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九瞳至尊》正文 第一百一十三章 针锋相对
    “少废话,别人我管不着,可我们魔撒城城主府绝不重新抽签!”大长老唰地释放出了自己的威压。

    麒天扬就是一凛。

    “您……您已经是一阶魔王后期了?”麒天扬惊呆了。

    别看是两个小境界,虽然不能造成碾压态势,可三百回合内,他必输无疑。

    “怎么?你还有意见吗?”大长老扬了扬眉毛。

    “没……没有,一切都听您的!”麒天扬摆了摆手,早有护卫拿来了一个新的签筒和竹签。

    麒天扬把牟子枫五人抽过的竹签号码从签筒里剔除,这才让魔林城城主府队伍中的那四个眼高于顶的家伙重新抽签。

    “第一个号码——二十二号!”报号的护卫扬着手中的竹签高声叫道。

    “怎么又是二十二号,还真是邪门!”

    “是啊,下一个不会还是三十八号吧?”

    “没准,瞅着吧。”

    围观之人又开始窃窃私语,脸上无不露出疑惑的表情。

    “第二个号码,四十六号!”

    听到报号的护卫没有报出三十八号,麒天扬长出了一口气,心中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下了。

    “第三个号码,十四号!”

    “什么?”麒天扬刚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怎么又是该死的十四号!这岂不是说第二个抽签的和第三个又碰到了一起么!

    但愿这就是偶然。

    他拍了拍胸脯,让自己的震惊稍微平息一点。

    “第四个号码是……”重新选择的报号护卫的双腿也开始打摽了。

    “是什么,你拿来吧!”魔撒城城主府的大长老并没有下到台下,他伸手把那个号码拿在手里,不禁“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第四个号码,三十八号!”他朗声开口,声震全场!

    “什么?又是三十八号?!”麒天扬整个人都不好了,脑子成了一团浆糊,“这特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木已成舟,谁也改变不了。

    “肯定是面前这个老东西搞的鬼!”麒天扬气得咬牙切齿,可又无可奈何,打又打不过,比地位也比不过,他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咽,是王八钻灶坑——憋气又窝火。

    牟子枫的嘴角微微上翘,熟悉他的人一定知道,这是他在阴人或准备阴人的节奏啊。

    事实上,这一切都是他干的。

    在两个魔王的眼皮子底下捣鬼,不得不说,他的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他一脸平静地瞅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精神力已然牢牢锁定那个签筒,因为,第三个出场抽签的,是黐蠡派。

    “想玩么?小爷奉陪到底!”

    长话短说,黐蠡派昨天被牟子枫杀了一个选手楚天兴,他们晋级复赛的也是四人,毫无疑问,这四人也是抽成了两对儿,黐蠡梵酷气得直骂娘,可也没办法,谁让魔林城城主府打样了呢,他只能忍气吞声。

    上午的比试波澜不惊,魔林城城主府四人抽在了一起,两人直接弃权,黐蠡派同样如此,这就少了四场比赛,节省了很多时间。

    而这次,九天魔女睿思思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她的对手是魔兽宗的弟子,那人长得十分瘦小,可手中掌握的魔兽却十分高大,那是一头魔狮,五阶大魔师初期的实力,睿思思苦战了三百个回合,最后祭出了万鬼弑神盘,这才勉强获胜。

    虽然万鬼弑神盘中三十头恶鬼只被她释放出了一头,可那也不是区区五阶大魔师可以抵抗得了的,毕竟,每头恶鬼都相当于八阶大魔师的实力啊。所以,那修士一见不好,主动认输,这也让睿思思看出了万鬼弑神盘的强大,拿在手里,一时间爱不释手。

    多面娇娃岑琴这场比赛最有喜感。她的对手是青龙山的外援,全部实力释放后是五阶大魔师中期强者,以掌力浑厚见长。

    只见那人左一掌,右一掌,上一掌,下一掌,掌掌不离岑琴的要害。而岑琴不时祭出防御利器——御之盾,时而三面防守,时而两面,时而四面……不一而足,看得众人眼花缭乱。

    而那人掌力打在御之盾上,被原封弹了回去,再反作用在那人身上,于是,场上出现了诡异的一幕,那人仿佛就是一个人,自己和自己战斗似的,“噗——乓!”“乓——噗!”自己的掌力不停打在自己身上,一会的功夫,就嘴角流血,伤势严重,失去了战斗力。

