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九瞳至尊》正文 第二百六十六章 黑暗到来
    在那片沼泽的中央,牟子枫看见了一道投影,确切的说是一束光,那束光仿若从天边照了过来,又仿若是从沼泽底下发出来的一样,在那束光里,仿若在上演着一个个传奇的故事。

    而沼泽巨大的水面,就像是世俗中露天电影的银幕一样,每一个人物,每一架战车都栩栩如生。

    而这银幕上上映的每一个故事,也都活灵活现,仿若就发生在昨天一般,车声、马声、嘶喊声,声声入耳;刀光、剑光、兵器光,光光胆寒!

    到处更是充斥着阴谋诡计,明明已经赢了,可稍有不慎,就会满盘皆输。

    这些血淋淋的事实都摆在那里,牟子枫只看了一小会儿,就寒毛倒竖,心惊胆战。

    可作为一个男人,一个随时准备着与主上这个组织进行交战的战士,牟子枫强迫自己静下心来,默默的把那排兵布阵的方法,把那阴谋诡计的运用,悉数学了一遍。

    本来人族修士就擅长计谋,经过这五个时辰的系统学习,牟子枫感觉自己的计谋知识更上层楼,运用起来更加的得心应手。

    经过了考核之塔的考核,他的格局本来就已经很大了,而在个神秘的试炼之地,他感觉到自己已经站在了世界的巅峰,任何的阴谋诡计到他这里虽说不能一眼识破,可也不离十。

    这可是比获取什么武技功法以及魔宝要好得多的锻炼机会呀,牟子枫又怎么能轻易放弃呢?!

    他“嗖”地一声,钻进了那光幕里,身上一紧,已经穿上了一件千户铠甲。

    就这样,他从千户干起,到万户、将军、乃至元帅、侯爷、一国之君,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载的岁月,在他的面前更是尸横遍野,暗无天日。而他的战斗力也是绿火纯情,战斗经验更加丰富。谋略的运用如臂指使。直到牟子枫站到了所有人的头顶,一统了天下。

    这才听到了那个包含沧桑的声音,“小家伙儿,你很不错,你是想留在这里享受荣华富贵呢,还是想回到世俗中继续奋斗?”

    “当然是回到世俗中了。”牟子枫淡淡开口,如果这时候雷豹等人在他身边就会惊异地发现,此刻的牟子枫,眸子更加的深邃,隐隐能看出一股沧桑的味道,仿若看破了红尘、几世轮回的老怪物一般。

    而他的脊背挺得更加的笔直,仿似就没有什么风雨可以摧毁他的意志,而他的身布满了金色光芒,就像一尊神祗,凛然不可侵犯。而他的身上也弥漫着一种血腥之气和杀伐果断的勇敢。

    这还是那个从莽川大陆走来的年轻人么?

    “好,有志气!”

    那道苍老的声音更加的和蔼,仿若邻家的老翁一般,“不过,这片空间发生了罹难,已经有主上组织的爪牙——魔殿的人渗透进来了,而你的那些小伙伴们怕是已经顶不住了!”

    “黑暗已经来临,天下恐怕就要打乱了!”

    “什么?黑暗已经来临了么?”

    牟子枫闻听此言,就是一愣。

    没有到玄魔大陆,他就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少年,一门心思采集草药,唯一的希望就是治好自己父亲的病,一家子和和美美地度过余生。

    可自从到了玄魔大陆,接触了形形的修士,而他自己也机缘巧合成为了一个修行者,这才知道世事的艰难。

    而他唯一的想法就是回到莽川大陆,回到亲人身边去,根本就不管什么黑暗将至,可如今,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看来他得从长计议了。毕竟,玄魔大陆和莽川大陆之间的通道还在那里,若是一个不小心,战火很可能烧到自己的亲人身边。

    既然让他赶上了,说什么也要管一管。

    “我的那些伙伴们现在哪里?”……

    残阳如血,血雾如织。

    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气味,还有一种腐尸的味道,臭烘烘的,令人闻之作呕。

    在这片空间中央的一个类似于祭坛的百米高的石台子前,正在进行着一场惨烈的战斗。

    魔宝纷飞、光芒闪烁、地上的深坑随处可见,修士的惨叫声不绝于耳,仿若人间地狱一般。

    战斗的双方人数差不多,而修为也差不多少。粗略估算,那可是六百个魔王,造成的破坏力着实不小。

    这场战斗已经进行了六个时辰,双方各有伤亡,而损失最大的还是三大超然宗门一方,差不多得有一百个魔王阶别的弟子陨落,还有六十几个身负重伤,失去了战斗能力。

    反观穿黑色劲装的另一方,虽然损失了差不多五十几个人员,可战斗力仍然存在,特别是站在中间的一个光头青年,倒背着双手,一副睥睨天下的意思,从修为上来看,已经达到了一阶魔尊中期的水平,在所有人里是最高的。

    “什么狗屁三大超然宗门,我以为有多厉害呢,没想到就是一群软绵绵的肥羊啊!”

