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手腕:步步为赢》 正文 第2689章 无地自容
    “我”司马阿木感觉有些口干,喝了口水,拿起文件扫了一眼,原来这是一份针对各地改革后所作的调查报告,从结果来看,他们在改革方面的付出也不多。当然,对于这点司马阿木他是有数的。

    “怎么样你还认为他们都在搞改革吗”张清扬笑了笑,“司马省长,你说刚从基层回来,你到基层干什么去了”

    “我我去企业看了看”司马阿木有些无地自容了,大家同样是常委,张清扬虽然贵为一把手,但按道理而言,不会在这样的场合下如此严厉批评一位重量级常委,这在哪个地区都是不多见的。他哪里想到,张清扬今天摆明了要“见血”,他很不巧地成了对像。

    阿布爱德江突然呵呵一笑,说道:“司马省长一定是去金翔了,金翔听说前段时间死了一个女的,是应该多多关心啊”

    此话一出,大家脸上都有了笑容。阿布爱德江这个挖苦正中下怀,司马阿木的脸不受控制地红了。也不知道是谁传出来的,司马阿木和宋亚男的事好像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

    “那个我说几句,”吾艾肖贝一看不说话不行了,再这么下去,司马阿木非吐血不可。他看了眼张清扬,说:“今年发展不力是事实,但是我觉得也不能完全怪干部,今年整体经济形式不太好,投资方面很少,没有大项目的支持,单靠援助和农业,自然带动不起发展。”

    大家都眯起了眼睛,都听出了吾艾肖贝的言外之意,他这是说张清扬不支持招商引资,所以才导致发展不力。

    张清扬似乎早就想到他会这么说,不暇思索地反驳道:“那也不尽然吧金翔是西北最大的项目,投入了多少钱结果呢”

    吾艾肖贝脸色一僵,想说金翔月底就投产了,可是必竟还没有见到投产的效果,这话现在说还有些早。

    张清扬语重心长地说道:“说到底还是态度问题在发展中不用心,在改革上不起劲儿,那还能做什么”

    “那张書記是什么意思”吾艾肖贝的火也有些压不住了,他不知道张清扬今天是被逼得失态还是故意的,有点太过分了。

    大家都听出来省长的语气也不善,目光都扫向了张書記。张清扬不是第一次在会上发火,但像今天这样从来没有过。

    “我什么意思我没什么意思”张清扬伸手拍了拍桌子,“今天的会议是总结大会,什么是总结大会自然是发现问题,方便今后改正如果我们不能正视所存在的问题,那还如何谈改正”

    “张書記的意思就是说干部们不努力”吾艾肖贝冷冷地说道。

    “不努力的问题先不说,最主要的是没有找对方法,工作态度不对,领导班子没有凝聚力,一些人作威作福习惯了,目中无人,说一不二,听不进去班子里其它同志的意见,什么事都以我为主,还怎么搞发展”

    吾艾肖贝面无表情地问道:“张書記指的是”

    张清扬答非所问:“我们基层有一些老干部,在一个地方干得久了,就太把自己当回事,谁的话都不听,连上级领导都不放在眼里就说这次改革吧,放眼整个西北,有一些地区就搞得不错,可是在一些较大的地区,反而并不积极,没有很好地贯彻省委的意图”

    吾艾肖贝暗叫不好,难道张清扬的目的是沙园

    阿布爱德江微笑道:“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啊,有些地区的一把手干得年头太久了,就像土皇帝似的,确实不把省委当回事了”

    阿面爱德江看似在劝说,其实是在加火。果然,就听张清扬接着说道:“我这里有一大堆反应材料,全是从沙园那边发过来的,这个巴干多吉很不简单啊不听省委的招呼也就算了,你要是能把发展搞上去也行,可是今年沙园的各项指标都在退步,这样的老干部还能干什么”

    张清扬说完又抽出一些资料,说道:“这些都是有关沙园的,你们大家看看”

    阿布爱德江先接了过来,随意地扫了两眼,说道:“哼,失业率真高啊”说完,接着传给了下一位常委。

    吾艾肖贝低头寻思着解决办法,今天这样的会议,单凭一些材料,又没有直接的证据,自然不会处理巴干多吉。既然如此,张清扬何苦在会上提出来呢他的真正用意到底是什么他之前曾经给自己看过举报信,今天怎么又提出来了

