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重生美洲巨头全部章节 第一百三十九章 失去掌控
    “欧弗拉西奥啊,欧弗拉西奥,你实在太让我失望了,”嘴里愤愤的说了一句,老赫雷迪咬咬牙,对等候在旁边的秘书分度了一句,“帮我接通安菲罗副总统的电话,我要请他帮个忙。”

    秘书手里有移动电话,也有安菲罗的联系方式,作为司法部长的秘书,他手中掌握着萨尔瓦多大部分权贵的联系方式。

    此刻听到自家老板的吩咐,他片刻都不敢迟疑,慌忙掏出了电话,拨通了副总统办公室的号码。

    “部长,接通了,”听着听筒内传来了安菲罗副总统的声音,秘书将电话递了过来,小声的说道。

    “嗯,安菲罗阁下吗?我是赫雷迪,”拿着电话,赫雷迪尽量用缓和的语气说道,“……对,非常感谢你对路易莎的关心……

    是的,是的,对,我希望阁下能够帮我一个忙,对对,帮我联系一下何塞议员,我想和他坐下来好好谈谈……伊图尔维德酒店,明天晚上七点。我会准时的在那里等候他的,谢谢。”

    ……

    通话很短暂,不过寥寥几句话,几十秒钟而已,赫雷迪挂上电话之后,整个人就像是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一样,背靠着宽大的椅背,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作为一个出身于政治家族的人,那种政客的基因是刻在骨子里的,老赫雷迪经历了不知道多少的风风雨雨,从罗梅罗时代的混乱,马蒂阵线的桑切斯·塞伦领导的军事叛乱,到现在何塞·纳波莱昂·杜阿尔特领导的民主政府……

    玩弄律法一直是他这类人的特权,没有丝毫的意外,依靠着家族的权势,不率先站队的姿态,无论是谁上台执政,为了稳定局势,都会选择塞给法本家族一个“糖果”,以获得他的支持。

    依靠着这种投机的做法,法本家族的实力愈发强大,甚至让人产生了一种“不论站在台前的人是谁,但是说了算的,还是法本家族的人”的错觉。

    这话说的有点嚣张,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当前坐在独立宫里面的人是家族的“傀儡”一样,赫雷迪表示,这种说法有些夸张了。

    但是不得不说,法本家族的实力虽然不显山不露水的,但是确实在政府内部是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在基民党和民族主义共和联盟这两个主要党派的博弈当中,无论法本家族倒向谁,都能够起到一种“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的作用”。

    但是现在老赫雷迪却感觉到有一些无力,这种感觉的由来有些莫名其妙,但是却又在某一些时候,不停的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敏感的他察觉到,自从他向外界宣布了,自己因为年龄和精力的关系,将会在中期选举的时候,不再担任内阁司法部长的职位,彻底退出政坛之后,他对于法本家族的掌控就开始出现了一丝“微妙”的变化。

    没有什么特定的事件发生,就是一种态度,从政几十年,别的不敢说,赫雷迪部长能够非常自信的表示,无论是谁,只要自己看一眼对方的眼睛,对对方的心思就能够猜得个七七八八。

    而这种变化的由来,不过就是“旧皇已老,新皇未生”而已。

    欧弗拉西奥和布克莱是他的儿子,亲的,这一点都没错。不过在权力的游戏中,这种关系带来的,除了血缘之外,还有权力的继承。

    法本家族早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政治家族了,它是由一大群政客纠集而成的一股政治力量,赫雷迪能够掌控它,是因为长久以来他表现出来的力量,他在成功的做到了保持个人强硬风格的同时,也保持了清晰明确的方向和目的。

    不得已的时候,他可以做到残酷无情,而不必要的时候,他还是挺冷酷的。

    他永远显得那么忙碌,脚步匆匆的赶往下一个目的地,所以他没有时间去理会可怜的俘虏,甚至也不介意在赶路的途中绊倒那么几个所谓的“朋友”。

    这一切都不那么重要,因为他是个手腕强硬,永远站在风口浪尖的老水手。

    外界对他的评价是“这个家伙虽然让你感到万分的讨厌,但是有时候你不服也得服。”

    但是现在,在面对权力交接的时候,这个老家伙少见的犹豫了,自己两个儿子是什么德性,老赫雷迪内心是一清二楚的,欧弗拉西奥虽然自命不凡,但是从小到大,一帆风顺的生活,让他对于危险缺乏必要的敏感。

    如果将族长的位置交给他,自己活着的时候还好,还能够不时的替他把把关,但是赫雷迪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去见上帝,等到自己死后,凭借欧弗拉西奥的性格和能力,他不看好在他掌控下的,法本家族的未来。

    而布克莱,不说也罢……

    而这一次他一接到路易莎遭遇袭击的消息,简单让人调查一下,这样粗糙的做法,不再用什么其他的证据了,他一看就知道是欧弗拉西奥那种“初哥”干的。

    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子,他一大把年纪,不得不继续为欧弗拉西奥他们“擦屁股”,了解到有几名袭击者被圣特克拉分局的警察带走了,他又安排人去扫清遗留的痕迹,让那帮外地来的袭击者彻底的“闭”上嘴巴。

    然后又打电话给安菲罗副总统,最近圣萨尔瓦多的空气中酝酿着一股躁动的情绪,老奸巨猾的赫雷迪原本并不打算过早的表明态度,涉入其中。

    但是现在,为了保住欧弗拉西奥和布克莱的小命,他不得不向安菲罗求助,为此欠下了对方一个大人情,而他作为法本家族的掌控者,他欠下的人情,就相当于是法本家族欠下的。在某些关键的时候,这个人情会让他付出巨大的代价。

    不怪老赫雷迪对维克托报以十二万分的小心,他见多了这种从贫民阶层骤起的人,这种人能够从一无所有奋斗到现如今,具有相当的地位和权势,其本身的能力就不容人小觑。

    俗话说的好,人老了腰就会弯,树老了枝条会枯萎。

    欧弗拉西奥和布克莱的做法,就是率先开启了一场他们自己无法控制的战争,赫雷迪能够理解自己两个儿子对于侄女手中那庞大的财富的觊觎,追求财富这是人的本性,是无可厚非的。

    可是他们错就错在,没有采取正确的方法,他们认为财富在自己的手上才能够发挥出作用,可是却忘记了,权势本身就是比财富更有用的武器。

    原本他们可以采取更加“温柔”一点的办法,用亲情一点一点的拉拢路易莎,大家都是法本家族的人,相信路易莎也能够明白,她能够保有财富而没有人动手谋夺的真正原因在哪里,还不是因为她是法本家族的人。

    只要家族继续繁盛下去,路易莎也能够继续过着她逍遥奢侈的生活,所以在某些必要的时刻,相信她也不会不懂得为家族付出的道理。

    但是现在,欧弗拉西奥和布克莱将法本家族内部的“矛盾”公开展现在圣萨尔瓦多的政治圈子里,明白的人都会嘲笑他老赫雷迪治家无方,让自己的后辈为了一点点的金钱,以命相残。

    这对于即将面临退休而现在特别注重自己名声的赫雷迪部长来说,是完全无法接受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