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二百九十四章 又掉进坑里了
    这答案早在他的意料之中,陆季雲淡定的点了点头,然后还蹬鼻子上脸的说,“希望公司在陆董的手上,业绩能够再上两层楼。”

    “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陆先生看着陆季雲得意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有了一种被他卖了还帮他数钱的结果。

    “我没有,我代表嘉容感谢你的无私奉献哈,加油啊老爸,我十分看好你哟。”

    陆季雲屁颠屁颠的上楼了,陆先生独自坐在客厅里面,回味了一下刚才他们的聊天内容,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陆季雲那家伙竟然不要脸的打起了苦情牌,而他竟然还上当了。

    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老了,否则怎么会被这个臭小子耍的团团转。

    陆季雲搞定了自家老爸,就心安理得的呆在家里做起了米虫。他现在最大的任务就是陪着乐嘉容,其他的一切都是次要的。

    “老公,我刚看了天气预报,明天天气不错,挺风和日丽的,咱们出去玩吧。”

    “你是不是呆在家里又呆腻了。”

    乐嘉容吐吐舌头,“这都被你发现了。”

    陆季雲宠溺的刮了刮她的鼻子,“你可以表现的再明显一点。”

    “咱们出去玩吧,从姑姑那里回来之后,我都在家里呆了很长时间了,再待下去,我感觉都要长蘑菇了。”

    “我是没有问题啊,你得先问问老妈。”

    乐嘉容的笑脸顿时垮了,“我要是能说通老妈的话,还会在这里求你么?”

    陆季雲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幽幽的说,“原来你是因为搞不定老妈,所以才会来求我的啊?我说呢,今天怎么这么乖,我说东你不往西呢。”

    “我一直都很乖的,好吧。老公老公,老妈最喜欢你了,你去和老妈说说好不好?”

    陆季雲搂着她的腰,温柔的问,“那你先告诉我,你想去哪里啊?”

    “我也不知道,只要是和你在一起,去哪里都可以?”

    “哎呦,今天的小嘴是抹了蜜了啊。”

    乐嘉容调皮的对他眨眨眼睛,“我才没有吃蜂蜜呢,不过我吃糖了。”

    那有什么不一样的么!

    “哎呀,老公,你快去跟老妈说说嘛,我不想在家里待着,我要出去玩。”

    陆季雲被她磨的没有办法,只好缴械投降,“好好好,我现在去跟老妈说说,你等我一会儿好么?或者,你可以先把行李收拾一下,我猜你要出去,肯定要去远方,不会在本市游荡。”

    “你可真是太了解我了,”乐嘉容重重的吻了一下陆季雲的嘴,笑呵呵的说,“这是奖励你的,等你说服老妈了,还有其他的奖励。”

    “什么奖励?”

    “你先搞定老妈再说。”

    “我肯定能搞定,你先告诉我呗。”

    乐嘉容毫不留情的给他泼凉水,“现在别说的那么绝对,世事无绝对!”

    陆季雲撇了撇嘴,丢下一句,“那我等着你的奖励。”就走了。

    都说丈母娘看女婿是越看越满意,乐母对陆季雲那真的是拿亲生儿子看的。但凡陆季雲要求的,她一般都是有求必应。

    当然,都是在不破坏原则的情况下。

    不过陆季雲也不是那种没有原则的人,他心里有谱,基本上是不会越过那条线的,因此,他和乐母的关系相处的十分的和睦。

    “妈,还没休息呢?”

    陆先生看了一眼陆季雲,十分不爽的哼了一声,然后傲娇的转过头,摆明了不想搭理这心眼多的不能再多的臭小子。

    乐母看他那个样子,忍不住笑了,都多大的人了,还跟个孩子一样,跟自己的儿子置气,真的是越来越有能耐了。

    “没有呢,正准备休息呢。”

    陆季雲并没有走进来,他只是慵懒的靠在墙上,笑呵呵的说,“妈,我有件事情想要和你商量一下。”

    乐母还没有说什么呢,陆先生就抢先回答,“别答应他。”

    “这没有你什么事情,不要说话。”乐母瞪了一眼陆先生,然后笑呵呵的问陆季雲,“季雲啊,你别搭理你爸,他现在也进入更年期了。”

    陆先生心塞的不行,为啥他老婆总是不和他站在统一战线,总是帮那个不孝子啊。

    “妈,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只是有一件事情,想要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乐母温柔的问,“什么事情啊,你直接说就好。”

    陆季雲也不矫情,直接说道:“是这样的,我想带着嘉容出去玩两天。”

    刚才还想着装死的陆先生心里顿时乐了,那小两口要是出去了,家里不就成了他们的天地了,那他就可以好好的和老婆诉诉衷肠了。

    虽说他们不是住在同一层,但总感觉不是很方便,私人空间少了那么一丢丢。

    就算他们老了,也有浪漫的时候啊。

    “出去玩两天?”乐母皱着眉头问。

    陆季雲笑容不变,“对,我们不会跑远,只是就近。”

    乐母没好气的说,“是不是嘉容那丫头想出去玩,所以让你来找我说的?”

