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189章 许你的来世
    第189章 许你的来世

    药汁翻腾,空气中飘散着淡淡的苦味,太子坐在矮凳上,幽王妃蹲在一边,两人守着沸腾的药锅相对无言,脸上仿佛都有泪。

    但这一幕任是谁看到,都不会疑心又什么不妥,这分明是一对仁孝的儿女在为父母的病情担忧。

    程小七心里泛动着微痛的感动,她当然明白李治舍弃跟武媚的爱情,是因为她那晚在荷塘边上,卑鄙的把他的心拿去了,还诳他发下了一个誓言,那个“你在,我永远在”的誓言。

    这死心眼的孩子,为了避免被武媚左右,失去保护她程小七的能力,宁肯不去尝试这份爱,直接就摒弃掉了!

    此时此刻,程小七绝对不会去考虑因为她的到来,导致武媚无法君临天下,会给历史造成多大的损失。她满心都是难言的愧疚和柔柔的感动,完全被这个比她年少的男人的深情打动了。

    那只带程小七过来的镯子,李恪精心藏好了,却在这一刻,诡异的再次出现在程小七手腕上。

    程小七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轻轻地挣脱李治的手,把那宽松的镯子褪下来,戴在李治手腕上,居然也能戴进去。

    李治珍重的把镯子掩进袍袖,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润:“你进去吧,等会我把药拿进去。”

    程小七蹲的久了,站起来的时候一个踉跄,却稳稳地落在李治的怀里,他的淡定仿佛在这一刻破功了,失控的紧紧把她抱在胸口,恨不得把她揉进腔子里一般,飞快的在她唇上印下一吻,迅速推开她,坐回到矮凳上了。

    程小七如同木偶一般,机械的晃悠着缓缓离开,终于,消失在重重宫殿之内了,李治这才抬起头,看着那抹消失的身影,唇边露出一丝笑容。

    纵然孙思邈和程小七中西医齐上,也没有扛过老天的安排,5月26日卯时三刻,长孙皇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李世民久久抓住妻子的手默默垂泪,等程小七发现不对的时候,众人才震惊的发现,皇帝陛下睁着眼已经去了!

    一对至高无上的夫妻,在同一刻离开了人世!

    丧钟敲响,举国大丧,先皇驾崩!

    除了有子嗣的嫔妃可以留在宫内,未有所出的嫔妃统统送往感业寺为尼,武媚也没能逃脱过这个悲催的命运,成了一个带发修行的女尼,后来,也果真托人给新皇送过头上的青丝和情真意切的书信,却如同石沉大海。

    这个女子终究是心比天高,不安于青灯黄卷的生活,跟来感业寺进香的高阳公主勾.结上了,在高阳的引荐下,偷偷潜出感业寺,跟随在荆州王李元景的身边,并且在651年,发动了叛乱。

    但是,叛乱被迅速平定,参与拥戴李元景的高阳、房遗爱,柴令武、薛万彻等人统统被处死,李元景也被赐自尽,武媚却在事败前不知所踪,从此,再无她的踪迹。

    六月初一,李治登基,六月十日,诏令其舅父司徒、赵国公长孙无忌为太尉兼检校中书令,英国公李勣为开府仪同三司。以二人为辅政大臣。

    永徽元年(650年)正月六日,李治不顾群臣反对,仅立嫡妻王氏为皇贵妃,后位空悬。

    新皇登基,政局安定后,程小七全家跟皇帝辞别回到北京。

    陛辞之际,程小七跪在大殿上,抬头看高高的龙椅上,端坐着的男人,他的脸被悬垂的帝冠悬珠所遮挡,整个人都显得那么不真实,却又那么让她心里踏实。

    别了,小治!

    别了,长安!

    李治一生没有立后,无论朝臣如何引经据典,都无法改变他的主张,他开明宽厚,为政清明,在他在位期间,大唐版图达到前所未有的庞大。

    虽然李治宽仁,但他的意志是不容侵夺的,无论是谁,若想利用他的宽仁达到自己的目的,绝对是无法达到目的的,他的后宫干净,和煦。

    永徽六年,四京全部开发完毕。

    程小七没有吝啬自己的敛财能力,虽然人在北京,却从未间断替李治出谋划策、强大国力。

    付出就有回报,幽王夫妇可以号令全大唐任何区域的官员,却是唯一不会因为权力庞大遭到皇帝忌惮的异类。

    时光荏苒,转眼就是几十年过去。

    公元683年,冬,腊月27,北京城大雪纷飞。

    北京城一片萧杀,晚餐摆上来的时候,程小七在孙媳的搀扶下,坐在餐桌边上,看着一桌子煮的软烂的萝卜青菜和稀粥,对着须发皆白的老公李恪发脾气:“李恪,你什么意思吧?咱们幽王府就这么穷了,连肉都吃不起了吗?天天弄这些没油水的东西糊弄我,打量我是兔子呢!”

    李恪无奈的说道:“孙老神仙说了,你体质太弱,虚不受补,不能多吃油腻肉食,特别是晚上,否则一定会肝气不舒,腹痛难受的。听话,喝点粥就算了,明日午时,一定让你吃肉。”

    儿媳妇掀开帘子走进来,看到这熟悉的一幕,笑着和稀泥:“娘,父王说得对呢,晚上吃了肉不好克化,我跟瑾哥已经吩咐厨房烧了好多红烧肉,明天午间,给您蒸一大碗,让我爹娘也过来陪您一起吃可好?”

    这个儿媳妇不是外人,正是程小七的侄女程瑶瑶,两个表哥都喜欢她,但她最终还是嫁了她一贯惧怕的大表哥李瑾。

    李煦情伤之下,去长安封地当他的王爷去了,李治做主,给他指了牛进达的嫡亲孙女牛宛然,两个人先婚后爱,过的倒也恩爱和睦。

    李治并没有把李煦当质子,许他可随意来往与长安和北京,小二货铁帽子郡王当的甚是逍遥。

    就这样,程小七撅着嘴闹着脾气也没吃到肉,气嘟嘟睡去了,李恪习惯了她的撒娇,陪她一起躺下。

    亥时,李恪忽然一阵心慌气短,猛然坐起来,看到程小七睡的稳稳当当的,却莫名的恐惧,战战兢兢伸手放在她的鼻端,已经没有一丝气息了。

    李恪泪如雨下,抱紧了这个他爱了一辈子却没有爱够的女人,失控的嚎哭起来:“小七,你给我醒来,我让你吃肉了!

    你不许丢下我,我们说好的,你要让我死在你怀里,你才许死的,为什么丢下我!”

    公元683年,冬,腊月27,长安城大雪纷飞。

    是夜,亥时,皇帝驾崩。

    现代社会,程小七工作过的第一人民医院里,发生了一起神奇事件,一对车祸重伤,已经被医生判定呼吸停止的年轻情侣,奇迹般的双双被抢救过来。

    两人睁开眼睛互相看了一眼,男的欣慰的说了句:“幸好,这一世我抢先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