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乾龙战天 第二一八章 默契
    洪天宝当时也看了那些供词。

    看完后,他恍然大悟,对云景道长说道:“怪不得他们招供得这么快。”

    天罗地网已经布好。他们立刻去报信,只会加快暴露。而玉锦门也可以更快的收网。

    云景道长紧紧的握住供词,从心底里感概道:“玉锦门太恐怖了。”据他所知,为了保护沈家庄,听风堂在夷洲境内设有五个分舵。然而,人家的网已经布好了,听风堂却还丝毫没有察觉。而听风堂的厉害,他也是知晓的。他们不是酒囊饭袋,相反精干得很。这只能反过来证明,玉锦门更厉害。

    洪天宝其实这会儿更多的是担心与焦虑。听到云景道长这么说,他也是做暗探的,忍不住感同身受的连连点头:“能做到这一境的,放眼整个仙门,也唯有玉锦门了。怪不得自仙门成立以来,玉锦门都是稳坐仙门第一的宝座。”

    吴旺财在一旁听着,急得一双眼都红了:“道长,要早些想个办法破了他们的网才是啊。”

    言下之意是,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在这里夸玉锦门?长他们志气,灭自家威风不说,更重要的是浪费援救时间啊。

    闻言,洪天宝好不尴尬,同时,心里也挺惭愧的。

    他正要道歉来着,不想,云景道长却道:“有魏长老坐镇沈家庄,他们的阴谋派不上用场。”

    竟是如此相信那位魏长老!洪天宝意外极了。

    云景道长见状,向他介绍起魏长老来:“洪爷有所不知,魏长老在阵法上的造诣,称一声‘大师’,都是说低了。玉锦门在阵道上也是平平。他们如果这回没有派出顶级的阵修高手过来,都是给我们魏长老送菜。对付他们,魏长老何须召集在外面的弟子回来支援。”

    洪天宝听懂了,笑眯眯的瞥了一眼被俘的那五名玉锦门弟子,故意火上烧油道:“阵修长于防守。看来,玉锦门这回是打错了算盘。”见五人齐齐色变,不复先前的气定神闲,他心里好不痛快,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深了,“也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一直以来,玉锦门灭别人的门,全凭心情。也该踢一回铁板,轮到他们自个儿狠狠的痛一痛了。”

    “你胡说!”

    “不知天高地厚……”

    五人之中,果然有两个受不住,失态的破口大骂起来。

    把吴旺财等一干青木派的弟子看得一头雾水——洪爷为什么要故意激怒玉锦门的弟子?

    云景道长却赞许的向洪天宝抱了抱拳,立即咐咐吴旺财等人将另外没有开口的三名弟子带出去。

    带到哪里去?吴旺财完全搞不懂他的用意。不过,他意识到,道长这么做,肯定是有其用意的。是以,他响亮的应了一声“是”,同时,暗中推了一下身边的同伴,麻利的将那三人往林子外面拖去。

    没走几步,云景道长追了上来。

    吴旺财发现伍小抠他们那支小队没有跟出来,心里更回肯定了。

    果然,云景道长抬手他们将这三个的嘴堵上,原地待命。

    仅隔着一大蓬茂密的茅草,洪爷审问那两名玉锦门弟子的声音简直不能再清楚。吴旺财等弟子了然,原来如此啊。

    被封住灵力,堵了嘴巴的三名玉锦门弟子则面如死灰。

    那两人估计是心防完全崩了,没扛多久,便问什么答什么。

    不过,洪天宝显然是不耐烦了,嫌如此问话费时又费气力,他让伍小抠将两人分开,分别给他们一份笔墨,让两人将玉锦门在夷洲的十个秘密据点都默写出来。

    “你们可以不写,老子杀了你们,外头还有三个备用的。”洪天宝的声音自茅草背后传出来,听着还是那么的阴测测。

    这时,那两人中的一个犹犹豫豫的说道:“我,我只知道一个……”

    洪天宝桀桀的坏笑两声,象是用手在轻拍那人的脸:“那就对不住道友你喽。不把十个据点都写出来,只能请你去死一死了。”顿了顿,声音变凶了,“你们两个,谁先默完十个,谁就能活。余下的那一个,跟外面的三个,都请去死。”

    “我写,我写!”

    “我很快的……”

    那两人争先恐后的说着。

    一同传出来的,还有纸张哗啦作响的声音。

    别人不知道,吴旺财是再清楚不过了的。伍小抠他们那支小队里,有个人擅长模仿别人说话的声音。明明是陌生人,他只要听人说两句话,就能将人的声音模仿得唯妙唯肖!

    为什么要把这三个拖出来,并且还只隔一蓬草……他心思电转,觉得赌一把,故作迟疑的上前一步,身体很自然的恰好遮住那三个看向云景道长的视线,向后者抱拳请示:“道长,这三个留着也没有什么用了。我们赶时间呢。要不先杀了?”

    担心云景道长一时之间不能意会自己的用意,他冲对方一个劲的挤眉弄眼。可怜的,两只眼睛眨得都快抽风了。

    都是人才啊!云景道长憋住笑,犹豫不决的说道:“仙门各派,同气连枝,就这样杀了……不好罢。”

    吴旺财急了:“是他们先下手!他们都要连锅端了我们门派,还要跟他们讲什么情义!”

    云景道长摆着手叹道:“那是玉锦门高层的错,与底下的这些弟子何干?得饶人处且饶人。罢了,主公要怪罪的话,我一人顶了。我在这里给这三位师侄讨个保,也给他们三人一个机会吧。如果他们也默写出来十处秘密据点……”

    这时,茅草后面传来洪天宝的厉声喝斥:“道长,你在发什么滥好心!我这边都快写完了!他们三个不是嘴硬得很吗?等这边写完了,老子就要看看,是他们三个的嘴硬,还是老子的剑更硬!”

    吴旺财不知道听谁的了,好不纠结。

    而那三名玉锦门的弟子则是满头大汗,急得脸色煞白,挣扎着呜呜的叫唤。

    也就是嘴被堵上了,不然他们三个肯定会大喊:“我写,我写,给我一个机会……”

    云景道长又是长叹,冲吴旺财呶呶嘴:“你让他们仨写着。我进去说服洪爷。我们是修真之士,还是不要滥杀的好。”说着摇头晃脑的绕过那一大蓬茅草。

    沈云听到这里,哈哈大笑:“你们配合得蛮默契嘛!”

    洪天宝赞同的连连点头:“这叫诈审。我这些年也就在这方面长了些本事。在决定诈审的时候,我完全没有跟道长他们暗示。没想到大家都配合得天衣无缝,比事先演练过的还要真。所以,我们很顺利的拿到了那十个据点的地址。节省了大把的时间,也占据了主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