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晚安,参谋长》 参谋长番外 【2562】把我当空气吗?
    第二天,s市下着蒙蒙细雨。

    张曦被惊醒,额头上还微微溢着意思薄汗。

    这一夜,她做了一个噩梦。

    梦见自己输的一败涂地,甚至还不顾颜面跪在季非离的面前苦苦哀求着他不要离开。

    她环视了下周围的环境,才发现一切都是假的。

    她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挠了下蓬松的头发。

    现在已经是上午八点整。

    他偏头看了眼窗外,可是外面却阴沉沉的,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

    “咚咚!”

    适时,顺着门缝传来了敲门声,

    “稍等,我穿衣服给您开门。”

    张曦的话音刚落,顿时就传来张母的声音,“张曦……”

    “妈,我穿上衣服给您开门。”

    “我来是想告诉你,法院那边你爸已经给你安排妥当了。”

    张母无奈的摇了下头,唇角勾着淡淡的笑容。

    顿时,门被打开。

    随后传来安琪的声音,“您刚刚说什么?”

    “我说,你爸那边已经给你安排妥当了。”

    张母重复道。

    张曦高兴的确认着,“那这么说,我离目标又进了一步?”

    “当然,这一次如果他再敢背叛你,我应会将她碎尸万段。”张母走进卧室,补充道,“而且我还要让季氏给他陪葬。”

    “妈……”

    张曦轻声唤道。

    张母的表情瞬间僵持在原地,“人还不知道在哪,你的心就已经飞走了。”

    张曦的脸颊渐渐的微红,害羞的说着,“您这样我会害羞的。”

    张母坐在大床上,回归正题,“我听你爸说,他们已经收到了传票,所以不管怎样,你都要有个心理准备。”

    “我明白了。”

    张曦的大脑猛然清醒,“这件事情有人替我出面。”她咬了下唇瓣,“他们在明,我们在暗。”

    “也对,他们虽然怀疑你是策划这个游戏的幕后人,但是他们压根没有证据。”

    “一切还是要小心为妙。”

    张母实在不想让事情暴露出去。

    更不忍心看着公司的业绩因此而受到任何影响。

    “我明白了。”

    张曦点头应道。

    一来,她不想因为自己的一己私利而影响到公司。

    二来,不想让他们为自己烦忧。

    张母突然想到什么,关怀的问道,“刚刚看你脸色不好,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没什么,就是做了个噩梦而已。”

    张曦如实回答。

    张母心知肚明,直接问道,“是不是与他们有关?”

    张曦一把扑在季非离的怀里,语重情长的说着,“我梦见我们输了,输的彻彻底底。”

    张母轻拍着张曦的后背,安抚道,“傻孩子,梦都是相反的。”

    “可是,那个梦是那么真实。”张曦深吸一口气,接着再道,“梦中的他跟现在一样对我极其厌恶,甚至连多看我一眼都不愿意。”她顿了下,哭喊着,“怎么办?他的心里压根就没有我的一席之地,就算我赢了我也得不到他的心。”

    “傻孩子,你还是一个大姑娘,而他呢?不顾是一个豆腐渣,你何必为了他而伤自己的心。”

    “可是我的心里只有他。”

    张曦一边说着,一边抽泣着。

    张母看了眼张曦,心中实在难耐不已,接着再道,“眼下,你应该安抚好那个男人,千万不要因为他们的威胁而把我们的计划毁掉。”

    “我明白。”

    张曦点头。

    “休息一下准备下楼吃饭吧。”

    张母说完,转身离开。

    张曦目送着张母的背影离开,拨了个电话,等到那边接通,他直接开口说道,“眼下我已经打点好一切,你千万不能因为他们的威胁而让自己陷入困境中。”

    “既然我选择和你站在一起,那我就不会因为一点小事而和破坏我们之间的约定。”电话里传来男人的声音。

    “你能清楚,那我自然也就放心了。”

    张曦听到男人的话,心里也自然松懈下来。

    男人接着再道,“张小姐,恕我冒昧的问你一句,你这么做真的值得吗?”

    值得吗?

    当然值得!

    和季非离在一起,再到结婚,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

    所以就算为了他上刀山下火海他们也在所不惜。

    张曦渐渐的拉回思绪,再道,“值不值得是我的私人问题,你只要做好你应该做的事情就好。”

    “哦。”

    男人闷哼一声。

    “有任何事情记得随时跟我汇报。”

    张曦冷冷的的抛下一句话就国断掐断。

    她将手机扔在一旁,听着窗外稀稀拉拉的雨声,心里南蛮有些难过。

    好长一段时间,她才收敛心神,迈着轻盈的步伐朝大厅走去。

    她直奔餐厅的方向走去,找了个地方坐下,视线看向了季父,一脸感激的说着,“爸,谢谢您!”

