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独占娇妻:闪婚老公太霸道全部章节 第77章 077,冲动是魔鬼
    她越想越纠结,越想越好奇,整张脸都拧成一团了,自己在脑海里脑补了一出豪门大戏,最终被霍景席一指弹灭,“你到底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好痛!”南南捂住额头,屁股一轻,被男人打横抱起。

    走进卧室,那人将她放在床上,抵着床头将她团团包围。

    南南连连后退,“你要做什么!冷静首长!你现在不能太冲动,冲动是魔鬼啊,冷静!”

    男人眉毛微挑,有些哭笑不得,张婶到底和她说了什么?

    他失笑,抬指轻敲了下她的头,“呆子!”

    南南不服气,“你才呆子!”

    明明就是为他好,竟还不领情!

    见他走进浴室,她瘫在床上,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个问题一直苦恼着她,连带着第二天去见奶奶的精神都不太好。

    “你这是怎么了?愁眉苦脸的!”奶奶抓着她的手让她在自己身边坐下。

    南南一转头就看见不远处正和南远交谈的霍景席。

    脸色又是一愁。

    奶奶被逗笑,“小两口吵架了?”

    南南瞪大眼睛,“才不是呢!”

    奶奶笑得温和,叠住她的手,语重心长道,“奶奶回去后,你可要乖乖听景席的话,不能太作,知道吗?”

    闻言,南南不由满头黑线。

    亲奶奶啊。

    但听见奶奶要回去了,南南小脸一皱,“奶奶要走了吗?”

    “我本来就没什么大事,是你爸小题大做非要把我接过来,不过知道你过得好,奶奶也就放心了,是时候该回去了!”

    “你在这才待了多久啊就要回去了,我还没和奶奶待够!”她抱着奶奶的手撒娇。

    奶奶弹了下她的头,“你不用上班的啊?工作还要不要了!”

    她险些脱口而出霍景席的名字,转念一想又不对,公司是乔许洲的又不是他的,她这么多天不去,确实有些说不过去啊……

    可她舍不得奶奶。

    她枕在奶奶腿上,不由有些伤感,一颗心揪成一团。

    奶奶摸着她的头道,“傻丫头,要是想奶奶了就来见奶奶,奶奶随时欢迎你!”

    南玥和陆延亮手牵着手走过来,得知奶奶要回去了,南玥神情也有些伤感。

    奶奶不管是对南南还是对南玥,都非常好,她从来没有因为柳英而迁怒南玥,只不过的确因为柳英的缘故,她对南南要更上心些。

    南南执意留奶奶最后一晚,但奶奶非要今天走,吃过午饭后便上了车。

    霍景席派林放送奶奶回去,奶奶本不想这么麻烦他,可要不是因为奶奶不许,南南都想亲自送她回去。

    不仅如此,霍景席还请了个阿姨和奶奶一起回去,以后,就由阿姨照顾奶奶的生活起居。

    得知这个消息,奶奶吓得不轻,“我不用人照顾,不用这么麻烦,这么多年我不也这么过来了?”

    南南没料到霍景席会这么做,心里暖得一塌糊涂,她轻轻抱住奶奶,“奶奶,别再让我担心了好不好?”

    不得已,奶奶才接受霍景席的决定。

    临离开际,南南抓着奶奶的手,眼圈泛红,“到了一定要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也一定要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我!”

    “好,景席,丫头就交给你了。”

    霍景席拥住南南,“奶奶放心!”

    南玥凑上前,哭得很是夸张,要不是陆延亮扶着,下一秒都要哭晕过去似的,“奶奶,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奶奶不住点头,“你们都要照顾好自己,不用担心我,我很好!”

    霍景席看了林放一眼,林放颔首,轻轻驱动车子。

    车子越来越远直到消失不见,南南仍有些未晃过神来,心里头空落落的难受。

    男人搂住她的腰,将她揉进怀里,“我们每个月去看奶奶一次?”

    她霎时抬起头,两眼发光看着他,“真的吗?”

    “嗯,真的。”

    南远走到霍景席跟前,笑着提议道,“既然延亮也在,首长,我们三人要不一起去打盘高尔夫球?”

    霍景席含笑拒绝,“不了,我和南南还有事,先走了,你们玩的开心。”

    陈叔在一旁等候多时,替南南打开车门,礼貌冲南家四口微微鞠了个躬便驱车离开。

    南南好奇看着霍景席,“有事吗?我们这是要去哪?”

    男人摸着她的头道,“去卿芸榭,许洲开了个局。”

    “今天不是要上班吗?他又旷工?”

    “他就不是个正儿八经的老总。”

    他话刚说完,南南的手机就嗡嗡震起来,见是顾妮的来电,她连忙朝霍景席比了个‘嘘’的手势,然后才接起电话,“妮妮啊!”

    “你怎么了?怎么这么多天没来上班?发生什么事了吗?”

    南南如实道,“我奶奶生病了。”

    顾妮一惊,“老人家没事吧?”

    “没事,就是旧疾,老毛病了,今天已经稳定下来了,我明天就回去上班,你不用担心。”

    “那就好,要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直接给我打电话!”

    “好!”

    挂了电话,南南心头一暖,想起霍景席为照顾奶奶请的阿姨,她猛然坐直身体,弯腰准备冲他鞠躬。

    见状男人猛然勾住她的腰将她扯到怀里来,不让她鞠成,黑眸闪烁着迷人的光,“这是要跟我夫妻对拜么?”

    这么正儿八经的时刻到他嘴里咋就全变了味了?

    霍景席手机嗡嗡震动,乔许洲的来电,他滑动接听键,点开免提。

    “霍霍,到了没啊?就差你们小夫妻了!”

    听到‘小夫妻、小两口’这样的字眼,南南还是控制不住红了脸,连忙推开他想起身。

    车子却在此时猛然刹了个车,导致刚准备起来的她笔直撞进他怀里,撞得她脑壳疼。

    陈叔急道,“抱歉少爷少夫人,有人闯红灯!”

    “有伤着人吗?”

    “没有,闯红灯的人已经跑了。”言罢陈叔继续驱车离开。

    霍景席掐着南南的下巴抬起她的脸,“没伤着吧?”

    南南揉着脑门目露哀怨,“你怎么跟块铁似的?”

    男人含笑,“我看看。”

    南南道,“幸亏我脑壳子够硬,咋撞都没事!”她的额头微微泛红,其他倒没什么,而且这红迹很快也会消下去,然而电话那头听见她这话的乔许洲传来大笑,“南南,你这不是脑壳子硬,你这是练过铁头功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