    “我们有些老干部确实是为老不尊,沙园的情况不妙啊,这几年发展就不好,在各项工作当中都没有什么起色。听说正府那边本来是有一些想法的,可是硬被巴干多吉给压了下来”組織部长马成龙说道。

    会议开到这个地步,明显形成了对巴干多吉的围攻,虽然大部分常委都没有说话。

    “经济方面的事我不知道,关于纪律方面的,巴干多吉确实影响不好,举报他的信太多了”纪委書記田小英也开口了,“巡视组刚到沙园,就已经收到了不少对他不利的信息,都在反应巴干多吉平时的工作作风。”

    吾艾肖贝不想让他们群起攻击,找准机会,马上开口道:“巴干多吉这个人脾气是有些怪,性格猛一点,但不能说他有问题。他可能平时霸道了一些,没有处理好同志们之间的关系,这是缺点啊”

    张清扬听他语气缓和,似乎有示软的意图,便说:“如果一件事两件事这样,我们都可以理解,但是这么长时间了,他不但没有改掉毛病,反而还越来越严重,这就直接影响了沙园的正常工作和经济发展”

    吾艾肖贝听他还是不饶人,便不客气地说道:“经济发展好与坏也不能单怪市委吧市正府可是主管经济的”

    “市正府是管经济的,市委是管干部的,如果干部没有分配好,市正府又能怎么办再说市正府出台一项政策,如果巴干多吉不支持,那还怎么搞话说回来了”张清扬微微一笑,“现在西北省的经济发展不利,我能对外人说是省长工作不力,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吗”

    “这”吾艾肖贝一时噎住了,无话可说。

    “沙园的问题有很多,先不管巴干多吉有没有违纪,他的态度、作风肯定是存在问题的,他连省委的工作都不支持,那还能干什么我觉得应该对他提出点名批评,让其它干部长个记性”

    阿布爱德江苦笑道:“不久前巴干多吉刚刚被警告处分了,现在又”要说伤口撒盐,这是他的拿手好戏。

    “处分过了还不改正毛病,更需要批评”张清扬语气严厉。

    “我不是反对批评,可是这种事以什么名义批评呢总不能说他是土皇帝吧”半天不说话的司马阿木又开口了。

    张清扬没理司马阿木,而是看向田小英说:“现在各地都在搞民主生活会,省纪委最近是不是也有什么活动”

    田小英说:“省纪委正面向全省搞一个党风民主调查,我们打算每一期选出一个人作为典型,进行特别的报道,把他存在的各种问题扒一扒,也给其它干部提个醒”

    吾艾肖贝一听就来火了,这明显就是一个坑,这才是张清扬的真正目的如果真把巴干多吉的“光荣事迹”发表出来,那他还有什么脸在西北官场混下去,这不是成为了笑料吗这种事真是前所未闻,从来没有过张清扬未免也太狠了点

    “很好,非常好的主意民主生活会的用意是自我批评和批评别人,既然巴干多吉做不到自我批评,那我们就帮个忙吧田書記,你整理一下材料,我看为了加深影响,就发在省报上吧”

    “嗯,我也有这样的打算。”田小英微微一笑,两人早就商量好了。

    “不行,我反对”吾艾肖贝愤怒地说道,差点就拍桌子了,“这是对干部人格的侮辱,巴干多吉干了三十年革命工作,是西北最有资历的地区一把手,这么搞还让他今后怎么搞工作”

    “这就是省长的理由”张清扬针锋相对。

    吾艾肖贝说:“难道这个理由还不够吗这会对干部心理上造成严重的打击我觉得小范围的或者内部的批评就可以了,如果公布出来,让民众如何看待他他还有何威信可言”

    “威信正因为他的威信才导致他变成现在这样,威信害了他”张清扬仍然不客气。“你看看这些材料,上面列举的这些问题,哪一样不是和威信有关难道就因为他是一把手,别人就不能提意见吗现在是民主制度,他不能搞一言堂”

    “我不同意这些年关于他举报信的事有不少,纪委也调查过几次,结果不是不了了知了我们对干部不能这样啊,三翻五次去的抓他的小鞭子,这成了什么”吾艾肖贝不满地说道。

    众人面面相怯,这是正副班长的第一次吵架,看来西北的蜜月期即将结束,双方就要展开直接的冲突了。
为您推荐