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独占娇妻:闪婚老公太霸道全部章节 第350章 350,未来岳父有点难搞
    他抱得那样紧,恨不得将她揉进骨血里。

    南南同样用力攥着他后背的衣服,攥得骨节泛白。

    那些差点失去他的痛,她这一辈子都不想再经历。

    门外,一颗又一颗叠成一条竖线挤在门前的头颅透过门缝看着病房里头相拥在一起的俩人,全都又哭又笑的。

    练歌羽心疼又温柔的笑着,眼见霍景席亲着亲着开始不安分的将手滑进南南衣服里,她俏脸一红,‘轰’的将门关了。

    傅阳等人幸亏闪避及时,否则小命可能不保。

    听见关门声,南南心里一个咯噔,粗气直喘,满脸通红,脑子里乱乱的跟团浆糊似的,“霍…霍……是不是有人……”

    霍景席三两下退了她的衣裳,吻着她的锁骨往下,将南南的身子一寸寸点燃,“不用管他们。”

    南南意乱情迷,“可…可是这里……”

    “没关系。”霍景席捧着她的脸含住她的耳垂,嗓子一片沙哑,“南南,我忍不住了……”

    练歌羽关上门之前,林放等人自然也是已将霍景席的动作看得一清二楚了。

    均心照不宣的摸着鼻子说着今天天气真好打哈哈离开。

    练歌羽双手抱胸,忍不住笑了笑,今天天气是真的好,窗外阳光浓烈,甫落在人身上,一阵暖洋洋。

    没人再去打扰那对重获新生的小夫妻。

    林放挺直了腰板,这是这么多天来,他第一次走得这样轻松,昂首阔步,抬头挺胸。

    他驱车前往第一人民医院,直奔向白莹莹的病房。

    那满心的喜悦,迫切的想要与她分享。

    所以他想也没想,直接推开房门冲进去。

    屋子里头的三个人均同一时间看向他这个突然闯进来的侵入者。

    白莹莹呆愕看着他,这是自他上次突然出现后的再一次出现,至于这段他消失的时间,她并不知道他去了哪,她有点担心他到底出了什么事,可他始终没有出现。

    在她兀自陷入沉思时,白父炸毛跳起来,“臭小子,你还敢来!”

    白母无动于衷。

    白莹莹急忙跳下床,一瘸一拐的想拦住白父,被白母拦住,“你个小瘸子瞎凑什么热闹,给我躺好!”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躺好!”

    白父一拳走在林放脸上,林放也不躲,直接被打了个鼻青脸肿,可那满脸的笑,依旧灿烂的耀眼。

    白莹莹呆呆看着他,看着他就那样被白父拖出病房。

    白父下手可不轻,林放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可他的眼睛发着光,那挺直的腰杆,叫他看起来,一点儿都不狼狈。

    全然不见她上次见他时的不堪。

    好像,已经解决好了。

    白莹莹悄无声息吐出口气,没事了就好。

    林放被白父拽出病房,后者气得吹胡子瞪须,他笑得脸都要堆到一块去了,“未来岳父,我们这是要去喝茶吗?”

    “混小子,谁是你岳父!再乱叫老子打死你!”白父中气十足的声音吼得整个医院抖三抖,手下的力道更重了。

    林放疼得求饶,“未来岳父,轻点轻点!”

    “给老子闭嘴!”

    “岳父!!”

    听到林放几乎响遍医院的尖叫声,白莹莹吓得匆忙从病房里跑出来,可听出林放喊的是什么时,霎时没好气瞪起眼,“这个死林放,乱叫什么呢!”

    白母站在一旁,眯眼默默看着女儿慢慢红透的耳郭,暗道不妙。

    白父直接将林放拖出医院,在人来人往的大门口将他一丢,凶巴巴道,“再敢靠近我女儿,老子打死你!”

    来往的人目光不断在林放和白父之间扫来扫去,为了不引起过多关注,林放适可而止的没有再吭声。

    见他总算安分了,白父恶狠狠冲他比了个要揍他的手势转身回屋。

    林放笑得没心没肺,“岳父慢走!”

    白父一个趔趄,冲回来作势就要揍人,“岳你妹啊!”

    林放头也不回跑了,“岳父慢点跑,小心摔着,岳父我先走了,下次见!”

    “臭小子,别让老子再看见你,见你一顿揍你一顿!”

    林放头也不回跑了,上了车,看着镜子里那张被揍得惨不忍睹的脸,不禁有些发愁,未来岳父有点难搞啊,这可如何是好?

    霍景席的病这一好,可算是安了各方的心。

    霍老爷子第一时间接到消息,得知南南为了救霍景席竟以身犯险时,全身都是凉的。

    老夫人已经睡下了。

    霍老爷子坐在床头,轻轻笑起来,“明烨啊,谢谢你……”

    夜深人静的时分。

    房门被‘叩叩’敲响,霍景席倏忽睁开眼,第一时间看向南南。

    见她正睡得香甜,蹑手蹑脚起身,没穿衣服,只披了件衣服在身上,光裸的胸肌肌理分明,性感极了。

    男人打开房门。

    见苏礼煜站在门外,轻轻勾起嘴角。

    月色如辉,两头狼,再一次聚首了。

    苏礼煜身后站着一个男人,手上拿着一个文件夹,毕恭毕敬呈到霍景席跟前,“首长。”

    霍景席打开文件夹,内里放着数张照片,是旧白楼里那个死不瞑目的男人,还有一份资料。

    看着资料上的名字,爷微微垂首,止不住低低笑开,“又要见面了。”

    霍景席捏着文件夹将其摔在桌上,那双深谙的墨色瞳孔,闪着猩红的暗芒,满是残戾,“到时候,借借你的旧白楼。”

    有些不能示人的残忍,需要借助苏礼煜的旧白楼。

    这种事,霍景席以前也没少干。

    两尊大佛相视笑着,苏礼煜神色慵懒,云淡风轻,声音却一片森冷,“随意。”

    与此同时。

    林放从七楼的窗户直接翻进六楼白莹莹的房间里。

    轻盈落地,一点多余的声响也没发出,看着守在门口怀里抱棍正在熟睡的白父,林放轻轻吐出口气。

    这岳父,还真是难搞。

    缓缓站起身,林放看着床上正在熟睡的白莹莹,脸色一片柔软。

    走到白父跟前,他拿出药瓶放到白父鼻间,白父吸入麻药身子一倒沉沉睡去的同时,房间里猛地想起一道清冷的声音,“林放?”

    “你在做什么?”白父‘砰’的一声摔在地上,未醒。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