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独占娇妻:闪婚老公太霸道全部章节 第203章 203,南南,你不许学他
    林放摇头,“人在首长那,首长现在不在医院。”

    王玫激吼,“他在哪!”听了来龙去脉理清了一切思绪的南南心下说不出是什么感受,难怪她醒来的时候是在军区院,果然如她之前大胆猜测的那般,这一切真的不是巧合,就是王玫弄出来的。

    而霍景席一直就知道她的意图,只是为了配合她且为了不让王玫起疑才让她过来照顾她,实际实行的却是‘监视’的举动。

    虽他将她蒙在鼓里,但她并不怪他,他这么做,全都是为了保护她而已。

    南南看向窗外,凉声接过王玫的话,“他去见赵坤了。”

    “你说什么?”王玫十分震惊。

    “赵坤抓走了姚依雪和封尽。”一个是能从死神手里将人命抢回来的军医生,一个是他手下的兵,他怎么可能不去救。

    王玫脸色微微有些白,病房里瞬间就安静了下来,三人都不再说话。

    南南将王玫摁回床上让她躺好,“等霍霍回来,你和周默会见上面的。”

    见南南脸上难掩的悲呛,王玫突然就说不出话来了。

    赵坤究竟有多狡猾,没人比她更清楚。

    她凝起眉,心情有些沉痛,霍景席如今是唯一能制衡赵坤的人,他绝对不能有事。

    可三个在医院的人,连霍景席和赵坤在哪里见面都不知道,又怎么帮得上忙?

    他们只有等,只能祈祷,霍景席平安归来。

    南南一直从下午等到晚上一点,林放劝她回军区院休息,她充耳不闻,只是重复,“他不回来,我不回去。”

    林放没法,病房里非常安静。

    时间慢慢流逝,慢到南南觉得自己像灵魂被凌迟,太痛苦了。

    她浑身发僵,根本不敢去想霍景席现在怎么样的消息,她口中时不时就会喃出一句‘他会没事的’。

    直到凌晨四点。

    一辆车子‘刷’的在医院门口停下。

    南南从窗户看见,头也不回飞奔下楼,几个值夜班的医生也全都飞奔出医院。

    远远的,南南看见脸上一片血迹的霍景席将封尽抱下车,他和封尽身上全都是血,将封尽安在担架上,霍景席揪着医生的领子失声大吼,“他不能死!你们必须救活他!”

    医生匆忙将封尽抬进医院,霍景席折身又将姚依雪抱下车,姚依雪目光紧闭,同样也被安置在担架上。

    霍景席没多管姚依雪,大步冲向满脸苍白的封尽,跟着医生一进医院,就看见站在大堂的南南。

    南南浑身发抖,想迈出步伐身子却似有千般重,她看着他满头的血迹,忽地掉头就跑。

    见状,霍景席箭步追上前,搂住她的腰一把将她扣进怀里,顺势推开一旁的房门,见里头没人,将南南压进去,‘轰’的关上门后整个头猛地压在她肩头。

    南南大惊,想说话,才发现嗓子疼得厉害,“霍…霍……”

    男人用力捏着她的腰肢,用力得似要将她揉进身体里,“南南,我抱一会……”

    南南摸到他衣服一片潮湿,顿时就六神无主了,“霍霍,我们先去找医生,你身上的血……”

    “这些血不是我的,”霍景席声音闷闷的,情绪有些压抑,“是封尽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搂着南南的手更用力了,南南感觉自己的腰似要被折断,却被霍景席的话震得霎时哑口无言。

    她摸着他身上血的手还在颤抖,那么多的血,竟然,全是封尽的?

    “他……”

    南南的话刚出口,霍景席便道,“他为我挡了一枪。”

    他话一落,南南抓在他衣服上的手倏然收紧。

    他就那样压着她,俩人均没再出声,可南南能感受到霍景席内心的痛苦。

    许久,霍景席松开她,牵着她的手冲向手术室,灯亮着,门关着。

    南南伸手环住霍景席的腰,整个人贴进他怀里,“他会没事的,霍霍,他会没事的。”

    她说这话的时候声音也是颤抖的。

    男人埋首在她颈窝,嗅到她身上的香味,抑疼的心像得到慰藉,他捧住她的脸,忽道,“南南,你不许学他。”

    南南自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猛然笑了起来,“好,我不学他。”

    她笑得弯起眼,声音极轻极轻,可霍景席知道,这一问真正的答应究竟是什么。

    他用力将她抱进怀里,目光直直盯着手术室的门。

    上一次站在这样的门前,还是南南差点死在陆武手下的时候。

    上次是顷身的绝望,这一次,是满心的压抑。

    他想抽烟,可抱着怀里的女人,他又觉得,他只想亲她。

    南南似是知道他想法般,捧住他的脸后学他亲她那样,在他额头上落下一吻,“霍霍,我陪你。”

    霍景席的心登时软得一塌糊涂。

    他的小妻子牵着他的手,目光坚定的与他一起站在手术室前,等着里头的医生出来。

    林放是随后才到的,“首长。”

    霍景席回头,见林放脸色苍白,厉声道,“立刻回去躺着!”

    林放却见霍景席满头的血,大惊,“首长,您的伤!”

    霍景席则直接冲一旁两个兵道,“拖他回去。”

    “是!”林放看见霍景席身上的血时和南南是一样的反应,但见南南不仅不担忧,还满脸坚定时,心里头有了些疑惑,又见俩人均守在手术室前,脑海里思绪一转,多少开始有了

    点头绪。

    在南南冲他点了点头之后,一颗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手术室的灯在五个小时后灭了,彼时天已是大亮。

    医生大步走出来,松了口气道,“幸好送来得及时,路上也有做基本急救措施,止了不少血,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

    闻言,南南顿时鼻子一酸,回头见霍景席嘴角压不住的笑意,她用力抱住他,“霍霍,他没事。”

    霍景席不住点头,嘴角的笑扬得极高。

    南南几乎要喜极而泣,却感觉霍景席的手忽然从她背后垂了下去,男人的重量全部压在她身上。

    与此同时,她听见耳边传来惊呼,“首长!”承受不住重量的南南抱着霍景席跌坐在地,见男人脸色苍白,眸眼紧闭,吓得大吼,“霍霍!医生,快叫医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