    “我们是一家人,跟爸之间何必这么见外。”

    张父将照片递在张曦的面前,“看看这个……”

    张曦带着一脸疑惑的样子接过,认真的盯了照片几秒,问道,“您这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你可否喜欢?”

    张父反问道。

    张曦合不拢嘴的说着,“喜欢。”

    张父看着张曦的模样,宠溺版的拍了下她的头顶,“接下来就要看你们的了。”

    说完,他吃着早餐。

    张母十分好奇,“你们在看什么?”

    张曦递在张母的面前,“这下扳倒安琪更是小菜一碟。”

    张母叮嘱着,“这个你必须留好,到头来交到法官手里,一定会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我现在倒是很期待开庭的这一天。”

    张曦的脸上勾起了一抹邪意的笑容。

    “这次,我们一定会打他们个抽手不及。”张母看向了张父,问道,“什么时候开庭?”

    “两天后。”

    张父声音凝重。

    张曦的脸刹那间就变了……

    两天后?

    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她都觉得自己是在度日如年。

    可是她心里非常清楚,这也是最快的时间。

    只是,两天后,究竟会发生什么样的天翻地覆的谁也不能预料。

    张父看着心不在焉的张曦解释道,“这已经是最快的时间了。”

    张曦点头,“我明白。”

    “我还有事,先走了。”

    张父放下手中的牛奶,随后夹着文件包换身离开。

    安琪收到传票以后,就整日将自己窝在房间内。

    她认真的翻阅着,可是依旧毫无头绪。

    季非离拍了下安琪的肩膀,“一切顺其自然就好。”

    安琪抬眸问道,“可是,眼下,我们何种情况,该如何是好。”

    “传票上不是写着两天后,我们又何必这么急?”

    “眼下,我们必须要有充分的证据,不如我们去找那个调监控的男人录个口供吧,这样我们也算是有了个人证。”

    安琪声音沉重的提醒着。

    “这样恐怕不太好吧。”季非离温和的说着,“不管怎样,他肯给我们调出监控,想必已经个他添了不少麻烦,所以我个人认为我们不要请将事情推脱在别人的身上。”

    “可是我们仅凭这段录像真的讷讷个赢吗?”安琪担忧的问道。

    “他们手里的证据是假的。”

    季非离叮嘱着。

    安琪十分不安,隐隐之中还透着些许的烦忧,“如果他们从中在生出什么事情,那我们之间的计划岂不是一清而空。”

    季非离冷漠的声音适时传来,“难不成他们还能将是想颠倒黑白不成?”

    安琪咬牙道,“张曦想耍什么手段,我们概不知情。”

    “我知道。”

    “我还是想多一个人多一份证据。”

    安琪依旧不死心的提醒着。

    “可是……”

    季非离的话还没有说完,就传来娇憨安琪的声音,“非离,你就陪我一起去好不好?”

    “好。”

    安琪激动的勾起季非离的脖颈,唇瓣轻轻的落在了她的薄唇上。

    季非离勾住安琪的要,轻轻的勾了下她的鼻子,“你这个小狐狸!”

    “你才是小狐狸。”

    安琪反驳道。

    季非离拉着安琪得手离开卧室。

    一到大厅,就迎来季母冷嘲热讽的声音,“眼下这个局面,你们要去哪?”

    “我们有事要出去一趟,还请您不要耽误我们的时间。”

    安琪面带微笑,客客气气的说着。

    季母将所有的责任全部推脱在安琪的身上,“因为你,季家竟然被告上法庭,接下来,你就应该好好想想对策,而不是让你们出去潇洒。”

    安琪面不改色的解释着,“您误会了,我们出门就是为了找人录个口供,这样我们也好多了一份胜利。”

    在这笑容的背后,她早已将季母骂了个底朝天。

    “你这分明就是在为自己找借口。”

    “我没有!”

    季母一脸责备,“因为你,季家三翻四次的跟你陷入危机,而现在公司的股票也跟着逐渐下降,这笔损失你难道就想撒手不管吗?”

    “公司股票下降我也没办法,但是眼下,我们还有一场仗要打。”

    安琪说的十分认真。

    季母拦下他们的去路,语调不变的说着,“我不管,既然事情因你而起,那你就应该承担所有的责任。”

    安琪一副自己也是受孩子的表情,“因为我发生这样的事情我真的很无助,但是我真的是无辜的。”她的双手渐渐的攥起了拳头,“如果您实在想让人帮您承担,那您应该去找罪魁祸首。”

    “谁是罪魁祸首?”

    季母好奇。

    “张曦。”

    安琪抛下一句话就挽着季非离的胳膊饶过季母继续朝前方走去。

    “安琪,你给我站住!”

    季母冲着他们的背影嘶吼道。

    看着他们头也不回的样子,她的心里更加恼火。

    他们是把自己当空气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