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人间最得意》正文 第四百九十三章 鸡犬相闻
    竹林里暗无天日,更无光。

    之前只有符箓燃烧的光亮。

    可是这个时候,却是生出一道剑光。

    李扶摇递剑出剑,都会带起一道剑光。

    但这一剑既然是早已经安排好的,便不是普通的一道剑光。

    草渐青因为草渐青夫妇的原因,成为了李扶摇的第二柄伪本命剑。

    杀力极强。

    之前青丝一剑,剑十九一剑,都不是杀招,真正的目的自然还是这最后的草渐青一剑。

    草渐青在竹海里掠过极短的距离。

    落到了青猿身上。

    大多数生物最为脆弱的地方都在脖子,但总有些不同的。

    青猿不属于特别的,但架不住草渐青的锋利,以及李扶摇的剑气。

    所以那柄剑仅仅是青猿后脑僵持片刻,便穿过了它的脑袋。

    草渐青疾驰而过。

    留下了一道窟窿。

    草渐青落到了李扶摇身前。

    青猿眼里的生机急速丧失,然后便这样倒了下去。

    李扶摇手里紧紧的握住青丝,看着已经丧失生机的青猿,这才从怀里拿出一粒丹药放在嘴里。

    在这竹海里,谁也不知道下一刻要发生什么,所以李扶摇能做的,便只有把自己的状态随时调到最佳。

    青猿就这样倒在他面前。

    李扶摇却是无动于衷。

    他不像是别的那些修士,需要这些东西来做些法器什么的。

    他是剑士,天大地大,一剑便够了。

    所以他对这青猿的皮毛以及别的东西,都没有什么心思。

    随着李扶摇将灵府里的剑气重新充盈其中,那张符箓也已经熄了。

    符箓里的气机流逝之后,自然便不能保持原本的作用。

    这是谁都知道的事情。

    李扶摇想着再拿出一张符箓,忽然想起了自己还有一盏灯笼。

    剑山老祖宗许寂当年最喜欢的东西,不是自己的那柄旧事,而是那盏大红灯笼。

    不过他把剑山掌教的位子传给了吴山河,却是把那盏大红灯笼交给了李扶摇。

    李扶摇拿出灯笼。

    没有做什么,灯笼便亮了起来。

    这件法器到底是什么个运转,李扶摇到了现在都没有想清楚。

    反正是一到黑夜,只要取出来,就一定能够照亮。

    李扶摇感受到前面不远处有股特别的气息,便不再御剑而行,收好剑之后,只把腰间悬着青丝,一只手搭在青丝上,一只手提着那盏灯笼,继续前行。

    这个姿势能让他在极短的时间里便能拔出腰间的剑。

    往前走了数步,隐隐听见了小路两旁有了些别的声音,像是某种野兽在低声吼叫,但声音不大,也不曾来袭击李扶摇。

    不知道走了多久,像是几昼夜,但是又像是短短片刻。

    举着灯笼,前面隐隐约约已经可见一座竹楼。

    李扶摇停在原地,感受着那座竹楼传来的气息。

    有些沉默。

    那股气息明显不是一位朝暮或者春秋便能散发出来的。

    有可能会是一位登楼修士的威压。

    甚至境界更高。

    李扶摇想到了一个可能,似乎也不像是可能的可能。

    倘若这就是那座圣人的洞府呢?

    旁人提起圣人洞府,无一例外的都是想着应当是一座很大的府邸,等走进雾山之后,这种感觉一定是被无限放大的,因为雾山都如此特别,那圣人洞府自然会是更加特别。

    但有没有人想过,那位圣人既然不愿意到云端高坐,也不愿意和旁人打交道,会不会本身便是一个很特别的人,那么既然是一个很特别的人,那他的洞府,会不会就是一座竹楼而已?

    李扶摇想到这里,眉心生出些冷汗。

    若这座竹楼真的是那座圣人洞府,那头青猿岂不就是圣人豢养用来看护这座洞府的灵兽?

    要真是这样,谁又知道这座圣人洞府里有没有圣人的布置,若是有,只怕是简单的一点,都会让这些修士尽数死去。

    李扶摇提起那盏灯笼,站在竹楼前,迟迟不愿意往前跨上一步。

    没有人不惧怕死亡。

    尤其是在面临选择的时候。

    李扶摇想着想着便要往后走去。

    转身之后,李扶摇又转身回来。

    “到这里了,不进去看看,真的有些说不过去。”

    说着这些话,李扶摇迈上了阶梯。

    其实说是这样,他只是担心苏潭会不会出事,那个小姑娘既然是已经跟着他走了一段路,要是就这样不管她,李扶摇还真是做不出来这种事。

    踏上台阶,借着灯笼的光亮,便能看清楚眼前的那座竹楼。

    竹楼也就是平常的那般竹楼,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当李扶摇定睛一看,却是发现这座竹楼并非是那种普通竹楼,因为用来搭建这座竹楼的竹子,竟然都不是什么竹竿,而是一颗颗还生长着的竹子。