    自始至终,岑琴一招没出。

    看得围观众人不停咋舌。

    霹雳狂豹雷豹和儒雅狂龙岑龙二人都是轻松战胜了对手。

    经过半上午的比试,前三十名选手悉数选出,毫无例外地,牟子枫五人都进了前三十。

    而梦逸飞霜也毫无悬念地进入了前三十名以里,冰山样冰冷的眸子在看向牟子枫的一刹那,仿若一下子有水滴溢出。

    牟子枫冲她笑笑,伸出了大指。

    “下面,单循环比试开始!”麒天扬发布了命令。

    按照规则,前三十名里,每个修士都要见面,不过允许弃权,也就是说,在一天半的时间里,每个人都得打二十九场。

    雷豹和岑龙、岑琴、睿思思四人商量好了,遇到牟子枫一律弃权,毕竟输一场比试对总分没什么影响。

    牟子枫听了,微微一笑,也没有阻止。

    因为场次较多,所以单循环比赛设了三十个场地,当然,自愿上生死擂台的除外。

    牟子枫一路过关斩将,对手或是弃权,像火魔宗弟子、飞凤派弟子、自己的四名队友,都选择了弃权。而不弃权的,他则毫不拖泥带水,一律三招两式解决战斗。很快就赢了二十场。时间也到了下午。

    直到黐蠡梵酷的出现。

    太阳高悬,热浪滚滚。

    炙热的空气也是点燃了所有人的热情,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牟子枫和黐蠡梵酷的身上。

    “牟子枫,怎么样,有没有狗胆和本少宗主上生死擂台一战?”黐蠡梵酷戏谑地开口。

    他以为宗门强者一定是有什么事耽搁了,不然肯定会在昨晚把这小子咔嚓了。而今天,就让自己替他们完成这个心愿吧,他对自己的风雷钟充满了自信,风雷钟一出,这小子还有命么!

    “如你所愿!”牟子枫缓步走到了一个生死擂台之上,黐蠡梵酷紧随其后。

    “什么,黐蠡派的少宗主要和人族修士牟子枫上生死擂台?”

    “是啊,这下可有热闹看了!”

    “别忘了,黐蠡梵酷可是有魔宝风雷钟啊,这下子那个人族小子完了!”

    “谁说不是呢,别看那小子赢了二十场,狂得不得了,可碰上了黐蠡少宗主,一样瘪茄子!”

    围观之人议论纷纷,可无疑都不看好牟子枫。

    “姓牟的,敢和我们黐蠡派作对,你就要有被我们黐蠡派消灭的准备!”黐蠡梵酷也是心狠手辣之辈,一点也不墨迹,唰地祭出了高级魔宝风雷钟。那钟迎风暴涨,很快又涨到了世俗中的头号水缸大小,拳头粗的闪电在钟里噼噼啪啪响动,声势骇人!

    “小爷特么忍你很久了!”牟子枫也是来了火气,一个跳梁小丑般的存在,竟敢三番两次找自己的麻烦,真是士可忍孰不可忍!

    他之所以先前对楚天兴隐忍,为的就是不打草惊蛇,如今正主已经出现,他再没有其他的顾虑了。

    这一招欲擒故纵、示敌以弱,也是被他玩得炉火纯青。

    一根筋的黐蠡梵酷果然上当。

    “今天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风雷钟!”说着,他也祭出了风雷钟!

    “什么,牟子枫那个也是风雷钟?”

    “不对,牟子枫那个怎么比黐蠡梵酷的大那么多啊!”

    牟子枫的风雷钟一出,陡然涨大到世俗中四十吨的油罐大小,体积是那黐蠡梵酷风雷钟的十倍还多。那里面的雷电比水桶都粗。

    黐蠡梵酷的风雷钟和牟子枫的相比,连孙子辈都不如。

    “你……你把雷叔怎么样了?”黐蠡梵酷战战兢兢地开口,实在是这一切有点出乎他意料之外,因为,他知道,风雷钟共有两只,一雌一雄,是黐蠡派长老雷雄的魔宝,是他早年在雷海无意中所得,一直像宝贝一样保存着。

    而黐蠡梵酷一看这魔宝威力巨大,死磨硬泡,又动用了他父亲黐蠡永酷的力量,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这才从雷雄手里把那只雌钟弄到手。

    可如今,那雄钟怎么就跑到牟子枫的手里了呢,而且还变得这么厉害!

    “到了那边,你亲口问他吧!”牟子枫说着,精神力一动,半空中的风雷钟对着黐蠡梵酷发出了闪电和雷鸣。

    “给我破!”黐蠡梵酷仓促间命那雌钟迎战,可那雌钟任他喊破了大天,就悬在半空,瑟瑟发抖,一动不动。

    说时迟,那时快,水桶粗的一道闪电对着黐蠡梵酷劈了过去。

    “啊——”黐蠡梵酷怪叫一声,调头就跑。

    “跑得了么!”牟子枫嘴角微微上翘,开始了阴人的节奏。“过来吧!”只见那雌钟突然降落,自动飞到了他的手上。他精神力一动,就抹除了那上面粗陋的精神烙印,再一动,他自己的精神烙印就烙在了那雌钟之上。

    牟子枫掐了个印诀,一粗一细两道闪电对着黐蠡梵酷劈去。

    “轰——噗!”黐蠡梵酷被那闪电和滚雷劈了个正着,倒在地上,浑身抽搐,这还是牟子枫手下留情的结果,要不然,就凭他四阶魔师巅峰的修为,恐怕直接就会灰飞烟灭。

    “起来,你个孬种,真给黐蠡派丢脸!”牟子枫吼了一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