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儒武争锋》 卷之六,傲啸诸天 第两千四百三十一节:戏精李独秀
    秦枫一声厉喝,顿时整个大厅之内无数在中土世界,尤其是以前的散仙界里威名赫赫,雄踞一方的大佬们就磕头如捣蒜。

    甚至是吓得连话都说不利索了,只是连声说道:“该死,我等该死!”

    没等秦枫说话,秦枫身边的秦道直已是厉声开口,这位小祖宗一开口,就让跪着的人冷汗肆流。

    “对,你们确实该死,真该死!”

    中土世界和散仙界的人,谁不知道秦道直是个无法无天的主?

    就拿两个世界才融合得时候说事吧,要不是秦枫罩着,两个世界直接就因为秦道直打起来了。

    到时候中土世界肯定是分成山上的仙家宗门和大泽圣院,大秦王朝,大易圣朝,西北妖国这几大世俗王朝的两个阵营,彼此征战不休,永无宁日。

    ?现在秦道直说这些人该死,那么这些跪着的人就真的有点危险了。

    跪在地上的李独秀第一个扯着嗓子喊了起来:“大帝,大帝你行行好啊,我们可是微末之交啊,我们也是无心之失啊!”

    其他人也纷纷出声,赶紧说着一些当初帮助秦枫,帮助寒冰门的往事,事无巨细,甚至连自己宗门有女弟子嫁入寒冰门都给说出来了,就为了拉关系,求保命!

    毕竟,不是人人都跟玉山剑宗的李独秀那样,有跟秦枫大帝有贫贱之交的交情。

    秦枫看了看李独秀,冷冷说道:“我在散仙界时,与你的交情是不错,但这并不代表,你跟我的交情好,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你就可以害死整个中土世界的人!”

    他冷笑道:“咱们一码归一码,亲兄弟还明算账呢!”

    这一下,所有还跪着的大佬们心里都是“咯噔”一下。

    完了,完了,秦枫大帝这一回不是真的要大开杀戒吧!

    虽说,这些跪着的大佬们,几乎都是目前中土世界顶尖的实力,但现在的中土世界才不过是一颗散仙界星辰,最高实力,顶天了也才是地仙而已。

    地仙算什么?

    秦枫现在都是天仙界的伪天人境了,这其中的差距,简直无法以道理计数。

    这些大佬们别说不敢跟秦枫狗急跳墙,鱼死网破,就连念头都没有。

    这叫个锤子的鱼死网破啊,这叫以卵击石,早死早投胎啊!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秦枫肯定会大开杀戒,差别只在于是杀一人,还是株连三族,株连一个宗门,甚至是株连九族的时候……

    秦枫缓缓开口说道:“怎么了?现在是不是一个个都非常地后悔?你们若是早知道怠慢一点工期,虚报一点工期,贪污一点天材地宝,不过是芝麻绿豆大的事情,别说我不会知道,就算是我知道了,也不会拿你们怎么样,是吗?”

    秦枫的话音落下,整个大泽圣院的议事厅里,顿时哀鸿遍野,无数大佬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秦枫又说道:“若是你们知道如此,就是拿刀架在你们脖子上,你们也不敢,也不愿如此行事,是也不是?”

    李独秀第一个鼻涕眼泪混在一块,抽泣哽咽道:“大帝,早知如此,就是给我吃一百颗天仙的胆子,我也不敢耽误哪怕一个时辰嫩的工期,不敢贪污哪怕一枚仙晶的天材地宝啊!”

    秦枫听到李独秀的表态,不禁“哎呦”了一声,他看向李独秀说道:“李独秀,你想活命?”

    李独秀真的是戏精附体,或者说是生死关头,几乎本能地“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声泪俱下,哀嚎道:“大帝啊,看在您与在下的交情份上,求您饶我一命吧!我愿意交出所有财产,玉山剑宗的宗主,我也不当了,求您放我一条生路吧!”

    秦枫没有说话,看着跪在脚边的这位昔日在散仙界的好友,似是有些犹豫。

    顿时,其他还跪在议事厅的大佬们像是溺水的人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拼命点头道:“我等也愿意,我等也愿意啊!”

    “大帝,只要您肯高抬贵手,放我们一条生路,我们愿意交出所有财产和权位!”

    一时间,议事厅内跪着的大佬们,人人如此,如争渡上船逃命。

    生怕说晚了一息时间,秦枫就改变了主意,要将他们赶尽杀绝了。

    可他们猜对了一半,秦枫真的差点就改变主意了。

    但另外一半,他们永远也猜不到。

    天意难测,雷霆雨露,俱是天恩。

    秦枫作为中土世界大帝,甚至连中土世界天道都可以辖制,说他是中土世界的天,是中土世界的天意,一点都不为过!