    陆季雲很诚实的说,“妈,你真睿智。”

    “那丫头,自己想要出去疯,不敢自己来跟我说,还找你来说,现在真是越来越有能耐了啊。”

    “她是怕惹你生气。”

    乐母冷哼两声,不说话了。

    “妈,我知道你是担心嘉容,有我在呢,肯定不会让嘉容出事的。”

    乐母正准备说话,却忽然听见门铃响了,她疑惑的看着陆季雲,“这个点了,还会有谁来啊?”

    陆季雲耸了耸肩,“我也不知道,去看看就知道了。”

    他率先走了出去,打开门就看见男人正一脸笑容的站在门外,看见他的瞬间,还愉快的打了招呼。

    “父亲,您怎么来了?”

    “我是不是马上就要当祖父了?”

    陆季雲点点头。

    男人兴高采烈的往里面走,看见乐母从卧室里面出来,还笑呵呵的打了招呼。

    “我的小宝贝在哪里?”

    陆季雲显然不适应他这么的热情,忍不住抖了抖,然后温文有礼的说了一句,“父亲,您稍等一下,我这就叫嘉容下来。”

    “去吧去吧,这么长时间没有见面,我的确也想她了。”

    陆季雲离开之后,乐母很不开心的说,“你怎么招呼都没打一声就跑来了。”

    “我早就想来了,只是前段时间实在太忙了。现在有时间了,我就马不停蹄的赶来了。”他顿了一下,似笑非笑的问,“你好像不太欢迎我,是不是怕我把嘉容抢走了?”

    乐母嗤笑一声,“你是不是想多了?”

    “我只是看你表情不太好。”

    “你深更半夜的跑过来,是不是不太礼貌呢?”

    男人笑容不减,“我只是太兴奋了,我马上就要当祖父了,哈哈,我真的太开心了。”

    “父亲?你怎么来了。”楼梯处传来乐嘉容惊讶的声音,然后就看见她疾步走了过来。“怎么没有提前说一声呢,这样我好去接你啊。”

    “不用,你现在身体不便,可不能轻易乱跑。”

    说到这里,乐嘉容心虚的看了一眼乐母,只见后者回给她一个冷冷的眼神,吓的乐嘉容一机灵。

    糟糕,这次好像真的把老妈给惹急了。

    她会不会小命不保了喂。

    “她要是能呆的住,我也就不至于这么心塞了。”乐母毫不留情的斥责她的种种不乖,“不忌嘴就算了,还总想着乱跑,差点没气死我!”

    男人很不赞同的看着乐嘉容,“嘉容,你妈妈不让你乱跑是为了你好,你应该挺她的话。”

    “我只是怀孕了而已,你们不要把我当成重症病人,好不好?”

    “总之小心一点还是可以的。”

    乐嘉容见最后的同盟者都已经站在了敌人的阵营里面,心里那叫一个酸涩啊。她苦涩的说,“父亲,你怎么跟我妈一个调调啊。”

    “我们都是爱你的人,都希望你能幸福健康。宝贝,这段时间你就辛苦一下,乖乖听话。”

    乐嘉容心里很不爽,她赌气似的撅了噘嘴,然后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上。

    “你们都不爱我!”

    陆季雲知道她这是又耍小性子了,宠溺的摸摸她的头,“别气,爸妈都是为了你好。”他又笑着对几个操碎了心的大人说,“爸妈,你们也别太担心了,嘉容不是一个任性的人,她心里有数。”

    “他们总觉得我是小孩子,拜托,我现在已经是个大人了好么?”

    积攒了很久的怨气今天终于有了一个缺口,乐嘉容像是发泄似的,嘴皮子十分利索的说,“妈,我知道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好,可是不是把我关在家里就是为了我好,你这样做,让我有了一种被束缚的感觉。”

    乐母黑着脸没有说话。

    “我不是不理解你们,就是因为理解你们,所以你们为我安排的,即使我不喜欢,也咬着牙没有发表异议吧。但是,你们能不能也理解一下我呢,你们有没有想过,你们自以为是为我好的,是不是我需要的。”

    乐母没说话,男人也没有说话,就算后面出来的陆先生也没有出来。

    “宝贝,如果你认为我们这样做事束缚了你,很抱歉,我日后会注意。”男人率先低头,他现在属于山高皇帝远,对乐嘉容属于是放养的状态,没必要因为一件小事,把好不容易缓和的关系弄的这么的糟糕。

    乐母瞪了一眼男人,对他的墙头草行为感到十分的鄙夷。

    她的脸色不太好,语气也显得有些冰凉。

    “如果你觉得我这样做限制了你的自由,那么以后你的事情我都不再管了,你自便。我走!”

    乐母说完,转身就走。陆先生看她神色不对,急忙跟了过去。

    “宝贝,你不用想那么多,你妈妈现在还没有转过弯来,过两天就好了。”男人生涩的安慰她,“其实我觉得你应该好好的和你妈妈聊聊,心平气和的。”

    乐嘉容知道乐母不是说说而已,她说走不是假装要走,而是真的要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