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独占娇妻:闪婚老公太霸道最新章节列表 第519章 519,感觉像要窒息了一样
    “你都亲自找过来了还不是急事”南南边说边将霍景席往她身边推,“还是别耽搁了,你们先去处理事情吧,他就是想送我回医务室,真没什么事,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

    闻言,童真不由看了霍景席一眼。

    待看清男人的脸色时,她心下霎时一个咯噔。

    霍景席的脸已经彻底黑了,不仅黑了,眉头还蹙得极深,满脸都是不悦。

    见状南南踮脚直接在他唇上亲了一口,然后捏了捏他的脸颊,“你乖乖的啦。”

    话落转身就想走,结果被男人捏住手腕,扣住腰身扯回来,抵着墙压住,俯身用力覆上她的唇,与刚刚的蜻蜓点水相比,这个吻激烈得童真都看得面红耳赤。

    等晃过神来,童真迅速背过身,耳根都红了。

    霍景席最后用力吮了小妻子的唇瓣一下才松开,南南被亲得分不清东南西北,浑身发软靠在他怀里。

    男人欺在她耳边,声线沙哑,性感得一塌糊涂,“等我晚上来接你。”

    南南只能凭本能的点头,“恩。”

    爷捧着她的脸,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才放她走,“去吧。”

    南南脚软了一下,没有男人的大手托着她的腰,险些还摔了,好在及时稳住了,可想到童真还在一旁,她一下子羞得无地自容,落荒而逃跑了。

    霍景席看着小妻子屁颠屁颠逃跑的身影,露出一抹笑,直到小女人的身影消失不见,他才转过身,转身面向童真时,脸上的笑已经敛了个一干二净,“什么事”

    这边南南一口气冲回医务室,跑得上气不接下气,陈敏已经回医务室里,见她又喘成这样,笑道,“你这又是怎么了后面有鬼追你啊”

    南南无奈看了陈敏一眼。

    晚上俩人忙到下班,霍景席来接她时,童真没有来。

    南南心情莫名的好,也莫名觉得松了口气。

    而她心情一好的表现,便是热情的扑进他怀里,缠着他要抱抱,一回到宿舍便是烈火点燃干柴。

    南南今晚意外的热情和配合,霍景席虽然觉得怪异,但到嘴的肉断然没有拒绝的道理,毫不客气将她里里外外吃干抹净。

    第二天南南心情也好,哼着歌去的医务室。

    陈敏瞧出她这副被滋润得舒舒服服的模样,笑着打趣了她一番,南南红着脸瞪她,一下子就老实了,歌也不哼了,走路也不跳了。

    陈敏笑得更欢了。

    而对于南南这番意外的表现,霍景席是后来才得出了结论。

    童真自那次唤住和南南在一起的霍景席而发生那样的事情后,就没有再在俩人在一起的时候去打扰过霍景席。

    但部队里那么多事情,霍景席作为一军之主,很多事是需要他做决策的,需要他的时候是非常多的,难免有要找他而碰上他和南南在一起的时候。

    每当这个时候,南南总是格外的大方,到后面甚至已经不能用大方来形容了。他自己都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他的妻子,在别的女人有事来找他无论什么事的时候二话不说并且非常赞同的将他推开了,还催促他赶紧走,一副非常

    开心童真有事找他的样子。

    有时他和童真走在路上碰见她,她还故意走得非常快,话都还没说上两句,满脸深怕打扰他们俩处理事务的模样匆忙就离开了。

    男人的脸色越来越黑。

    直到后面,南南都发现了某位爷的不对劲。

    晚上霍景席来接她的时候,面无表情,脸黑得跟碳一样,只一言不发将南南抱起来往宿舍楼走。

    南南跟他说话,他除了恩啊哦没有别的回答。

    小妻子瑟瑟发抖,不知道自己哪里又做错了惹他生气。

    她将自己近几日来的反应细细捋了一遍,难道是她不够大度,他看穿了她大度之下的介怀,觉得她那妒妇面孔很丑陋

    思及此,她的心霎时一紧。

    她垂着脑袋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明明心中介怀,面上却表现得大度,明显的口不对心,这两面话的确是让人不喜。

    她以后不能再这样了,她的心里应该和她表现出来得那样一样大度。

    于是霍景席就发现小妻子看见他和童真走在一起的时候不仅溜得更快了,还笑得跟朵花儿似的。

    男人目光紧锁在跟脚底抹油了一样逃走的南南身上,垂在身侧的拳头捏得嘎嘣嘎嘣响。

    童真看着霍景席捏成拳的手,还有南南消失不见的方向,轻轻蹙起眉。

    晚上霍景席和童真一起走去医务室。

    霍景席是去接南南的,童真是去找陈敏的。

    当晚,南南走出医务室,站在门口看星星看月亮的等男人来接她。

    远远的瞧见霍景席和童真,心中一个咯噔,心下涌起的情绪猛烈得险些崩坏了她脸上的表情,她急忙将所有的情绪统统给压回去。

    她看着俩人,抬起手刚想冲俩人挥手,却见男人猛地停住了,然后霍景席抬起手,温柔的抚上童真的额头,将飘落在她头上的那枚绿叶拿下来。

    童真震惊的缩了缩瞳孔,霍景席目光温柔,低着头看她,明明目光很温柔,声音却冷得她打了个寒颤,“童真,抬头,对我笑,说谢谢。”

    童真愣了一秒钟,很快收起差点外泄的情绪,听从他的话,抬头,露出灿烂的笑,轻道,“谢谢。”

    南南觉得自己有些管不住自己的面部表情了,一股凉意从脚底蹿上心头,那些被她压回去的情绪暴烈的从她心头上撕开一个口子,拼了命的往外挤。

    她的心头上冒出一颗种子,长出一棵树,树枝绕着她的心脏生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包裹住她整颗心脏,然后缓缓收紧,紧得她透不过气。

    她抬起的手收回,摁了摁心口的位置,难受,真的太难受了,感觉像要窒息了一样。

    霍景席收回手,继续往医务室的方向走来。南南怕被发现端倪,连忙背过身,用力捶了捶自己的胸口,企图将满腔窒闷的情绪打散。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