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农女殊色》 正文 第七百五十七章 训话
    第七百五十七章 训话

    小秦氏被老夫人骂了一个狗血淋头,末了迫于国公爷的威压,还不得不将手里的账本钥匙都交出来,气得心口疼,都懒得再看香枝儿一眼,使了林妈妈,将东西一股脑儿的,全都送到了流云居,半句话不交代,仍下东西便走,姿态摆得老高,也可看出着实气得不轻。

    香枝儿也没指望能得到小秦氏的提点,收下账本,便算是接过国公府的家务之事,以后相当长一段时日,她将没有什么清闲了,不过整日无所事事的待在后宅之中,要什么清闲啊

    红梅双眼放光的盯着账本,捧着账本的手都在抖,脸上的神情,却是异常兴奋:“少奶奶,账本就这么交到咱们手里了”即便是账本捧在手中,仍觉得不敢相信。

    “瞧你,就这点出息。”香枝儿无奈的伸手点了她一下,笑道:“不过就是几本账本嘛,看把你给激动得。”

    “这可不是普通的账本,这可是咱们国公府的账本,奴婢以前想都不敢想呢”她真的仍觉得不真实,国公府内院,向来是夫人一手把持,什么时候居然也能轮到他们流云居了。

    “现在账本就捧在手中,想怎么想便怎么想吧。”香枝儿好笑道。

    她也能明白这些丫头的心思,小秦氏在内院说一不二呢,且燕慎也是有些本事的,凭国公爷对他的看重,以后请封世子,也是指日可待,整个国公府差不多就是小秦氏母子的天下了,这些惯会见会使舵的下人们,心里也是明镜似的,看得清楚着呢。

    周承泽虽然是府中的二公子,可毕竟是半道儿上认回来的,比起燕慎这个得国公爷喜爱的儿子,确实差得远,所以从来没有人来他们这里烧冷灶的,这也侧面说明,府里的下人,就没有谁看好周承泽的。

    而现在他们这对不被看好的夫妻,却得了管家权,这如何能不让人意外的,也怪不得红梅到如今,仍觉得云里雾里的不敢相信,因为她们也从来没想过其他。

    “好了,既然账本已在咱们手中,那么从现在起,算是正式接过管家之权,大家都打点起精神来,咱们接下了这个差事,那么就要把把差事办好了。”香枝儿扬声说道。

    众丫头立马齐刘福身,应了声是。

    香枝儿满意的点了下头,随即便开口吩咐道:“洪妈妈,去将不当值的各位管事妈妈都叫过来见见,之后要在一起共事,总不能什么都不知道。”

    “是,奴婢这就去。”

    见洪妈妈离去,几个丫头凑到香枝儿跟前,一个个神情都带着些兴奋之色,询问道:“少奶奶,那咱们要做些什么”

    香枝儿便笑着指了指那些账本,道:“就先瞧瞧账本吧,这些东西咱们以后也要经常打交道,什么都看不懂,那可不成。”

    “少奶奶这就小瞧人了,奴婢管着咱们流云居的账,账本还能看不明白。”红梅笑眯眯的说道,随即便拿着账本翻看起来。

    其余三个大丫头见状,也都凑了过去。

    这几个都是屋里贴身侍候的,账本什么的,时常会接触到,倒也不用避着她们的。

    倒是那四个二等的丫头,却是十分懂规矩,并不往前凑的,仍旧规矩的站立一旁,等着主子的吩咐。

    没多大一会儿,洪妈妈就领着一干管事妈妈过来了,这些管事妈妈年岁也都不小,在国公府里当差多年,有的甚至是家生子,从出生都是在这府中,很是有些年成,能混上管事位置上的,那也都是有些本事有些手段的人物。

    若没半点本事,又如何能力压群雄,坐上管事的位置上,要知道国公府的下人可着实不少,能被选进府里当差的,都是颇为机敏的,还有一些没能被选上,闲置在家中,正等着这些人落马,他们好上位,总归,管事这们置,也是竟争激烈。

