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虫屋 第457章 成本
    周日,姜游自然是在店里的。

    常立章和金澄到虫屋的时候,他正在坐在二楼的工作台前写折扇。最后一笔落下后,姜游把毛笔搁在砚台上,抬头说:“你们到了啊,等下,我拿两个椅子过来。”

    姜游拖了两张椅子出来,又吭哧吭哧地跑到楼下,从冰箱里拿了三瓶乌龙茶和四根冰棍,他分了一根给坐在柜台后的林昱,接着便上了楼。

    姜游他一边拆冰棍的包装纸一边说:“外面很热吧?”

    “还好,就走了一小段,到了店里就凉快了,”常立章说着从包里拿出了个盒子,“一个小玩具,给你儿子玩的。”

    “太客气了。”姜游伸手接过盒子,里面是一个啄木鸟捉虫玩具。

    “你儿子呢?”金澄问。

    姜游朝侧卧方向看了一眼,“在房间里玩呢。”

    姜游拿着盒子走到侧卧门口,敲了两下门后再扭开了门。

    常立章和金澄透过门缝往里面看去,房间里有两个小孩,一个是姜末,一个是大概十二三岁的女孩。

    “姜末,你还记的常叔叔吗?”他把盒子塞到姜末手里,然后指了指站在墙角的早教机器人,“你的小机器人,也是常叔叔送的。”

    芸芸有些好奇的往外看去。

    姜游把姜末报到门口,“来,说谢谢常叔叔和金哥哥。”

    姜末咬着手指。

    见状,常立章说:“让他们小孩子玩,我们大人聊大人的。”

    姜游放下了姜末,他问芸芸:“房间里闷不闷,要不要去院子里玩?”

    芸芸摇了摇头。

    关上门后,姜游在工作台后坐下,他拿起折扇,扇了几下风。折扇上写了‘大道无门’四个大字,字迹圆融舒达。

    “小姜你这个字写的不错。”常立章说。

    “还行吧,好久不写了,”姜游看了看扇面,“科长的字好,我门上虫屋两个字,就是她写的。”

    常立章回忆着牌匾上的字,他说:“是不错,现在年轻人毛笔字写的好的少了。”

    “你打算卖这个扇子吗?”金澄问。

    “有人看上了就卖,反正成本很低的,你喜欢我送你几把,”姜游把扇子放到一边,“你们要回楚城了吗?”

    常立章回答说:“我下周一回去,下月再来,小金这个暑假都在唐江。”

    “周一啊,就是明天咯,”姜游算着日子,“小金以后也打算留在唐江吗?”

    “他又做梦了。”常立章说。

    姜游的表情严肃了些,“梦到什么了?”

    金澄把他的梦和姜游说了一遍,然后常立章说:“管清彤让他留在唐江,但是我和小金都觉得,她隐瞒了一些东西。”

    常立章看了金澄一眼后他继续往下说:“上次在久靳山,苏望舒匆匆停留了几日便去了燕京,若不是你和小唐来了,说不定我们连圆泰最后一面都见不到。我不是怀疑管清彤他们,他们的作风我是了解的,总是大义在前,但是,”他停顿了下,又叹了口气,“圆泰走的时候,把小金托付给了我,我肯定要照看好他的,他不是第一次做预知梦了,所以一开始我也没有重视,但现在看那边的反应,我觉得这次可能会卷进很严重的事里面,我呢,”他苦笑了一下,“我是没什么本事的,所以我思来想去,就想请你照看他一下。”

    金澄的表情有些意外,又有些感动,他说:“我可以照顾好我自己的。”

    “郑前辈的后辈,就是我的后辈,”姜游应承了下来,他说:“老常你也太见外了,久靳山的事,后续要不是你和邵朗帮忙遮掩,我和科长肯定是要吃处分的。”

    “哪有,如果不是你和小唐……”

    “行了行了,再这么你客气我客气下去,天都要黑了,”姜游把吃完的冰棍棒子扔进垃圾桶里,“你下月来,就是等研究所搬完后过来?”

    “是的,”常立章看了金澄一眼,他说:“小金,你去楼下吧,我有话要和小姜说。”

    “好的,我去找林哥聊天。”金澄利索地站了起来,走下了楼。

    店里有两个顾客在挑明信片。

    他在店里逛了一圈后,也挑了一张,在长桌边坐下,拿起笔,写了起来。

    姜游从楼梯口收回视线,“他不错。”

    “是个好孩子。”

    姜游看向常立章,“管清彤也许没那么多大义。”

    常立章把椅子朝前挪了挪,他说:“你对研究所知道多少?”

    “知道研究所这三个字吧。”

    “我父母呢,研究所还没独立出来的时候,是在里面工作的,研究的方向是灵力粒子捕捉。现在的执法记录仪啊,扫描仪啊,都是基于我父母的研究弄出来的。他们还有个成果,在火化炉里面装个什么,人死后灵魂就不能滞留人间了,根子上减少怨灵之类出现。没推广起来,成本太高了。”

    “厉害厉害。”

    “他们是厉害,可是呢,他们是不支持独立的,研究所独立出来以后,他们没有跟着出来,”常立章的表情变得凝重,“后来他们研究的方向是异度空间,就是小世界了,结果出了事故,他们……”他停顿了一下,“项目也停掉了。”

    “停掉了?”

    “对,因为没人能接手,”常立章叹了口气,“我呢,没有继承我父母的天赋,从小读书就一般,我父母呢也比较开明的,觉得我过的开心就好,也有可能因为他们太忙了,根本没时间管我,我是我奶奶把我拉扯大的。”

    “后来你还是进了研究所。”

    “留了位置给我,算是补偿吧,而且所里也缺人,时不时还要进去帮忙,毕竟我也算靠得住而且懂一点皮毛的自己人,”常立章苦笑了一下,“我没有什么大志向,就想陪着我奶奶,她这辈子已经够苦了。圆泰帮忙,让我能陪她到最后。”

    常立章站了起来,他左右走了几步,“这次我在所里呆了小半月了,我感觉里面气氛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他停了下来,看着姜游,“以前在科学院时候的研究范围很广,很多是惠及人类的,治愈绝症,提高寿命,开拓空间资源这种,这是我小时候的映像,独立之后呢,以前其实也隐约有点感觉,这次呆的时间长,我感觉现在的研究都是为特科服务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