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神界修炼日常全部章节 第五百九十三章:倾力一击
    顾绣一挥手,原本被她收起的薄纱从她手中徐徐绽开,犹如一朵巨大的花朵,那花瓣渐渐往外扩张,犹如一张白色巨口,将康锦方才所扇出的风沙全数吸进口中,顾绣在康锦目瞪口呆中,素白纤细的右手轻轻一握,那被吸裹进薄纱中的风沙便全数握在了她手中。

    顾绣的动作轻而快,可是在康锦眼中,她这轻轻一握,就如同握住了她的咽喉一般,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不过康锦毕竟在真神中期也停留了百多年,虽然讶异顾绣到现在竟然还能使出这般大的术法,可是她很快反应过来,顾绣的反击就要来了。

    康锦右手一扬,团扇自她手中飞出,而后在空中快速变大,团扇周边悬缀的丝带更是先下手为强的迅速延伸拉长,往顾绣卷裹而去,似乎想要将顾绣卷成一个粽子。

    顾绣又怎会轻易如她所愿!

    方才被她吸裹进薄纱中的大量风沙在顾绣松手间,便从薄纱中倾泻而出,再次出现在顾绣和康锦之间的空中,原本已经变得明亮的天光也再次暗沉沉了下来。

    康锦脸色一变,她感到一股巨力从她的本命法宝风云扇中传来,团扇周边的五彩丝带是她发出去准备缠缚顾绣的,她心知那几根丝绦或许只能困住顾绣片刻,并不能真正将之灭杀。

    其实她在心里这般定位顾绣的实力时,还自嘲的想着自己真是越来越谨慎,顾绣既然连防御护罩都被她的丝绦攻破了,显然是神息不继了,自己还如此高看她,岂不是太过谨慎!

    只是当她感到这股自己几乎无法撼动的力量自方才攻过去的团扇丝带传过来之时,她既震惊又疑惑,并不是力神界修士的顾绣,为何会有这种惊人的力量。

    震惊也只是短短一瞬间,康锦斗法的经验并不少,她知道这等情况下,并不是自己震惊疑惑的时候。

    她一掐法诀,便想先将丝带收回来,可是就在这时,铺天盖地的狂风卷夹着沙尘已然朝她袭了过来,从顾绣打开薄纱口,到风沙再次弥漫二人之间的空间,再到风沙朝康锦所在的位置侵袭过来,这个过程其实很短暂,短暂到康锦的法诀尚未发出,狂风沙尘便冲击至扩大的扇面上。

    既如此,康锦便转换方向,换攻为守。

    扇面再度扩大,将汹涌冲击而来的风沙阻挡的严严实实,康锦嘴角露出一个浅笑,顾绣想要如法炮制,那也得看她会不会配合。

    只是那一抹浅笑还挂在康锦嘴角尚未散去,她忽觉手臂一阵麻痛,尚未等她反应过来,那麻痛感便从皮肤表面传到了经脉中,顿时她感到双臂经脉有种寸寸断裂的疼痛感,而且这疼痛感还在往更深处的经脉扩散,虽然经过扩散之后,那痛感已经淡了许多,可是这一变故还是让康锦大惊失色。

    她的双臂经脉断了?

    不,不对,康锦发现双手还是能够随心而动的释放法诀手印,她的双臂经脉并没有断,既然没有断裂,为何会有经脉寸断的疼痛感觉?

    康锦立时便想到了她之前发出的捆缚住顾绣的丝绦,当时丝绦很顺利的捆缚住了顾绣,她以为顾绣神息不足,方才任丝绦捆住的,虽然后来顾绣又释放出了巨力和以薄纱吸裹狂风沙尘后又将狂风沙尘悉数归还于她,康锦也只不过以为顾绣是服用了补息丹,她这次的发力只不过是神息补充后瞬间的反击,待补息丹的神息耗尽,她便将再次落于自己手中。

    那缠缚在顾绣腰间的丝绦,因为有顾绣身上法衣的阻拦,并未对顾绣造成伤害,但是在康锦的认知里,并不是顾绣的法衣如何厉害,而是那几根丝绦是她留着准备最后一击的,并未真正发力,之前甫一收紧丝绦便被法衣阻挡住了,因此康锦并没有立刻以丝绦与顾绣死磕,转而以本命法宝攻之。

    可是她没想到,顾绣除了以狂风沙尘回敬于她,风云扇的五彩丝线被巨力制服,现在就连她最初顺利攻破顾绣防御护罩的丝绦也被震碎了。

    康锦知道,她的那几条上品法器丝绦定然已经被震碎了,否则她的经脉不会有这般的断裂之感。

    只是她始终想不通,顾绣为何会有那样的巨力。

    此时,康锦似乎恍惚的想起,顾绣当初之所以能够在数以万计的魔虫和魔修阵型中救人,乃是因为她以神通开辟了一条新的道路出来,而那条道路似乎就有一股无形的巨力,当初康锦忙着与魔虫对抗,根本没有细细探查,现在想来,自己之前或许是太过轻敌了。

    或者就是这顾绣身怀异宝!

    一时之间,康锦脑中飞速转着种种念头,不过她手中动作并没有停,狂风沙尘被她的风云扇挡住,她的丝绦被顾绣震裂,二人现在又似乎打了一个平手。

    康锦心中稍定,即使顾绣手段再多又如何,她并不能拿自己……如何。

    “如何”两个尚未在在她脑中显现,康锦忽然面色一变,她的脸忽然感到一股灼热剐蹭之感,这一刻,即便康锦再是如何骄矜自傲,亦是无法控制自己再维持平静的情绪了。

    因为她发现她的本命法宝风云扇破了,而且破的不止一处,那裂缝大的让大量的风沙冲了过来,冲到她的头上脸上身上,只不过她身上亦穿了防御法衣,并没有被风沙附着和伤害,只是头脸……她并没有带幕离,她自信风云扇会为她遮挡所有的狂风沙尘,谁料到打脸来的如此之快。

    这一刻,康锦那掩在沙尘之下的脸变得狰狞异常,顾绣,之前她或可饶她一名,可是现在,不死不休!

    康锦一跃而起,一挥衣袖,那衣袖在她手臂挥舞下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扩张,竟然将剩下的沙尘全部吸了进去。

    与此同时,那被顾绣的飞星剑割出了几道裂缝的风云扇在空中翻了几个滚,画出了一个巨大的符印,顾绣眯了眯眼,这个符印她不认识,但是她知道,这应该是康锦的倾力一击了。

    顾绣在储物袋中搜了搜,取出一副盾牌。

    康锦注意到顾绣的动作,微微一笑,一个普通的防御法宝就想挡住她的风云印,简直是痴心妄想。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