    “给二少奶奶请安”

    香枝儿面带微笑的看着面前七八个管事妈妈,正对着她齐齐见礼,这些管事妈妈们,脸上的神情各异,有面带微笑的,也有带着些忐忑的,也有一脸高傲,不将人瞧在眼里的。

    “诸位不必多礼。”香枝儿微微抬了抬手示意。

    “不知二少奶奶这会儿唤我等过来,可是有事要吩咐”一身材颇为壮实的管事妈妈,语气有些不屑的问道,那神情举止,是半点不将她这个主子放在眼中。

    这一瞧便知这人是小秦氏的心腹,不然,犯得着一上来就给她这个少奶奶脸色瞧的嘛,香枝儿认真的打量了对方几眼,不怎么在意的笑了笑,道:“这会儿唤大家过来,也确实有几句话要吓嘱。”

    “不知少奶奶有何事要叮嘱奴婢等人,还请直言。”旁边一姓刘的管事妈妈,神色略为平静的问道。

    这刘妈妈是府里负责采买的,这差事是个美差,多少人争破了头的去抢,最终落到刘妈妈手里,可见其手段,这会儿再看其人,果然也带着几分精明相。

    要说一众管事妈妈们,这会儿心里也是各种滋味,属于小秦氏的心腹,这会儿自是百般看香枝儿不顺眼,时时等着给她排头吃,或是刻意刁难刁难她,而那些中立的,却是不断的思索着,要如何拿捏着分寸,既不在香枝儿手里吃亏,又能在事后让小秦氏不与她们计较,这种两面都想讨好的行为,其实也是很难处理好的,自然少不得前顾后盼,诸多谋算,至于其余一部份,那就是不怎么放小秦氏喜欢,已是游走于边沿地带的管事妈妈们,这会儿便觉得,眼下是个大好机会,若是能讨好了香枝儿,便能在她手底下谋个肥差。

    这些管事妈妈的神情举止,毫不隐藏,很是直白的表露在香枝儿的眼前,小秦氏的心腹当面对她甩脸子,想讨好她的,便对着她一脸讨好的笑,惟有一部份,神色平静,似换了个人管事,于她们都没什么大碍一般,相当的稳得住。

    “我这才接手管家之责,很多事情也不太明白,只希望各位管事妈妈们,能恪尽职守,不要懈怠,差事办得好,自然有赏,差事若是办得不好,那便要当罚,望各位心里要有数,毕竟各位妈妈们也不是头一天当差,手里的一应事务料理得比我都熟,什么地方容易出错,什么地方不容易出错,那是绝对比我清楚的,要是有人故意给我捣乱,呵呵”香枝儿呵笑两声,打住了话头。

    但一众管事妈妈们,却是紧盯着她,等着她的下文,香枝儿却仍是温和的笑了笑,道:“需知,这管家的重担,可是国公爷让我担下来的,若是我频频出错,做得不好,岂不是让人觉得国公爷识人不明,就凭这个,我就不能让国公爷担了这个名声,你们说是不是”

    话略停顿了下,便又继续道:“常听人说国公爷治军极严,才入营的兵丁稍有差错,便会上板子,既然国公爷新点了我,那我也不妨效仿一二,你们都给我听好了,好好当差的,我少不了她的好处,若是不愿意好好当差,那便上板子侍候,我这丑话可是说到前头,别到时候还想让我给点体面,需知这体面却是需要自己来维护的,你自个都不爱惜,又岂能怪旁人不给你体面”

    香枝儿的话,时轻时重,却是句句落在在场一众管事妈妈们的心里,那趾高气昂的婆子,听得已是收敛起脸上的神情来,那些露出放好笑容的婆子,这会儿也收起了笑容,露出一脸严肃模样,惟有那些原本一脸平静的婆子们,这会儿仍就维持着原有的平静,神情间半点变化也没有,这份镇定从容,也是少见的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