    那人向前高高扬起下巴,黑黄红蓝青绿紫七色魔瞳里散发出藐视的光芒,“给你们一条出路,投降我们魔殿,饶尔等不死!”

    “呸!魔殿算什么狗东西,也配让我们侍奉,做你的春秋白日梦去吧!”

    芸萌抹了一把嘴角流出的鲜血,又理了理散乱的淡栗色长发,眼中都要喷出火来。

    不知道什么缘故,她突然想起了那个嚣张的人族青年,若是那小子在这里,是不是可以对付眼前这个混蛋呢?

    可她很快摇了摇脑袋,抛弃掉不切实际的想法,那小子就是再有能耐,还能对付得了眼前这个魔尊阶别的家伙?!

    “臭/婊/子,死到临头了你还嘴硬,弟兄们,记住喽,把这个小娘们打昏了,别杀死,留着晚上好好享用一下,大家轮流上!”

    “哄!”

    黑衣人中爆发出一阵哄笑声!

    “你特么找死!”芸萌的小脸铁青,“老娘今天就是喝出去身死道消,也要拉你这个垫背的!”

    “哟哟哟,啧啧啧,好像你把自己太高看了吧,拉本少当垫背的,凭你这点道行好真不够!”他慢慢把脸转了过去,连看都不稀的看芸萌一眼,仿若她压根就不存在一样,这是裸的打脸。

    “你们都特么给小爷听好了,降,或者死!”

    战斗的双方出现了短暂的停歇,三圣宗的弟子面面相觑,力量的对比实在太过于悬殊了,对方基本上个顶个的修为都是九阶大魔王巅峰,而且身上还带有各种品级的魔宝,真不知道这支队伍是从哪里钻出来的。

    好好的试炼,哪成想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看着对方的架势,是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呀!

    作为三宗的天之骄子,他们很多人都属于温室的花朵,空有一身修为,可实战能力方面和眼前这些魔鬼一样的家伙是没法比的,从气势上就输了一筹,战斗力更是发挥出百分之七十就不错了,难怪会出现大批量的死亡之事。

    “我们宁可战死,绝不苟且投降!”芸萌咬紧了下嘴唇,从牙缝里蹦出了一句话。

    被人轻视的滋味真不好受,何况还是这个无比丑陋的家伙,那一刻,芸萌的心里闪过一个玉石俱焚的想法,大不了自爆也绝不受辱!

    “有特么是你这个臭/婊/子!想死是吧,小爷成你!”说着,那个光头对着芸萌轻飘飘拍出了一掌!

    一股独属于魔尊阶别强者的威严对着芸萌压了过来。

    “阵起!”

    芸萌娇喝一声,“姑奶奶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浓烟翻滚,四处蓦地一暗,一座七杀大阵也是被她瞬间布置完成,阵阵令人心悸的力量从那阵法当中辐射出来,把那个光头死死地包裹在了其中。

    芸萌更是咬破舌尖,“噗”地一声,喷出了一口本命精血,那大阵立马就被一片红色血雾笼罩,仿若修罗场一般。

    “好!”圣宗的弟子纷纷叫起好来。

    “区区雕虫小技而已!”那个光头伸手从储物袋里掏出一个阵盘,外加八面阵旗,“跟你爷爷学一下,什么叫阵法修为!”他还不忘抬头瞅了芸萌一眼,戏谑地开口。

    “给我破!”

    八面阵旗倏然飞起,阵盘转动,那阵旗纵横交错,迅速在排列组合,还没待芸萌变换阵行展开攻杀,那阵旗竟然形成了一条通道,而那个光头从那通道里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

    “咝!”

    围观的三宗弟子无不倒抽了一口冷气,皇宗和乾坤宗的弟子虽然不知道芸萌的阵法修为,可几次交流,他们都知道在圣宗有一个阵法修为很高的弟子存在,哪成想这么不堪一击!

    圣宗弟子的震惊程度更是无与伦比,“这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芸师姐么?她在圣宗是多么的牛逼呀,可在这里怎么好像是纸糊的一样?!”

    芸萌更是傻了一样站在原地,“就是那个人族小子也没有眼前这个人这么厉害呀,这人难道真的逆天了?!”

    “该小爷了!”

    光头掌影不停,好像从来就没有停止似的,对着芸萌印了过来。

    “给我破!”

    芸萌把自己的防御力调整到最大,可那光头的手掌穿透防御,狠狠地印在了她的身上。

    血光飞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