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天价妈咪:爹地闪开宝宝来》 正文 第1840章 决战进行时2
    第1840章 决战进行时2

    约瑟冷笑,左手用力,扎在东方烈胳膊上的铁爪抽回来,抓下他一大块血肉,衣服破碎,鲜血飞溅

    “东方”

    夜鸢飞身一踢,踢在约瑟挥出来的机械手上,缓解东方烈的压力。

    她的脚就跟踢在了铁板上,反震力差点把她的骨头震断,要不是强化后的骨骼够坚韧,她现在几乎失去了行动能力。

    “小心”

    东方烈眼见约瑟的机械手向夜鸢的头部砸去,双手挡在她的头上机械手砸在他的手臂上,一声骨裂的声响,东方烈本来就受伤的手臂,伤势加重,缺了血肉的手臂明显看到小手臂的骨头出现了裂痕。

    夜鸢一个翻转,对着约瑟的肚子用力踢过去。

    约瑟本来还想趁着东方受伤,再给他致命一击,被夜鸢一脚踢中,向后退了几步。

    第一次交锋,就这样暂时先分开。

    东方烈受了伤,约瑟屁事没有,夜鸢也还尚可,总体来说,是夜鸢和东方烈落了下风。

    约瑟身上有个作弊利器,机械左手的强度不管是灵活性还是攻击力度都比正常手臂要强太多。

    夜鸢和东方烈赤手空拳,对他一个带武器的,很吃亏,要时刻戒备他的左手,还不能跟他硬碰硬。

    以他的机械左手的能力,和他硬碰,他们的下场只会是骨折骨碎,身受重伤。

    万一被砸中脑袋,头肯定会爆掉

    这让他们两个很忌惮,可暂时又没有办法,只能尽量躲避开他的左手。

    如果能把他的左手砍下来才好

    夜鸢拧眉,看着东方烈的伤口很是担忧。

    他们两个一起才能压制住约瑟,可他受伤必定会影响他的实力发挥。

    就算伤的的是左手不是右手,造成的影响也很严重。

    到了他们这个等级的高手,一点破绽那都是致命的

    可是,没有别的办法

    夜鸢低声对东方烈说:“东方, 你处理一下伤口,我先牵制他。”

    他的伤口必须要处理,不然会失血过多,到时候他的实力更发挥不出来。

    能够和约瑟一战的,只有他们两个,受伤了也不能退出。

    “小心点。”东方烈撕下一条衣摆,单手用力缠在伤口上,压迫止血,固定开裂的骨头。

    痛对东方烈来说,他可以忍受,他的耐痛力属于非人类的变态级别,这样的伤势他面不改色,只是懊恼他受伤,给夜鸢增加了危险。

    约瑟不可能给他们太多时间休息,要乘胜追击,夜鸢知道他左手的厉害,不跟他硬碰,小心的和他周旋,消耗他的体力。

    单论速度,约瑟不及夜鸢,夜鸢步伐轻盈,擅长躲避。

    但在体力上,夜鸢是不及约瑟的,她的腿和他的左手硬碰过一次,现在整条腿都在痛,她努力不让约瑟看出她体力不支。

    东方烈粗暴的裹好伤口,又冲了上来,有他分担,夜鸢的压力顿时缓解,让她能动脑子想想,该怎么扭转他们的劣势。

    真是大意了,他们已经吃过一次他左手的亏,居然没有提前做准备,找个趁手的武器来

    其实主要也是因为枪械这样的热武器,在他们交手中,已经没有多大用处,他们又都是习惯了枪械的,其他习惯的武器都是近身搏斗的短小武器,带不带,都没有作用。

    那些长的,大的武器,他们用着也不顺手

    而且,上次约瑟的左手并没有发挥出这样的杀伤力,只是看起来比正常的人手更锋利一袭,可以当利刃。

    谁也没有想到,他的左手居然可以转变成十八般武器,远近程的都有

    这个机械左手,确实厉害

    黛安娜等人在暗中观看,脸上的表情很焦急。

    “姐夫,给我姐和东方找个武器”黛安娜神色紧张。

    在这样级别的战斗中,她们这些普通人根本帮不上忙,冒然上去,也是给他们添乱。

    可这种只能旁观的无力感,让她很难受。

    君墨麒神色冷峻,短时间内要找趁手的武器,哪有那么好找,而且还要能够和约瑟的机械左手相抗的武器

    “除了热武器,我们似乎没有带冷武器来”

    尤里说:“我去帮忙,这个身体虽然没有生化人的身体强,但没有痛感,也不畏惧死亡,多个帮手,他们两个的压力也能小一点。”

    “好。”

    尤里操控克隆人诺亚下楼,君墨麒想了想,把修斯叫上来,让他掌控全局,他也要去帮忙。

    苏叶曾经研究出可以暂时将他的体能提数十倍的药剂,这次为了保险,他带了很多,下楼的同时,他已经将一支药剂打进了他的胳膊上。

    东方烈和夜鸢分工,一个攻击约瑟的上半身,一个攻击约瑟的下盘,上下齐攻,分散约瑟的注意力。

    突然,东方烈脚低下身体,一个扫堂腿,一脚扫中约瑟的膝关节处。

    约瑟腿骤然一弯,下盘不稳身体失了重心,他身体矮下来后分心想要站起,躲开东方烈的下一步攻击,夜鸢正好闪在他身侧,身影骤然飞起,飞起一脚狠狠地扫在他脖颈上。

    约瑟顿时一惊,不等站稳向一旁侧翻,机械左手机关一按,铁爪飞出锐利地刺入夜鸢的小腹,夜鸢躲得很快,铁爪刺入不深,但仍然被他击中,一些血肉随着约瑟收回铁爪被撕下来,不少鲜血流出来,衣服瞬间被湿透。

    约瑟翻滚到地上,猛的翻起,半跪在地上歪着脖子看着他们两个。

    夜鸢这一踢很重,要不是他的骨头够硬,能被她踢断,剧痛让他的表情更加残忍,眼睛中完全充血,猩红而血腥。

    他森冷阴邪的一笑,左手复原成正常手掌,两只手放在脖子上,拧了拧颈骨,将错位的骨头扳回原来的位置。

    他站起来,左右摇晃了一下脖子又攻上来,夜鸢不管身上的伤,瞳孔染上了血红,被伤痛和鲜血刺激出她的凶性,不怕死一样又冲上去。

    东方烈见夜鸢受伤,眸光顿时狠辣起来,就算他已经有了妻子,也爱上了白楚楚,可夜鸢在他心中的地位依旧稳如泰山,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女人

    她被伤的这样重,他哪能忍

    东方烈用力在地上跺了一脚,坚硬的地板上出现了两个脚印,然后身体骤然向约瑟撞去,携带重力,他就跟坦克一样撞上约瑟,在撞上约瑟的同时,又狠又重的两拳打在他胸膛上,约瑟心肺受创,一大口鲜血喷出,但几乎是同时,约瑟的左手在东方烈的胸膛上也抓处一个鲜血淋漓的伤口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