    秦枫笑了笑说道:“好,我给你们一个机会!我答应你们了!”

    这一下,李独秀赶紧取出一张纸,吐出一口气,顿时气息化为文字,变成一封写好的契书,按上手印,双手举过头顶,高高递給秦枫,口中还称颂道:“谢大帝,大帝开恩,独秀没齿难忘!”

    秦枫点了点头,他接过契书看了看说道:“好,李独秀,那从今日起,你就不再是玉山剑宗的宗主了,但我保你性命无忧!”

    李独秀自是千恩万谢。

    秦枫目光在整个大厅里一晃而过,缓缓开口说道:“来人,按照这份契约书的格式,给所有人抄录一份,签字者,可免一死!”

    这一下,刚才还信誓旦旦说着要放弃一切财富和权位的大佬们懵了。

    彻底懵了!

    整个大厅之内,鸦雀无声。

    落针可闻!

    这些大佬们面面相觑,眼神之中俱是难以置信。

    这怎么回事?

    我们怎么感觉好像被秦枫大帝给摆了一道?

    秦枫这是干嘛?

    这是要谋夺我们的家产,谋夺我们的宗门吗?

    不,不可能吧?

    他一个中土大帝还看得上我们这些?

    看到这些大佬们一个个嗔目结舌,哑口难言的尴尬模样,站在大殿门口,一身金甲,大马金刀的龙梦宇差点没笑出声来。

    他虽然不知道,师父秦枫已经贵为上界天仙,在地仙界也是执牛耳者,为何还要算计这些中土世界的各方刺头。

    但应该是看得出来,他们的的确确是被秦枫给算计了一把。

    而且是狠狠算计了一把。

    秦枫看向呆若木鸡的众人,缓缓说道:“怎么?反悔了?我可是有言在先,签名者免死……”

    他语气深沉道:“不签名者,就是拒不悔改,不妨问问我秦枫手里的剑,允许不允许你们走出这间屋子!”

    一语落下,秦枫虽未出剑,凌厉罡风竟已是扑面而来,如风刀霜剑,凛冽无比。

    要知道,秦枫还没有动用自己的天仙境修为,不过是以在地仙界时顶峰的修为而已。

    即便如此,也已是让中土世界诸多强者俯首帖耳,毫无一人胆敢有勇气站起身来,跟秦枫说上一句,我问问你的剑。

    虽然秦枫是儒、武两道共同臻于化境,成为的大帝,但中土世界的人都知道,秦枫是儒君转世,但秦枫也有真武圣脉,做事情,当真不是迂腐刻板的寻常儒家人能比的。

    如果真的有宵小胆敢站起身来,说上这么一句话。

    有可能,他可以因为自己的勇气而免于一死,甚至有可能得到秦枫的青睐,赠上一件还不错的宝物。

    但是,也有可能会是被秦枫一剑削掉脑袋,最多再补充上一句“勇气可嘉,实力太弱”。

    谁在能活命的情况下,还会去拿自己的项上人头做这种买卖啊?

    这不是傻是什么啊!

    而且秦枫都说了,给你们一个机会。

    若你们不识相,那你们不仁,也就休要怪他秦枫不义了。

    事情虽是如此,这些大佬们虽然都感觉被秦枫给狠狠坑了一把。

    可惜的是寄人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况且,此言非虚啊!

    他们在大泽圣院,那可真的是寄在秦枫的屋檐之下啊!

    很快,众人都老老实实签好了契约,依旧跪在地上,虽然还是一动不动,不敢动弹,但脸色显然已经比之前好多了。

    虽然心疼失去了宗门,失去了财产,但至少一条命是保住了。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啊!

    就在这时,秦枫看向在场还坐着人,开口说道:“诸位都是严格执行任务,值得托付未来前路的伙伴,有赏必有罚,有罚也肯定要有赏,若是赏罚不公,则是非不能明,诸位切莫要推辞!”

    秦枫之前说的话,大易圣朝等各方势力都以为秦枫说的是客套话,哪里知道,秦枫还真的不是说客套话。

    他看向众人,晃了晃手里的契书说道:“各位可以上来,自行挑选几个与自己势力接壤的势力,并入自己的势力,但是贪多嚼不烂,每人最多选择五个,如果这一个势力被两方或者更多方看中,无妨,取最邻近的势力……”

    秦枫说到这里,旁边的儿子秦道直不禁问道:“老爹,要是距离也差不多呢?比如有的距离一百里,有的距离一百零一里,人家也不服啊!要不,让他们打一架?赢的就收了那个势力?”

    面对儿子秦道直的混账话,秦枫笑了笑说道:“无妨,我也有办法!”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