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甜妻辣爱全部章节 第三百二十二章 亲子鉴定
    “我已经尽我所能的想要和你们好好相处,心平气和的说几句话,为什么你们要句句带刺,伤害我真的能让你们那么开心么?”

    陆季雲不说话,他本来就十分的疲惫,这会儿又被这些毫无营养的问话包围着,早就十分的烦躁了。要不是因为他还念有最后一丝温情,早就甩袖离开,而不是坐在这里听她说些无关痛痒的陈年旧事。

    时间很宝贵,流逝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而且有些伤害已经造成了,本来伤口都已经愈合了,现在找出来,让它重亲暴晒在阳光之下,再生生的撕开它,无疑是在伤口上撒盐,疼痛的感觉更比当年。

    “不要给我带无情的帽子,季霖铃,我们走到了现在的地步,你有没有好好的想一想,这到底是因为什么。”陆先生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或者你已经想过了,只是你肯定认为,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我们,和你没有一丁点的关系。”

    季霖铃的脸色有点难看,因为她确实就是这么想的。

    “你们一个二个都指责我,可是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家。”

    “那是你的自以为,季霖铃,你有没有问过,你做的那一切是不是我们需要的?不要打着爱我们的名义,来掩盖你所做的丑事。要不是因为你的一己私欲,我们会闹到现在这个地步,是你疯了还是我傻了?”

    季霖铃不想搭理他,他现在已经不是过去那个爱她的男人了,他的人他的心已经被那个狐狸给迷住了,眼里心里都是那个女人,已经没有她的容身之地了。

    他现在之所以坐在这里趾高气扬的指责她,不过是因为她的出现让那个女人不开心了。

    季霖铃冷哼一声,看着陆先生的眼神带着深深的懊悔和不甘。

    这曾经是她的男人,她曾经是他的天,只是现在,他移情别恋了,他不再爱她了,对她的态度跟以前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男人变心不过如此。

    “我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生气。你不就是不想让我惹那个女人不开心么?我告诉你,这辈子我们注定是纠缠不休的,我就算是死,也要拉着你和我一起。结婚的时候,你说的那些誓言,就算你忘了,我可没忘。”

    陆先生满是讽刺的笑了,“我还真看不出来,你对我还有这么厚重的占有.欲啊,那既然是这个样子,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恩恩爱爱你侬我侬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你还有一个先生。”

    季霖铃毫不示弱的回道,“你还好意思说,这一切都是你的错,谁让你对我那么冷漠。我忙了一天,累的半死,回到家之后,你们一个给我摆个冰山脸,一个视我如空气,你觉得我的心情会好受么?”

    陆先生面无表情的说,“没有哪个男人会对给自己带了绿帽子的老婆笑脸相迎,我没有和你大吵大闹已经是给了你面子了。季霖铃,你不要以为我久没有去公司,就不清楚你做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他顿了一下,一字一顿的说,“季霖铃,我是嫌你脏!”

    季霖铃的脸彻底的黑了,就好像是锅底一样,黑不见底!

    “你说什么?”

    陆先生今天算是彻底的破罐子破摔了,他现在已经看清楚了一个事实,他和季霖铃这辈子都不可能和平共处了,他们两个人早已经变成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敌人了。

    既然是敌人,那么正面迎战的时候,就没必要在扭扭捏捏了,直接下杀手,才能一劳永逸。

    “我并不是一个迂腐的人,婚前你是什么样的人,有过怎么样的经历,那我不管。毕竟那是你的过去,我没有参与过,也无权插手。但是婚后,你是我的女人,那么你就必须要遵守三从四德,从一而终。可是你呢?”

    季霖铃拼死挣扎道,“我怎么了?”

    陆先生没有搭理她,而是转过头,略有些抱歉的对陆季雲说,“季雲,有件事情我需要对你坦白从宽,这件事情已经放在我心底二十多年了。”

    “什么事情?”

    “我曾经瞒着你,去做了一个亲子鉴定。”

    陆季雲愣了愣,然后大方的摆摆手,“我知道了,什么结果?”

    “白纸黑字,你是我的儿子!”

    陆季雲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他对这个并不在乎,扪心自问,若是他的话,一定也会这样做的。毕竟有一个不安分的老婆在,他就算拼命的给自己做心理暗示,也抵不过那一颗怀疑的种子。

    怀疑的种子是这天底下最黑暗的种子,只要它一扎根在心里面,就会有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破土而出,顷刻间长成参天大树。

    谁都不愿意在猜忌之间做冤大头替别人养孩子,所以他很能理解自己老爸当时的选择。

    陆季雲表示理解,但是季霖铃却觉得怒从胆边生,她怒不可遏的尖叫道:“你凭什么去做亲子鉴定!”这对他来说,绝对是深深的侮辱!

