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我妈是剑仙全部章节 第三百三十九章 上面风大
    “哎呦我呲……你个鳖孙!”

    季知年已经忘了有多少年没有人踹过他的屁股了,以至于猝不及防之下,爆出了一句粗口。

    “来自季知年的怨念+2000.”

    陈晓眼睁睁的看着季知年沿着紫峰大厦飘摇的坠下。

    他用的是巧劲,况且季知年怎么说也是金丹期的修为,四百多米的高度,应该……差不多……可能……问题不太大。

    陈晓很快就转过头,他已经能看到,一个瘦高的道士驾驶着飞剑,栽栽愣愣的朝他飞了过来。

    刚才他从季知年的话里已经得到了关键性的信息。

    金丹期的修士会被灵气龙卷强烈影响,无法自主吸收灵气,同时也会产生飞行失控的问题,会被龙卷的引力牵引着朝他飞过来。

    “哎……哎……”

    瘦高道士心里素质似乎差点,又或者是因为不断旋转让他有点头脑眩晕,一路大呼小叫的飞了过来。

    陈晓提起精神,提气运力。

    张云是江州修士联盟的要员之一,从季知年离开之后,几个联盟中人商议了一番,就全都朝着灵气龙卷飞来。

    张云乃是风神宗长老,风神宗善于御空之术,所以飞的最快,作为先行之人,是第一个赶到现场的,也不排除他想要独占好处的心态。

    张云刚才隐隐约约听到了,一声“老贼休要抢我宝贝”类似的话,心里顿时一喜,喃喃自语道:“果然季知年那老家伙是想要独享宝贝……幸亏来了……”

    很快,张云就已经飞入了风眼之中,看到了陈晓,顿时高喝一声道:“小子,你是哪一派的弟子,速速离开此地,不然的话,小心我的动粗了……”

    还没等张云说完话,陈晓便义正言辞的打断道:“老贼,天下宝物,有德者居之,你还不配!”

    张云闻言登即大怒:“好小子,口气不小,那你就躺下吧!”

    张云顺着风力牵引,飞快的旋转着朝着陈晓袭来。

    现在张云也不管晕不晕,车速快不快了,在他眼里,一个毛头小子根本就没必要放在眼里。

    陈晓冷笑一声,身上金光大放,一脚踹出:“走你!”

    一脚好死不死的踹在了张云的屁股上。

    这一次,陈晓可是没留手,一脚踹的结结实实。

    虽然陈晓还没有结丹成功,但是本身他修行八九玄功,体魄雄健堪比龙象,还是怨力和灵气双料筑基气力雄浑。

    加之张云即便是金丹期的修士,可是却被灵气龙卷干扰,既不能施法,也不能控制飞行动向,便是在停下之前,无法还击,也无法躲避。

    “砰!!!”

    一声巨响传出。

    张云的道袍瞬间炸裂,然后整个人化成一道白影,绚丽的朝着紫峰大厦下面坠落下去。

    “啊……”

    叫声回荡,凄厉不已。

    ……

    此时季知年已经快要落地了。

    季知年使出了浑身解数,保持着平衡,尽管陈晓用的是巧劲儿,但也还是挺疼的。

    季知年心里都要给陈晓骂死了。

    小犊子!

    忘恩负义!

    敢踹你爷!

    这么高你就不怕把你爷摔死!

    地面越来越近,季知年脸色有点纠结,可是想了想,只好无奈的叹了口气,静气凝神,在落地的一刹那,肩膀着地,然后滚翻……滚翻……滚翻……

    一连滚了十来圈儿,季知年才算把冲击力全部卸去。

    ……

    “来自季知年的怨念+2666.”

    盘腿坐下的陈晓愣了一下,这么记仇?不像是这老头的性格啊。

    只是很快陈晓的余光就看到了前面两米处的一把翠绿色的佩剑。

    青云门长老佩剑???

    等会儿!

    “哎呦卧槽!”

    金丹期没了飞剑可是不会飞的,可别把这老头给摔死了!

    陈晓扒着天台的边缘战战兢兢的朝下面看了一眼,就看到了季知年在地上滚成了轱辘,顿时就乐了:“老头还挺机灵的。”

    然后陈晓也看到了下坠的张云,似乎在竭力的保持着平衡。

    张云比季知年强点,脚下还踩着飞剑,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十有八九能平稳落地。

    陈晓眉头一皱,然后头一偏看到了不远处的中央空调外机,心中灵光一闪。

    这么大的风,出点意外还不简单!

    ……

    季知年这一个懒驴打滚,把他弄得也是狼狈不已,只是庆幸周围没有人,要不然面子可丢大发了。

    只是随即他便似乎感知到了什么,抬头一看,差不多十来米的高度,几个金丹期修士已经落了下来。

    还是江州修士联盟的熟人!

    季知年的脸刷的一下子就红了。

    看见了?

    没看见?

    陈晓!

    你个王八犊子!!!

    李纯惊疑不定道:“老季,你怎么会掉下来的?”

    其余的修士也是狐疑的看着季知年。

    “老季,你飞剑呢?”

    “你上去了?”

    “上面什么情况?”

    因为灵气龙卷中视线模糊,他们刚才在百米之外正想直飞紫峰大厦顶端,却看到有什么东西落下,本着小心无大错的原则,都飞过来一探究竟。

    没想到直接就看到了季知年,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季知年被问,顿时就有点坐蜡,脸色青一阵紫一阵,有苦难言。

    他总不能说是被陈晓踹下来的。

    陈晓的身份不能暴露,况且就算是别人把他踹下来的,那也太没面子了。

    “咚!”

    一声不大不小的声音传来,几个人的都愣了一下,相互对视一眼。

    “走……去看看……”

    季知年松了口气,想必是刚才后到的那个人了。

    几个人走到了近处,就看到了张云摔了个大马趴,脚下依然踩着飞剑,只是飞剑此时已经垂直的插进了地面之中。

    甚至几个人还看到了张云的后屁股是光着的,道袍和裹裤像是被炮仗炸了一样……稀烂。

    “张师兄?”

    “张师兄……你怎么了额?”

    张云听到声音艰涩的抬起头,看到了不远处的几个同道,脸刷的一下子就红了。

    想到那个天台上的后生,心里也是窝火不已,可是想一想,这种事儿怎么能说。

    李纯纳闷的问道:“你和老季怎么都从上面掉下来了?”

    被点了名,季知年和张云默契的对视了一眼。

    还是张云急中生智道:“上面风太大了,给我吹下来的!”

    季知年也恨不得一拍大腿,怒赞张云机智,也附和道:“对对对,上面风太大,也给我吹下来了!”

    就在此时,头上一个黑影瞬间接近。

    然后……

    “轰!”

    一个硕大的空调外机砸在了张云身上。

    李纯,季知年等人都惊呆了。

    季知年嘴角抽了一下,抬头往上看了一眼,面无表情道:“你们看,我说风太大吧,连空调外机都吹下来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