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魔帝在上:盛宠腹黑二小姐》 正文 第1673章 梦碎
    第1673章 梦碎

    此刻的秦雨萱将不久前怨恨满载的嘴脸丢得一干二净,对着北凰冥笑的分外端庄。

    她很不喜欢任何一个接近北凰冥的女人,但对于凤千凰这个不仅拥有北凰冥的特例,还公然忤逆她的女人,她更多的似乎满心的愤恨和杀意。

    听着秦雨萱看似段长大方的话,心中不禁冷笑,这女人还真是将自己当做一颗炝锅的调料了吗?

    自己被亲爹送进来平衡势力,还没有个名分,但是大度的想着先给她要个名分吗?试问北凰冥这魔族君上的身边,最有利的位置就是这未来的魔族君后,这个位置有谁是不想做的吗?

    对于这个女人的小心思,凤千凰但笑不语,她知道北凰冥会帮她解决的。

    “不必,千千会跟本君住在尽欢殿。”北凰冥一口决绝,而后将手中的粥碗放下,拿过清溪递过来的帕子,缓缓地替凤千凰擦去嘴角的粥渍。

    这才看向秦雨萱,“本君打算十日后正是宣布千千为本君的君后。”

    北凰冥的这个爆炸性消息让所有人都瞪大了双眼,而后众人的眼神都齐刷刷地看向秦雨萱。

    君后?后?这必然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

    君后的位置,就这样敲定了吗?

    余下的众人对于凤千凰将要成为君后的感觉并不是特别强烈,甚至还带了一些幸灾乐祸。

    她们的打算很好,秦雨萱这个秦王独女,是他们这些人中最有可能坐上君后宝座的人。

    如今她的地位受到威胁,必然会有所动作对付凤千凰,而她们认为的最好结果就是秦雨萱和凤千凰两人在这场争斗中拼个你死我活,将这君后的位置让出来!

    秦雨萱看着北凰冥的俊脸,朱唇贝齿张张合合,想要说些什么,却怎么也无法见声音从自己的嘴里发出来。

    一张娇俏的脸,憋得是青紫交加好不热闹。

    凤千凰知道北凰冥这是在在对自己做出承诺,她看着北凰冥,脑袋蹭蹭他的胸膛,虽然他们已经举行过婚礼,也夫妻多年更是有了三个孩子,可是听着北凰冥的情话和誓言,果然不管多少次,他都不觉得腻。

    轻轻拿起他垂在肩上的黑发,再执起自己头上的一缕头发,将两缕头发缠在一起打了一个结,而后轻轻拽住两端的发梢,不然这个发结散开,这才抬起头,对着北凰冥笑的甚是妩媚,“结发夫妻!”

    对此,北凰冥笑的甚是开怀,低头蹭蹭她的前额,嘴角的弧度甚是开明,“千千说得甚是!”

    看着二人亲密的举动,秦雨萱只觉得自己眼前一阵阵的发晕,她的父亲告诉她只要进了这魔族的王宫,她就是为了的君后,可如今呢?

    北凰冥的举动彻底将秦雨萱心中的憧憬全部击碎,她的心痛得似要不能呼吸。原本她也是天之骄女不可一世,试问魔族的男子没有一个可以入进她的眼中,如今有一个北凰冥,丰神俊逸,一颗少女的心全部系在了她的身上。

    幻想着以后嫁于他为妻,定是可以夫妻和顺,举案齐眉,共享天下的,但是一切都被这个女人给破坏了。

    就在此时凤千凰黛眉一挑,眸中霸气横生,“不要怪我没提醒你们,若是想以后的日子安安稳稳,就都给我安分些。”

    “我凤千凰可不是你们可以轻易算计的,但凡招惹过我的人,下场绝对不是你们能够想象得到的!如有你们之中还有自不量力想要谋算我的人,下场绝对会比小香更加凄惨百倍!”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眼神再次看向北凰冥怀中的凤千凰。此刻对她的感觉已经不单单是嫉恨了,而是恐惧!

    冷声对着面前这些即将成为后宫中的女人们说完,凤千凰伸手环上北凰冥的脖子,挑衅地看着面前一个个身体隐隐打着哆嗦的众女,“还有,你们给我记住,他北凰冥是我凤千凰的男人,任何敢不自量力肖想他的女人,我都不会放过!你们最好长点记性,否则最终只怕是连去无间地狱的机会都没有!”

    凤千凰是何其霸气!

    她光明正大地向众人宣布她对北凰冥的所有权,在别人看来或许是“大逆不道”,但北凰冥却是习以为常!

    这才是她的凤千凰,就该是如此的!她在乎他,爱他!他又怎么会不把一颗心全部掏给她呢!

    玄月看着凤千凰如此霸道强势的一面,嘴角微微抽搐,他家主子还是这么一如既往的霸气侧漏,藏都藏不住呀!

    她的狂傲,是以为她本身的实力,也确实有她狂傲的资本!

    “冥,我吃饱了,我们走吧。”凤千凰说罢,北凰冥便抱着她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离开。

    他的身影依旧孤傲,让众人只能跪在地上仰视,以往的爱慕如今全部被嫉妒所掩盖,漂亮的凤眸中杀意一片。

    所有的人都忘记了跪安,只是静静地匍匐在地,在他的身影离开后,她们纷纷垂下的脑袋,紧蹙的眉头诉说着她们不安的心。

    “你们也都散了吧。”秦雨萱的声音甚是嘶哑,面色苍白,带着疲惫和无力。

    当所有人都离开之后,她才坐在凳子上召唤身边的侍女,“小香,去给我倒杯安神茶。”

    一个小婢女诺诺地走上前,声音低浅微弱,“禀姑娘,小香姐姐随姑娘出去后还未曾回来。”

    秦雨萱终于想起在尽欢殿的事情。

    小香现在,已经被那个女人手下的人整死了吧!

    她的耳边,是那个撩拨他心弦的男人残忍的吩咐,“你应该知道怎么让一个人生不如死,也应该明白如何让一个人求生若渴。”

    “她不在,那就你去吧。”看着婢女离去的背影,秦雨萱的手紧紧的攥成了拳,就连指甲嵌进了肉了,也全然不知,她如今还能坚持地清醒着,全凭着内心那股坚强的意志力支撑着。

    “姐姐好生休息,我们都先回去了。”

    所有还在的女子们见到秦雨萱随时都有可能会发狂,赶紧一个个闪人了,深怕自己走的慢了被这女人找个借口给折磨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