    雷虎一挥手,早有一个亲兵端来一碗温水,另拿来了一个长方形的盒子,盒子打开,是一个圆形的玉碟,约莫巴掌大小。

    “中品魔宝?”有眼尖的人一眼就看出亲兵手里拿着的正是中品魔宝。

    魔界的魔宝分下中上三品,高级魔宝、顶级魔宝五种。三重禁制以下的叫下品魔宝;三到六重禁制的叫中品魔宝;六到九重禁制的叫上品魔宝,九到十二重禁制的叫高级魔宝;十二重禁止以上的就是顶级魔宝了。

    城主府随随便便就拿出一个六重禁制的中品魔宝,难怪让人看了眼热,贵族就是贵族,他们的世界哪能是普通平民可以理解的呢。

    亲兵将宇文檗的药丸放进玉碟里,催动魔力,玉碟发出一道淡蓝色的光芒,约莫十秒钟后,那光芒才一点一点地平息下去。

    亲兵向雷虎抱拳并点了点头,大公子才亲自把药丸喂到雷豹嘴里。

    “看来那玉碟是检验有没有毒用的,”牟子枫暗忖道,大公子看起来粗枝大叶,可办起事情来,滴水不漏呀。

    药丸下肚,不一会儿,雷豹的脸猛地涨红了,额头有汗珠滴落下来,随着汗水越流越多,头顶一股黑气缓缓升腾起来,旋即雷豹的六色魔瞳倏地睁大,精光四射。

    “十三公子好了!”

    “那药丸真的有效!”

    “黐蠡派的长老真有两下子!”

    “宇文长老高明!”

    “这下那人族的小子完了!”……

    人们都被宇文檗的高明手段折服了,赞美声不绝于耳,同时,那声音里,还有着对牟子枫的嘲讽。

    紫岚双拳紧握,娇嫩的手心里溢满了汗水。紫天罡的眉头也紧紧地皱了起来。

    一直在旁边的大公子雷虎握着雷豹的手,激动地说:“老十三,豹弟,太好了,你终于好了!”

    没有人发现,站在台上的宇文檗暗暗与樊峄城对了一下眼光,微微点了点头。

    “人族的小子,认赌服输,自裁谢罪吧!”樊峄城揶揄地看着牟子枫,大声说道。

    “自裁!自裁!谢罪!谢罪!”人群高呼着,向牟子枫方向涌来。

    紫天罡铁青着脸,用自己高大的身体阻挡着人群,摩尔曼也扎撒开双手,和二十个镖师一道,围成了一个圆圈,将牟子枫护在了其中。可他们这些人的力量实在是太小了,很快就淹没在了滚滚人流里。

    “大公子,宇文长老真的把十三公子治好了吗?”一道平静的声音在喧嚣的人声中响起,虽然不大,但不啻一声惊雷,把鼎沸的声音一下子压了下去。

    “人族的小子,有大公子作证,你还想耍赖不成?”樊峄城气急败坏地对牟子枫嘶吼道。他一使眼色,身后几个地煞门的强者抽出钢刀把牟子枫等人团团围了起来。

    “呵呵,敢质疑老夫,给我杀了。”宇文檗狞笑着下达了命令。

    “质疑你?我看你是心中没数吧!”牟子枫看都没看围困他的强者一眼,缓步走到台下。地煞门的强者亦步亦趋地退后,但包围圈一直都在。鉴于城主府卫士虎视眈眈的威势,他们没选择第一时间动手。

    “十三弟,老十三,你倒是给哥说句话呀?”台上,雷虎没有理会台下发生的状况,拽着雷豹的衣服不停地摇晃着。

    “我要探险,有古墓!别拦我,我要探险,有古墓,好多好多的宝贝。”雷豹喃喃自语的声音虽然不大,可听在樊峄城和所有人耳朵里,却振聋发聩,一时间人们都愣住了。

    “咋,闹了半天没治好呀?!”从惊奇中回过神的人们看向宇文檗,眼中不再是狂热和尊敬了,甚至还有一丝鄙夷。

    宇文檗阴沉着脸几步来到雷豹身前,说:“十三公子,你别吓唬老夫,如果您好了,还请您言语一声。”

    “不要拦我,我要探险,有古墓!别拦我,我要探险,有古墓,好多好多的宝贝……”雷豹依旧疯疯癫癫。

    宇文长老檗劈手抓过雷豹的手腕,精神力随即探入他的体内,好一会儿,才摇了摇头,一副不解的样子。

    “是不是该轮到我了?”

    牟子枫沿着台阶慢慢爬上了高台。人们的视线一下子集中到了那个身材削瘦、腰杆挺直的人族青年的身上。

    当然,对牟子枫这样毫无含金量地上台,地煞门的强者,还有部分看热闹的人,也是“嘘”声一片。

    牟子枫向雷虎拱了拱手,然后平静地走到雷豹近前,将右手放在了他的头顶,旋即闭上了双眼。

    广场上鸦雀无声。

    没人看见,一条胖胖的虫子从雷豹头顶爬出来,旋即没入了牟子枫的身体里。

    没错,牟子枫看到雷豹的第一眼,就发现了异样,雷豹中了一种精神毒药,通俗点说,就是精神被人用毒药控制了,看到雷豹如此样子,他第一时间就放出了妖螟虫。

    对于善于控制精神的妖螟虫这种上古奇虫来说,解除精神类控制药物太小菜一碟了,同时,那些药物更是妖螟虫的大补之物,所以,牟子枫放进雷豹脑子里的那条妖螟虫不但解除了他的药物控制,而且本身长粗了足足一圈,真是一举两得。

    而妖螟虫在吸收了那精神毒药之后,又顺势控制了雷豹,也就是说,妖螟虫没有从身体里出来之前,牟子枫让他往东,他绝对不会往西,牟子枫让他继续疯癫,他一定会继续疯癫。

    所以他才敢理直气壮地让宇文檗先给雷豹治病。

    随着牟子枫右手的拿开,雷豹微闭的双眼陡地睁开,他漠然看了一眼牟子枫,缓缓地转过头,就看见了一脸焦急的雷虎,“大哥,我这是在哪?”

    “老十三,我的好兄弟,你真的好了?”雷虎颤抖的声音穿过广场砸在每个人心头。

    “怎么,我病了吗?”雷豹环顾四周,六色魔瞳中,六种颜色的光倏地变长,冷厉地扫视了全场一眼。

    哪还有疯疯癫癫的样子!

    “十三公子好了?十三公子真的被那个人族的小子治好了!”

    “那个人族小子真有两下子!”

    “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看那宇文檗的牛气样,还不是银枪镴枪头!”

    “哎呦,我去,黐蠡派什么鬼!”

    “还有那个什么地煞门的少门主,一看就不是好人!”

    沉默了大约三分钟,广场上陡地又沸腾了起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