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机灵萌宝:给爹地征个婚全部章节 第797章你不想跟公主争丈夫
    第797章你不想跟公主争丈夫

    在这个拉瓦泰,她所说的话,虽然不是大汗的圣旨,那也如同圣旨一般威严。

    桑敏回到王府,对自己的父王萨尔多,提起了遇到封霆御一事。并且,还说出了自己对于他的爱慕之情。

    “胡闹,一面之缘,你就说喜欢上了对方。这叫什么事啊我萨尔多的宝贝女儿,如此高贵,怎么能够嫁给一个,什么都不是的男人呢”萨尔多听了桑敏的话,愤怒的呵斥着她。

    他对桑敏捧在手心里,视若珍宝。从小到大都如同公主一样抚养,从来就没有让她吃过亏。更是大话,都不忍心对她说一句。

    可这会儿因为她突然,对他所说的话,却惹得他冲着她大吼起来。

    “父王,我是真的喜欢他,我不管那么多,你一定要想办法,让我与他成亲。”桑敏攥着萨尔多的手臂,撒娇起来。

    “对方是什么人家里有什么人是否娶妻生子,具体是哪国人,会不会是我们拉瓦泰的奸细,这些你都知道吗

    如此盲目的想跟他在一起,若是他故意亲近你,带着目的性的呢。他若伤害你,那要怎么办啊”萨尔多一味的说教着她。

    “他不是拉瓦泰的人,他应该结婚了,有一个儿子,但我想他绝对跟自己的妻子不合,所以独自一个人,带着儿子来到我们拉瓦泰旅行。

    是我先去招惹他的,不是他自己主动来亲近我的。我可以保证,他绝对不是奸细。”

    桑敏这些话,更是让萨尔多震怒。硬是将她挽着他手臂的手拿开。

    “我萨尔多的掌上明珠,岂能嫁给一个,结婚生子的男人你也太作贱自己了。你可是拉瓦泰最高贵的郡主,从小到大我对于你的抚养,可全部都是按照,拉瓦泰公主的待遇。

    父王自问一下都对不起你的娘亲,所以尽量弥补在你的身上。

    如今你却告诉我,你想嫁的人,是那样的男人,父王能同意你吗”

    “是,从小到大,父王从来都没的拒绝过我任何事。全部都是因为对娘亲的亏欠。

    那么如今,我就最后求父王一次,请父王让我嫁给他。成全我们。以后我再也不会求父王了。”桑敏铁了心的,想要跟封霆御在一起。

    然而,她这么一意孤行,却完全没有询问一下封霆御的意思,那个男人甚至都不知道,这位郡主只因一面之缘,便对他爱慕得无可救药了。

    真是印证了封雨豪那句,日后她会卑躬屈膝的求着,他的爹地爱上她。

    两天,还不到四十八小时,这小女人就跟魔咒了一般,头脑发热,只想跟那个男人在一起。

    反正,只要看着封霆御,和他呆在同一个空间里,她的心里就会很舒服。那种少女的心跳加速,面红耳赤,全部都表露无疑。

    “我萨尔多的宝贝女儿,那是要嫁给整个拉瓦泰,最英勇的大将军,是拉瓦泰拥有至高无上权力的人。

    你的目光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短浅的。一个成了亲,生了孩子的男人,你居然都能够看得上”

    萨尔多痛心疾首,被这个女儿气得差点吐血。

    “父王是指努哈泰将军吗现在整个皇宫的人,都在传言。大汗准备让努哈泰将军迎娶,那位新找回来的公主。

    我只是一个郡主,哪能跟公主相比啊。

    拉瓦泰最英勇的大将军,高有权力的人,也只有努哈泰将军了。

    难不成父王是想要女儿做小吗”

    桑敏明白自己父王的意思,不过她见过几面努哈泰,对于那个男人,一点都不来电。即便他的权力再高,她也不稀罕啊。

    反正,自己的父王,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王爷。以后她还是可以那么的任性啊。

    “怎么可能我萨尔多的女儿,绝对不可能做小。

    只要努哈泰一天没有迎娶那个女人,你都还有机会,不是吗”萨尔多冷漠的说道。

    “那就是要让我与那个女人争丈夫了何必呢,我又不喜欢努哈泰。”