    因此还很翠绿。

    一片生机。

    甚至还能在竹楼前看见些竹叶在竹子上。

    这好像不是人为搭建的东西,反倒是纯天然生长起来的。

    这样古怪的东西,让李扶摇更加笃定这里就是那位圣人的洞府了。

    要不是这样,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建筑。

    李扶摇往前走了几步,发现那道威严更甚,他死死的攥着手里的青丝,手心里竟然都是汗液。

    要真是一座圣人洞府,又恰好有那位圣人留下来的手段。

    进去,便是死亡。

    只是快要来到门前的时候,那股威压却是消失了。

    就像是从来没有生出的样子。

    李扶摇看着那道虚掩着的竹门,沉默着用灯笼去抵住门。

    原本以为这座竹楼会有些别的什么情况发生,但谁也想不到,竟然轻而易举的便被他推开了。

    竹门甚至还发出一声弱不可闻的声音。

    李扶摇站在门口,按住剑柄,随时等着出剑或者离开。

    李扶摇走进了竹楼里。

    灯笼的光亮照亮了眼前的东西。

    但很快李扶摇就发现自己用不到灯笼了。

    因为随着他走进竹楼开始,眼前便开始出现光亮。

    原来竹楼顶上有一盏油灯不知道什么时候便点亮了。

    那盏油灯很容易便照亮了整座竹楼。

    等到那油灯照亮了这座竹楼的时候,李扶摇却是发现,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原因是因为,这座竹楼,并非是一座竹楼。

    原来之前身前出现了甬道。

    甬道两旁每隔数步就有一盏油灯,保证光亮不断,但是却不知道通向何处。

    若是依着外观来看,断然是想不到这座竹楼竟然是如此别有洞天的。

    李扶摇提着灯笼,往前走去。

    不知道为什么,即便是能看到路了,他也不愿意把手里的灯笼放下,更愿意提在手上。

    他沉默着向前走去。

    一边走,便能看到甬道两旁上面刻着的一幅幅山水。

    说是刻着的,不如说是画着的。

    山水画得极好,若是拿出去,只怕比那些王朝里的丹青国手还要再胜几分。

    这没理由不让人相信这是那位圣人的手笔。

    李扶摇心思不敢全部放在那些山水画上,而是沉默着一点点往前走去。

    甬道很长。

    走了足足一个时辰,李扶摇才隐隐看到前面黑了下来。

    油灯似乎到这个地方便没有再准备了。

    李扶摇想要往前,便还是只能依靠那盏灯笼了。

    依着李扶摇所想,若是这就是圣人洞府,便也可以说是那位圣人的陵墓,那就是说,这里面肯定会有什么机关的,不会就只有一头青猿而已。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走了这么久,竟然是一点事情都没有发生。

    这反倒是让李扶摇不太相信这是那位圣人的洞府了。

    圣人即便再如何不在意这些身外之事,怎么也不可能如此不在意吧。

    李扶摇举起灯笼,继续往前走去。

    甬道尽头,是另外一扇门。

    不过这却是一扇石门。

    石门上刻着两行字。

    应当是两个人所刻。

    因为这两行字的差别实在太大。

    第一行字所刻的是,“世间空有读书人”字体很是端庄,就好像是一位淳儒正举着书卷,笑看春风。

    第二行字明显是应对第一行字,而且笔锋更是飘逸,“云端处处是圣人。”

    不知道为什么,李扶摇看着这行字,总觉得的是嘲讽之意。

    站在石门前,李扶摇不再犹豫,伸手去推开石门。

    随着一阵灰尘扑面,石门缓缓移动。

    看样子这已经是很久不曾有人推开过了。

    石门后面是什么,恐怕也很久没有人看过了。

    门开了。

    石门后有刺目的光亮。

    李扶摇下意识的伸手去挡住眼睛。

    等到片刻之后。

    才敢睁开眼睛。

    石门里面,原来是一片山谷。

    有太阳挂在云端。

    山谷里面有一条小溪,小溪后是一间茅屋。

    茅屋前是几只鸡。

    还有一条大黄狗。

    李扶摇站在门后,转头看去,却是只看到自己站在一片断崖上。

    眼前的事物都在谷底。

    李扶摇按住青丝,闻到一股青草的香气。

    灯笼总算是再无作用。

    被他收好。

    李扶摇看着那间茅屋,想着那间茅屋才是真正的圣人洞府?

    要真是这样的话。

    那些鸡呢,是那位圣人生前养的?

    或者说,那条狗也是活了数百年了?

    正想着这样的事情,远处忽然传出一声鸡叫。

    然后便有一声犬吠。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