    “我为什么要去做?”陆先生嗤笑,“你心里难道没点数么?”

    季霖铃气的浑身直抖,她颤着声音说,“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了,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不把话说清楚了,我饶不了你。”

    “说清楚就说清楚,你以为我怕你不成么?”陆先生受了二十多年的窝囊气,此时此刻算是彻底的爆发了,他气冲冲的说,“你和那姓吴的,姓李的,姓郭的还有那个姓蔡的是怎么回事,我亲眼看到你们去酒店了。”

    陆先生每提到一个姓,季霖铃的脸色就白一分,她忍不住脱口而出,“你是怎么知道的?”说完之后,她就捂住了嘴,这才发现她刚才嘴巴怎么一秃噜,不打自招了。

    “呵,”陆先生冷笑,“你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季霖铃,你真当我是一个傻子么?”

    他的头上都已经变成草原了,他要是还没有一丁点的察觉,那只能怪他愚不可及。但是他不是傻子,所以他痛苦过,挣扎过,满腔的爱意也在这不甘的委屈中彻底的扭曲。

    爱一个人很容易,恨一个人更容易,若不是为了陆季雲,他绝不会忍受那么长的时间。

    “季霖铃,别再说你是为了公司,为了我们,你所做的一切足够说明了你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从前我不说不闻不问,不是因为我蠢,我怕你,我只是不想让咱们一家三口全部沦为笑柄。”

    但是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季霖铃的那点破事在他们的圈子里面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陆先生口气十分恶劣的说,“你以为这世界上只有女人是长舌妇么,喜欢大嘴巴的男人多的是,尤其是那些好面子喜欢吹牛的男人,他们早已经把你的风流韵事当成他们吹嘘的资本了,只有你自己不知道,还一直在那里洋洋得意!”

    季霖铃的脸色比纸都白,像个死人一样。

    “你,所以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呢?”真相往往伤人,在这场战争里面,没有赢家,他们都被伤的体无完肤。

    “我没有告诉过你么?那个时候的你是多么的高傲啊,动不动就和我争吵,还时不时的拿离婚威胁我。季霖铃,你以为不一直咬着不离婚是因为我爱你么?不,绝对不是那个样子。”

    其实季霖铃已经猜到了,可是她不想承认,还想着自欺欺人一把。可是陆先生已经打定了主意,不愿意再罩着这层面纱。

    “如果不是念着季雲,我早就离开了。季雲是我的孩子,我是绝对不允许你把他带到其他男人那里的。所以,当季雲说让我们离婚的时候,你知道我是多么的开心么,我高兴,我终于可以摆脱你了。”

    摆脱你带给我的屈辱,也摆脱我不幸的那么多年。

    季霖铃不说话了,她的心海已然掀起了惊涛骇浪,那些她自以为隐瞒的很好的事情,没想到早已经被察觉,而她却一直都被蒙在鼓里。

    她本是最快乐的小公主,为什么现在变成最凄惨的老妇人了。

    “过去是我不对,但是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你不能因为这一件事情,就彻底的对我宣判了死刑。”

    “你以为只有这一件事情么?我的父亲是怎么死的。”

    季霖铃的心霎时间悬了起来,她白着脸说,“他是出了意外死的。”

    “表面上是这样,可是真相真的是这样么?季霖铃,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有没有一点点的愧疚?”

    “跟我没有关系,我为什么要愧疚!”

    陆先生见她到现在还不肯承认,只觉得哀莫大于心死,有些人这辈子都不知道对不起三个字是什么意思。

    “如果不是你推了他一把,他怎么会从楼梯上摔了下来,他又怎么会死!”

    季霖铃激动的说,“无凭无据的事情,你不能血口喷人!”

    “我血口喷人?”陆先生苦笑,“季霖铃,你真是一个没有良心的人,我父母对你那么好,把你当亲生闺女一样看待,结果你是怎么对他们的。”

    季霖铃红着眼,白着脸,就是不说话。

    “你整日和我母亲争吵,从不让着她,无理也要犟三分,害的她每日都郁郁寡欢的,就算她搬离了陆宅,你也不放过她,季霖铃,你的良心难道被狗吃了么?要不是你,我母亲也不会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都是你害死她的。”

    季霖铃的嘴巴紧抿着,看着陆先生的目光充满了愤怒。

    “她是自杀的,又不是我逼的,这你不能怪在我头上!”

    陆先生越说越愤怒,他恨恨的说,“我父亲是被你推下楼梯的,你把案发现场的保姆辞退了,并把她藏了起来,你还准备杀了她灭口,要不是我心有怀疑,一直在找她,说不定还真的就让你给得逞了。

    季霖铃,你从来都是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只恨我当时眼瞎,没有看出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