    “你不喜欢努哈泰,你不想跟公主争丈夫,那你是想跟那个,生过一个孩子的女人争丈夫了”他瞪着她呵斥着。

    桑敏活了二十年,今日好像是父王,呵斥她最多的一次。平日里他连一句重话,都不会对她说的。

    “父王要不要见他一面说不定父王见到他真人之后,就不会像现在这么抗拒了呢”

    对于桑敏来说,封霆御那个男人,是具有魔力的。即便是一面之缘,那也会让人深深的记住。

    “父王现在没空,去管你那些小孩子过家家的事。现在有很多正事需要处理。你就不要烦忧父王了。”萨尔多叹了一口气。“你若真的烦了,就让侍卫们陪你出宫玩玩吧。”

    萨尔多有意驱赶桑敏,不要一直呆在他的书房里,说完之后,拿起手中的文件处理起来。

    桑敏盯着萨尔多,腰间挂着的腰牌,想着要如何,才能够把腰牌拿到手。

    封霆御想进皇宫,没有大汗的手令,带一个陌生人进宫,是肯定不行的。

    若有了她父王的腰牌,那就容易多了。

    “父王。”桑敏绕过书桌,突然像个小孩儿似的粘着他,双手搂着他的脖子撒娇。

    “听父王的话,出去自己玩。”萨尔多也不在呵斥她,宠溺的说道。

    “晚上我想吃鱼肉丸子,我让厨房给父王准备东坡肉好不好最近父王一直都那么忙,好久都没有陪桑敏吃饭了。”桑敏一边说,左手一边沿着萨尔多的后背,转移到他的腰间,趁着他不注意,将腰牌给偷了过来。

    “好,你去吩咐一声厨房里的人吧。”

    “那我走了,父王你慢慢忙。”桑敏成功得手,也不在书房里继续周旋,立刻松开那对他撒娇的手,往书房门外跑去。

    桑敏在皇宫门外,接着封霆御和封雨豪,利用马车送他们进入皇宫。

    正所谓女子为情所困,事事之受制于人。桑敏也不管封霆御,到底是不是拉瓦泰的奸细。养尊处优的生活,让她做事完全不需要顾及后果。

    反正,曾经她犯的错,都有自己的父王顶着。如今对于她来说,也是如此。

    桑敏给封霆御父子二人,拿了一身拉瓦泰皇宫中,普通的侍卫服装。

    马车摇摇晃晃的行驶,外面有众多侍卫随行。这个马车看管皇宫大门的侍卫,自然认识是桑敏郡主的。

    豪华的马车中,桑敏坐在封霆御父子对面,那双乌黑的眸子,一直定定的看着封霆御,嘴唇边泛着一抹,呆呆的笑意。

    这男人不管穿什么衣服都好看,标准的衣架子。剑眉鹰眸,五官轮廓绝美到了极点。令身为女子的她,都忍不住羡慕,他那一身好皮囊。

    桑敏年仅二十,长相甜美,只是脾气太差。可能跟小从被萨尔多溺爱有关。

    一身水红色郡主服饰,坐在那里不说话,其实还是非常惊艳的。

    突然,马车顿时停下来,车中不稳,硬是让坐在对面的桑敏,整个人都扑向对面的封霆御身上。

    “啊”

    封霆御被动的扶了桑敏一把,桑敏本来是想怒骂,外面驾马车的人,可鼻翼中传来,跟前男人身上那股清冽之气,口中那种暴怒的言辞,顿时卡在了喉咙中。

    “郡主没事吧”封霆御将桑敏扶坐在,自己旁边的位置上。然后松开她的手臂,硬是将宝贝儿子抱过来,坐在他们俩之间。

    “谢谢。”郡主满脸羞涩,长长的睫毛,微微扑闪,连同说话的声音,都自然的显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